坦克学园:黑暗的星河

坦克学园:黑暗的星河

阆风何意西洲 著

二次元
类型
2018.04.13
上架
8.94万
完本(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上将的儿子

  乌有帝国的上将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一个这样叛逆的儿子,抽烟喝酒,为了女人打架斗殴,成天和一群立地太岁在废墟中飙车,穿不成体统的衣服赴豪门夜宴。还没满二十岁,几乎就把家族下一代的声誉葬送得差不多了。上将不知道他儿子究竟继承了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除了那副英俊的面孔,当然,如果上将承认自己的色心,那么他儿子在这方面和和他很接近。

  如果不是上将这些年一直没能生出个儿子,他早就把时歌扔到垃圾桶里去了。

  上将今年满五十的时候强娶了一个来家里教音乐欣赏的十九岁欧洲女孩,这个女孩和儿子走得太近,以至于上将醋意大发雷霆大怒,把儿子痛打了一顿,惹发了多年前征战留下的老伤。这一次他终于下定决心,将儿子逐出家门,扔进了以混乱著称、号称帝国斗兽场的北天银河学院,并放出话,如果四年结束拿不到演武第一,那就不要回家了。当然,是绝对不要再回来。很显然,别说第一,在上将眼里时歌都不要想着毕业。

  他的儿子也没低头,说了句话倒让帝国那些成天想着嫁女儿的太太们笑得红茶都端不稳。

  “我回家就要泡我后妈。”

  在地球因核武战争沦为宇宙一隅废墟的时候,能说出这样的话为勉强维持生存的各路小报提供一点花边,也是不多得的人才。上将没有退让,“毕业之后将让他去战场磨练,为人民做些微不足道的贡献。”

  生产力在倒退,经济大萧条,环境还没有摆脱战争带来的急剧恶化。除了战争的得利者,人类都在怀念过去的生活,但永远也不可能回头。话说回来,第三次世界大战根本没有胜者。上将有了权力、地位、金钱和女人,但他喝不到最爱的天然咖啡了,整个世界,掘地三尺,也许能找到点过期货。

  时歌更没有想到自己酒后醒来,所处的环境竟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

  不是KTV包间,连自己手中握着的酒瓶,也从玻璃瓶变成了一只难看的铁罐。周遭乱糟糟的,横七竖八地摆着似乎永远也打包不起来的行李,窄小的房间,巨大的车库,还有昏黄的天。云像被污染过了一样,低低地压在人头上,如被炮弹轰开了一角,露出蓝色的虚空。他伸出手,猛地意识到自己变得年轻了,摸了摸下巴,果然,没有胡须。他在石砾间跳了几跳,身手敏捷。

  这不是我。

  他找到镜子,镜中人是他自己无疑,但不是那个遭遇一连串人生危机的中年油腻男子,而是一个青春期里带着颓废的美少年。是梦?还是穿越?时歌小心翼翼地求证。他并不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人生只有一次,这是他非常痛苦的事情。很不巧,这个美少年原本也是。

  这是一个平行世界。

  时歌终于确认了这一点,想要确认并不难,买份当日报纸,一切明了。

  “2002年8月1日晚,美苏两大帝国终于在夏威夷签署最后的停火协议,双方将从亚洲撤军,第三次世界大战彻底结束,人类有望迎来世界和平,修复核战后的家园是全人类的共同话题和当务之急。华夏将于8月15日在南沙召开全球科学家峰会……”

  想确认自己身处何处,往往要借助历史和记忆,光记得地名和时间是没有用的。时歌望着自己行李箱中被揉成一团的录取通知书,长叹一声,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海翼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死党好像蒙了头一样,竟然找自己要可口可乐喝。“我的天,那可是稀罕物,你得拿一桶好油跟我换,马上就要入学测试了,我不想落后于人。”时歌蒙圈的样子海翼想自己此后十年都会记得,他从没见到上将的儿子如此手足无措过。不过,令他欣慰的是,时歌虽然大醉了一场,脑袋好像被酒精烧掉了,但眼神还是星亮的,充满令他羡慕的、对整个世界的质疑。如论如何,泡后妈那样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话海翼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尽管他也觉得自己后妈年轻漂亮,而且和自己昨天晚上在时歌隔壁房间睡的那个小女孩是一丘之貉。其实海翼手里唯一的一罐可口可乐已经给了昨晚的小女孩,再想弄到很困难了。一片战争废土,吸口空气都难得是干净的。

  “我真是上将的儿子?”时歌望着自己的车库,有点无语。这间给他的临时住所里车库占据了绝大部分面积,空旷,阴暗,里头只有一辆破旧得像拖了十年垃圾的拖拉机。

  “要不你跟我换换?”海翼拿着自己的行李箱就甩到拖拉机上,“我爸把我的所有战车都封起来了,你爸好歹给你留了一辆。”

  “这是什么?战车?这货也能叫战车?”时歌望着拖拉机,不知道自己该坐那,并没有扶手,也没有方向盘和驾驶位。“你是不是高级货太多,忘了低级货长什么样子了?”海翼对时歌充满鄙夷,“英系小游民,历史上最早的坦克型号,7.7毫米机枪被你爸收起来了。你可满足吧,我连辆车都没有。”

  “我能打车去吗?”时歌试探着问。“打车?你想砸了这辆初期型号再去上学?”海翼对时歌升起了油然而生的敬佩,“不愧是上将的儿子。”

  时歌一抹额,跟着海翼跳进拖拉机一般的初期坦克小游民中,他一摆手让给海翼开。

  “这个初期型号我还真没有开过,稀罕老古董啊!要卖了能值不少钱!”引擎发动,车库里响起了巨大的噪音。

  “停!”

  “怎么了?”

  “那就替我卖了吧。”

  于是两人拎包上学。头一日自然是报到。“北天银河学院,怎么看都像电视广告上的末流专科。”时歌腹诽。这所学院建立在一片森林中,入口很难寻找。他有点后悔把车卖了。两人从最近的车站走到学院门口足足花了三个小时,看到学院巨大的天琴标志时终于松了口气。“我跟你说,战争十年前就该彻底结束了,拖这么久有什么意思?天下打仗的,通通不如换成演习,演习赢了就你说了算。”海翼大大咧咧地走在湿土上,这里空气清新一些,让他止不住开始大放厥词。“干脆你发明一个分歧终端机,两人一齐石头剪子布,赢的说话。”“哎你都被你爸狠揍了一顿,怎么舌头还这么毒啊?”“天生的吧。”时歌哑然。他爸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和他关系也不好,有的东西看来是没法改变的,像他的毒舌也是如此。要是靠骂能骂赢一场战争,那么所有的国家都该把原子弹卸了,把他填到喇叭口去。“这什么破学校,门口连个招牌都没有,野鸡大学吧!”

  “嘘!我滴乖乖!”海翼赶紧捂住时歌的嘴,“北天银河虽然乱了点,但论实力可是最强的演武学府之一,你这样说小心挨揍!”

  “什么演武学府?小孩子做游戏?过家家?”

  “我不认识你!”海翼见自己两只手还捂不住一张嘴,干脆逃之夭夭。

  不过,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海翼就用不着捂嘴了,因为时歌垂头丧气,再不说话。报到之后是新生预演,有一级坦克的开一级坦克,没有的从学院的车库里挑一辆一级的。时歌连怎么开坦克都不知道,挑了辆看起来最拉风的,花了半个小时才搞清了怎么开车和使用机枪,结果还没走出树林就被人干掉了。

阆风何意西洲说
这里,那守斋人曾被欢笑的牲口包围,   而它们早就去往树线以上的远方。   人类摇晃的桌子。   看外边,黑暗怎样焊住灵魂的银河。   快乘上你的火焰马车离开这国度!   ——特朗斯特罗默《果戈理》,北岛译   尺度是严格控制的,不会越界,但会保持一个废土的风格,请手下留情。如果觉得写得不错的也请多多支持~

第一章 上将的儿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