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流年不利

  在核战引发的生产力倒退狂潮中,各个国家的军备情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级武器变成了难以生产的稀有资源,而战时条约进一步限制了它们的使用。环境的变化使大气状况极为无常,低科技程度的空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卫星定位也不再精确,所以坦克和战列舰的时代仍在继续,型号从二战以来的变化不大,反应装甲、红外制导等高科技含量的部件直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唯一的进步在于各大兵工厂全力发展了坦克内部构建技术,通过操纵杆实现的自动驾驶和装填使一辆坦克只需一名成员,而强大的FICTION全方位防火抑爆内衬和战斗服保证这名成员在即使弹药架爆炸的情况下也可以从舱底生还。

  “简单粗暴,口径就是正义。这可是他老子的名言。”

  北天银河学院英系辅导员艾可正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如果这位芳龄二十三的美女能被气得长出胡子的话,“时上将可是装甲雄狮,国家栋梁,怎么生出个这么不争气的儿子?”她指着学生情况表,对着一个老头不断地质疑。她当然不敢质疑老头的测评报告有任何问题,所以只能质疑上将的生育能力。她这个月的奖金铁定是要泡汤了,虽然新生的入学测试对她没有影响,可一个月后出成绩,按成绩评奖金,谁能救得了这个出了基地倒着开到沟里被人一炮击穿的关系户?

  “你怎么把他分我们系了?让他去德系啊,德系那么强,怎么不去祸害他们,平衡一下?”艾可一个白眼翻给老头,老头不紧不慢,开口说道:

  “哎呀我的宝贝孙女儿……也许他只是没有开发这方面的天赋……”

  “那是,他前十八年都在开发怎么打架、泡妞!”艾可将一份调查报告摔在自己亲爷爷面前,“你看看,这是他以前干过的好事!”

  “你怎么能随便调查别人的底细呢?这样不好。”老头放下满是茶垢的茶杯,“既来之,则安之嘛!”

  “爷爷,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艾可一招不行,换作副娇憨模样,“你把他分德系去,我去跟他们辅导员说。”

  “哎呀哎呀,要不去把德系那个叫海翼的换过来?”

  “算了,倒数第一换倒数第二,我操不起这个闲心!”

  食堂的饭菜简直难以下咽,时歌再一次质疑了这个学院的等级是否真有海翼宣传的那样高,至少他现在一点也不为走进这所学院感到骄傲——他只感到挫败,才刚刚搞清楚怎么开车就被人给揍趴下了,这不是他的风格,既不是这个世界的他,也不是另一个世界的他。三十岁的灵魂十八岁的壳,却被一群小毛孩子看了笑话。海翼倒是心情不错,因为倒数第一就在自己面前。

  “你怎么开到沟里的……”

  “再问自杀。你先吃着,我去走走。”

  时歌扒拉了两口土豆,走到食堂顶上思考人生。食堂位置很高,可以看见四面莽莽林野。学院很大,一眼望不到边。铁丝网围起来的“斗兽场”是否真如其名?坦克对他而言到底学来干什么?以后要去参战,血染长缨吗?还是在战后的和平年代里,这种演武只会成为贵族,甚至平民的娱乐游戏?

  食堂南方有一排印着铁十字的车库,从中走出一排坦克兵,教官短暂训话。过了一会,他们各自盘膝坐下,吃怀里的咸菜馒头。教官唱起了歌,歌声粗豪。他的身后是一辆教学用的虎王坦克。

  “你想阻挡虎王吗?那是不可能的。”

  时歌看得出神,没注意食堂楼顶巨大的排气管后头坐着一个女孩,正回头看着他。女孩眉清目秀,穿着刚发下来的迷彩服。

  “斐然……”

  时歌下意识地喊出了女孩的名字。

  “你认识我?”女孩诧异地看着时歌。

  “啊……恰好看过你的报名表。”时歌想起来,这是个平行世界,这个世界的自己大概还没能认识这位可爱的姑娘,当然,也没有来得及和她错过。

  “你也是法系的?”女孩问。“不是,我被分到英系。”“不是自选的吗?”“调剂,调剂的。”“我还以为你以后想驾驶百夫长坦克。”“都行,都没问题。”时歌来了一波佛系尬聊。很显然,这不是这位贵公子的平常水准。正常水准应该是“我向往的其实是征服者坦克,加装120mm火炮之后火力强劲,但行动不呆板。当然,我现在对地形的理解还欠缺一些火候,需要更多的实战经验来规避征服者装甲上的薄弱之处。除了征服者以外,我也喜欢法系的AMX系列……”

  “今天新生测试,有个人将车倒到沟里去了,就是你吧?”

  “额……”时歌脸红到了脖子根。

  “打你那一炮是我开的,谢谢你送我一百积分,让我再一次拿第一。”女孩笑了笑,从高台边缘跳了下去。时歌惊呼一声,走到台边才发现下面还有个矮一点的平台,女孩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还以为她是个超人呢。”

  上一世欠她的,这一世是要还的节奏?时歌摇了摇头,甩掉了心中杂念。

  下午没有什么事,海翼拉着时歌布置宿舍。四人间,还有两人,一个叫横塘,一个叫梅里。“这两人凑一起能开一家曲馆了。”时歌说话的时候两人刚好进来,那叫一个尴尬。还好这两人不是什么纨绔,都大度,大大方方地打了招呼,互相认识。

  “原来是老乡!”海翼和这两人都是湘人,时歌却是苏人。

  横塘:“听说我们这一届有五CD是女生,历届新高。”

  梅里:“正所谓大年是也。”

  海翼:“据我观察,二位贤兄所言甚是。”

  时歌一脸懵逼,“什么是大年?”

  “哇,这你都不知?”海翼掏出一个德产夜鹰军用望远镜递给时歌,“女生多,质量高,就叫大年,反之叫小年。在女生眼里,男生多,质量高,也一样。”

  “说人话!”

  “别看这是演武院校,女生一点不比男生少,这次新生测试拿第一的就是个美女!假以时日,我一定要超过她,让她为我的才华而倾倒。”海翼一脸陶醉。

  “对了,你们都是哪个系的?”梅里眼神很犀利,像只白头鹰,除此之外的气质却是个儒雅书生。横塘反之,身体高大壮实,但眼睛里常是腼腆的。

  梅里、横塘、海翼是德系,时歌是英系。各系混住的情况不多,因为入学后有许多比赛需要参加,四人一队练默契,基本上是以宿舍为单位的。时歌苦笑一声,“就我一个练英系车啊?”

  北天银河学院的战车教学是整个学园的主体业务,新生需要在入学时填写自己志愿学习的车系,这将伴随他最短四年时光,当然,也可能长达一生。时歌原本写的是华夏系,被他爸改成了英系,无他,只因最近有人送了他一辆FV215B183反坦克战车,他不会开。

  选系之后学院会提供最基础的坦克用来完成不同阶段的学习任务。在学院中,坦克型号根据不同历史阶段被分为一至十级,课程不及格是不允许升级的。时歌如果不能把那台维克斯MKE开好,永远也别想坐上征服者的驾驶位。一般来说,前面升级很快,越到后面越不容易。一个月的时间,进度快的人就可以到四级,一个学期可以到六级,想到八级则至少要一年半。当然,也有很多人,毕业了也没学到十级课程。

  为了提醒一下这个没用的家伙,辅导员亲自来到了男生宿舍“黑监狱”。看着锈迹斑斑的铁丝床上铺着天鹅绒的床垫,艾可气一下子上来了,“上将家的白痴,我提醒你,别沉湎于纨绔子弟的生活,毕不了业有严重后果!”“上将家的白痴”,很快就和“德伯家的苔丝”一样有名了。

  “那是海翼的床。”时歌从凳子上起身,瞥了一眼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

  黑监狱的条件很差,只有四张床,两个木柜,一张长条书桌和一台老式电脑。时歌还没享受过上将家的豪奢日子,对这艰苦的环境倒没什么感想,他原来过的日子也不比这好。

  “我问你话了吗?”艾可冷笑了一声。时歌从此知道了在这个世界最好不要惹自己的辅导员,操场二十圈说罚就罚,眼皮都不眨一下的。不跑?上课没车。谁让自己把小游民给卖了呢?

  海翼、横塘和梅里三个人趴在平衡木上看时歌跑步,那叫一个幸灾乐祸。晚上是参观陈列馆的时间,纪念品没什么好看的,但收藏的坦克却让人热血沸腾。只可惜,累到脱皮的时歌一点兴趣也没有。他眼里只有女生,哪个好看看哪个,除了身前带队的艾可。

  “上将家的白痴。”有人窃窃私语。时歌走上前,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纸币,哗地一下摔在那人脸上,散的满地都是,“捡起来都给你。”

  那人吃了一惊,笑了,把钱一张一张捡起来拿进兜,“多谢了。”

  “每张上面都有我的子孙,数钱之前我刚好看了会片,忘了洗手。你可不要浪费。”

  看着时歌郑重其事的叮嘱,海翼在远处笑得脸都歪了。

  “回来!”艾可叱了一声,将时歌拎回自己的队伍。时歌看着身前高大威武但锈迹斑斑的鼠式重型坦克,充满了荒诞感。原来这个世界也没好到哪里去。前世今生的负能量,再一次炸了开来。

第二章 流年不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