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FV215B(183)

  时歌走到台阶边,拽起眼泪未干的白露。

  “走。”

  一路惊惶,白露完全不知道时歌要去做什么。

  “我爹不会帮我,所以这次司法判决也绝不会公正。”时歌指的是纹身熟男的案子。为了保护白露的名誉,艾可并没有声张此事,只是交由学校高层和警方联合处理。这样一来,暗箱操作的空间就变得很大。艾家老头子出面也不能保证纹身熟男被判刑,所以时歌另有打算。

  “这是……FV215B……183……”

  半小钟后,白露望着时歌身前的反坦克炮的时候惊得合不拢嘴。这是一台她在传说里才能听到的顶级反坦克炮,183mm的主炮号称无坚不摧。

  “艾老爷子的座驾,我家里也有一台,反正以后也要开着去送死,不如先借艾老爷子的来练练手……”

  “艾教官知道了不得揍死你啊?”

  “她都被停职了,管得了我?”

  “等等我!”车外,海翼一蹦一跳地窜了上来,进入车内,“这种好玩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我?”

  “走起。”

  “好了,你等会在山上看就行。”时歌在日系训练基地外让白露下车。

  纹身熟男的车库并不很遥远,他是日系三年级的学生,车库在日系训练基地中。许多学生远远看到一辆183开进训练基地,还以为今天艾老头子要搞点什么大事情,纷纷前来参观,有的人还拿出昂贵的胶片相机拍照。要知道,艾老头子这个传奇现在很少亲自上车指点后生了,183更不是能够轻易见到的传说级战车。

  很快,海翼就发现了纹身熟男的车库,因为上面挂着牌号“002”,写着名字“李刚”。时歌撞开大门,“车不错啊,家里挺有钱吧?我数数,120吨V型,四式中战,五式中战,喔!他成绩不差嘛,竟然练到了九级车四式重战!还有STA-1和STA-2!1234567……一共七驾战车,从哪一辆开始?”

  “当然先拿大的开刀。”

  FV215B183正对着四式重战停下,时歌探出头来环顾四周。

  “大家好,我是英系的时歌,有看到李刚的,麻烦通知他来车库救个火,谢谢各位兄弟姐妹!海翼,开火!”

  “英系车我不会瞄准!”海翼在里头闷声说道。

  “废柴!”时歌钻进车,一把推开海翼,艰难无比地校准炮口,对准四式重战的弹药架位置装上一发破甲弹,按下开火装置。随着一阵巨大的、他们在坦克内部都能感受得到的气浪和巨响,世界像要末日般开始充斥着腾燃的火光。四式重战被AP击穿,引爆了弹药架,炮塔像脱帽致敬一般被炸飞。车库前,日系学生疯狂地惊叫声中又一发炮弹从183的炮膛飞出,STA-2在一声脆响里被炸成黑铁。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日系教官也拔步赶来,朝天鸣枪示警,但183丝毫不为所动。教官们没有驾驶战车出来,也不敢有什么动作,只能尽快通知保卫科的警备队。七炮七穿七次炸掉弹药架,李刚赶来时觉得世界一片灰暗,连火光都是黑白色的。

  183的炮口缓缓地转了过来,对准人群中的李刚。几乎是立刻,李刚身边的所有人就像枝头的麻雀一样被惊得四散奔逃。

  “别挑战上将家的傻儿子。”

  时歌钻出车体。

  “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不怕和你疯狂互相伤害。”时歌看着警备队军用吉普车正在飞速赶来,咧嘴一笑,跳下车,日系教官们终于得到了机会,一拥而上将他摁倒在地。

  日系基地外,孟斐然恰好路过,看了一出好戏。搏击社的社长都入不了她的法眼,二号人物自然不必谈,她只对183感兴趣,但看到驾驶者是时歌,目的不过是出口恶气的时候她便兴致索然。

  “不多看会?这可是183啊!”她身边的室友说。

  孟斐然正巧看到无力地坐在地上的白露,想起这两日学园里的风言风语,似乎这是个想巴结上将儿子的绿茶姑娘,也是这场风波的导火索。据说她成绩很不错,也许会成为自己日后主要的竞争对手。

  “太幼稚了,走吧。”

  海翼很长一段时间都很骄傲,尽管他在禁闭室里被惩罚得痛不欲生,但想到自己也是驾驶过183的男人,顿时觉得闪光灯也不那么刺眼,辣椒水也不那么恐怖,好几天没喝水,也不觉得那么口渴。

  上将很开心,在家里举办了一个派对。他没有为他的儿子说话,所以时歌得到了按照校规公正的处罚。违规盗窃战车,并擅自在非教学时间的校园内开火,撤销校内一切职务——他一个也没有;记大过;赔偿一切经济损失;关禁闭惩罚一个月并停止一学年的经济补助。

  私自开火,是任何坦克学园的大忌,即使在被称为斗兽场的北天银河也是如此。

  在似乎永无止境的黑暗里,时歌思考了很多问题。

  为什么白露这样的人会来北天银河?因为钱。

  为什么自己这样的人会来北天银河?因为命。

  为什么孟斐然那样的人会来北天银河?他想不通,也许,是因为天赋吧。

  这片废土,和他原来所处的世界是那样的不同。他爹信奉口径就是正义,正如这个世界大多数人信奉的那样。

  在183面前,教官们束手无策,李刚吓得瑟瑟发抖,他身边的同学像触电般奔逃。

  在一张伪装网面前,清纯如水的白露要和自己这样的纨绔组队,尝试着适应不属于她的世界。在孟斐然这样的天之骄子面前,则有无数的利益关系交织出一张强大的保护网,让这个姑娘可以高冷得不似世间人,和另一个世界的她判若云泥。

  “今天必须庆祝一番,我们的寝室长终于出狱了!”

  正值月假,海翼破天荒在酒吧点了一箱德国啤酒,和横塘、梅里一同庆祝时歌的归来。

  “你瘦了至少十斤吧?没关系,今天兄弟们安排了好东西给你补补。”喝了酒,一向腼腆的梅里都开始多话。横塘一个响指,酒吧老板领着四个姑娘来了包厢。

  “时歌,你先挑!”海翼拍着时歌的肩膀。时歌看了看横塘、梅里,笑了,“看不出来,你们还好这一口。”

  “我们不像你们出身豪贵,在这个世界能活一天算一天。”横塘扶了扶眼镜,“与其胆战心惊,不如及时行乐。战争是为了什么?无外乎权力、财富和女人。”

  “与其去令人作呕的战场,不如享受此刻温柔乡。时大公子这样风月场中的老手就别装了,我可听说过,你毕业了就要回去睡你后妈。”梅里的目光一反往常,非常直接地扫向姑娘们的胸部。

  “敬他妈该死的战争!”海翼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在战争中他失去了爷爷和两个叔叔。说是让时歌先挑,自己却挽着一个浓妆女人软倒在劣质沙发上,将手伸进女人的内衣里面。时歌苦笑,将离自己最近的女人揽入怀中,闻着她身上香皂和酒精混合的味道,鼻翼从脖颈滑到胸口。等到这女人嘤咛一声,他才抬头看向她的脸。

  很眼熟,是北天银河的学生,出来兼职的。身材可人,颜也还不错,不枉海翼扔出去的纸币。时歌颤声笑着,笑声越来越大,他的眼中仿佛看到了黑暗里突然暴亮的闪光灯,痛苦地咬住了女人的肩。孟斐然和白露的身影在他心头一闪而过,化为漫天的火焰,烧尽了那些报道上将家花边新闻的报纸。他将女人带进了楼上的旅馆,按倒在一张杉木床上。时歌的动作像狂暴的狮子蹂躏一只到手的野兔。女人没有开口说话,任他为所欲为,只有指甲在他背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楼下,德系三人组相视一笑。

第六章 FV215B(18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