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病榻和小灶

  时歌出事是在独自回去的路上。庄家最后一把亏得太多,但他们要讲规矩也要给艾可面子,并没有对时歌出手。出手的是两个人,他们和小不点是一伙的,最后一把各自输了两千。输两千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时歌打残了小不点以后小不点这个月就不能上了,他们错过了过年赚很多钱的机会,损了名头所带来的更大影响还不计算在内。

  搏击社的社长叫做高逸,他是小不点的经纪人。他手头还带着一个刀头舔血的佣兵。他们两人在路上截住了时歌。高逸并不知道头狼是谁,只是带着佣兵拿着铁棍将他打得在地上吐血,奄奄一息。发泄完了之后高逸想把时歌的钱拿走并揭下面具看看他的长相,就差那么几秒钟,艾可良心发现出来了,高逸看到这位英系教官想起了自己社团里的那位老二的老二,没顾得上别的,先行撤退。

  艾可背着时歌去的医院,她这辈子从没有像那天那样内疚过。

  多处骨折,背部受到钝器重度伤害。时歌在医院里待到了正月十四,然后转移到北天银河疗养院。

  白露看见一个佝偻着背的人走进自己的病房,在自己床头柜上摆上水果、罐头和奢侈的牛奶、矿泉水,不敢相信这个人是时歌。还是陆沉先认出他来。时歌也没有想到在白露的病房里会遇到陆沉。他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游移了一会,进来时陆沉在和白露拿着篇论文讨论,气氛很好。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想起了孟斐然不知道的事。

  “那个……你怎么……”白露在时歌面前总是不由自主地怯。

  “被打了。”时歌说,“不过赚了笔被打的钱,给你买了点东西。好好调理,说不定能赶上和我一起出院。”

  陆沉皱起眉头:“谁干的?”

  “两个宵小,不值一提。陆少爷的论文给孟斐然看过了吗?”时歌不冷不热地说。陆沉眉头皱得更深,白露的眼神里则露出惶恐。这一切被时歌尽收眼底。正当他想嘲讽陆沉的时候陆沉长身而起,“我会尽早和孟家伯父说明,和斐然恢复成朋友关系。”

  “你是个混蛋吗?”时歌将陆沉拉出房门。“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陆沉站在走廊上,接住了时歌迎面打来的一拳。“那是怎样?”“我和斐然之间……你觉得有感情吗?”陆沉反问时歌,时歌愣住了。他以前嘲笑过这对明星恋人,因为他们手也不曾牵。“这件事是我的错。斐然在感情上其实是个孩子,她很听家长、老师、书本的话,觉得只有我才能配得上她。我呢,也被这种精英观冲昏了头脑,觉得只有她和她的家庭才配得上我。直到那天和你长谈之后我才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和斐然的确互相欣赏,但这不是爱情。”

  “那天晚上,你在元旦晚会之后消失了,是不是来找白露了?”

  “是。”陆沉没有否认,“后来我和斐然说了,我想看看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那你问过她内心真实的想法吗?”时歌的情绪激烈起来。

  “问了,她说她心里乱得很,想一个人静一静。你知道,我们都是喜欢用理性分析问题的人,一旦心乱,就会做出错误的判断。这次寒假,是她不想见我,我才没有回家。”

  “你是不是个傻子?她不想见你,你就不去见她吗?”时歌简直佩服。但他没想到陆沉反而笑着对自己说:“不是所有人都和时公子你一样的。如果我不能给她幸福,那么长痛不如短痛。”时歌脑海突然一片空白,像被重锤砸了一下,僵在原地。

  “你喜欢白露?”

  “第一眼就让我心动。其实我一直记得她,在高中时代我们见过面,只是不知道她的名字。后来她来找我切磋,我们才正式认识。我想我喜欢她。”陆沉的话声沉稳,显然这个问题曾经困扰他很久,现在说出来已经是深思熟虑之后的话了。

  “和斐然一起,压力太大。”陆沉忽然笑了,他的笑容正愈来愈多,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改变,“我要用虎式坦克一次战斗击毁四辆目标才能牵她的手。你呢,你喜欢白露吗?”

  “你是说那些谣传吗?”时歌叹了一声,“我喜欢思琴,人美,活倍儿棒。算了,我走了。”

  白露隐隐听到了陆沉和时歌的对话,因为这两个人压根没有压低嗓音。听到陆沉说喜欢自己的时候白露的脸燃烧得像红霞一般。

  寒假后学院的第一个新闻便引起地震。孟斐然甩掉了陆沉,广大追求者欢呼雀跃,一片歌声。陆沉对白露有意思,白露再一次变成众矢之的,尽管她只是躺在病床上什么也没干。

  海翼从家里回来之后发现学院好像变成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孟斐然恢复单身了,英系那个柔弱的小姑娘居然被陆沉看上了,时歌居然躺病床上了。

  这年头是怎么了?

  从家里回来之后他有了一辆新车,虎式I型。在六级战车里,虎式可谓出类拔萃。它配备88毫米KwK36L/56坦克炮,无坚不摧;它可以装载四种型号弹药:PzGr.39 被帽穿甲弹、PzGr.40次口径钨芯穿甲弹和Gr.39 HL型破甲弹、Sprgr.39曳光高爆弹,当它配有钨芯弹时更令人闻风丧胆;前装甲厚度达到102毫米,并采用镍合金钢装甲,装甲块之间采用焊接而非铆接,防护性能远超四号坦克。所有德系新生都梦想着成为虎式驾驶者这一天的到来,海翼也是如此。他打算好好庆祝这重要的一天,所以和寝室里的三位兄弟来到学院的食堂后院开点小灶。

  食堂后院是员工宿舍,和建筑工地上常见的板房一样简陋,随处可见挂满衣服的晒衣架和漏水的水龙头。就在这宿舍一角,一位老大妈开了个小灶,给贵族子弟加点餐。老大妈会炒家常菜,也有一两个做山珍的绝活。除了做饭,她还洗衣服。除了洗衣服,她还开了个小浴室。有的纨绔比较矫情的,不愿意在公共浴室洗澡,老大妈赚的就是这种钱。当然,她在里面用石头沏了个浴缸,如果想两个人一起进去,得额外收费。海翼喜欢看女生洗澡出来那副娇滴滴的样子,一边加餐一边欣赏自然更好不过。

  “我们先去,时歌说他到点自己来。”海翼兴致勃勃地邀请横塘和梅里,这两人一口应承,一个想吃清炒白菜一个想吃萝卜排骨,恨不得立刻飞到厨房。海翼他们走到老大妈小灶的时候没见到时歌,只见到老大妈坐在门口洗菜。小浴室的门关着,上面挂着一个牌子“暂停使用”。他和横塘、梅里坐在餐桌旁点完菜,聚精会神地听着,但听了半天也没听到什么声音,反而把自己听得蠢蠢欲动。过了四五十分钟菜才上桌。海翼开始埋怨起时歌来:“这货怎么还不来,菜都要凉了。”正这时浴室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女生,满面春光,披着一件睡袍,后面跟着一个男人,头发很长,眼神放荡。女生带着醉意,脚步摇晃但急匆匆地走了,男人反而朝海翼走来。

第十九章 病榻和小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