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等待黎明

  艾可像平常一样在院子里替花草浇水,这里被她收拾得永远那样精致,东郊镇再找不出第二个这么清幽的所在。酒吧老板方才来过了,给她送上地下搏击场她赢来的赌金。她掂了掂分量,没有细数。

  做完这一切之后已经入夜,她做了碗简单的面条,先打开一个小柜子,给里面爷爷的相片上了三炷香。

  “要保佑你孙女多赢钱啊!”

  她心里默念。

  “对了,你没做完的事,我快替你做完了。就在这几天,那件事的幕后元凶就会浮出水面,受到人民的惩罚。”

  关上柜子之后她开始吃面。艾老是在去年去世的,和元老院叫板的时候心脏病犯了。她始终记得苟德生当时冰冷的眼神,就像恨不得爷爷去死一样。艾老死后,苟德生在元老院可以说独掌大权。艾可仅仅被保留了教官的职务,她没有反抗。

  艾老利用自己的人脉已经找到了很多蛛丝马迹,但最关键的证据,谁进过时歌的车库,这是可以通过录像判断的,这个录像他们没有拿到。苟德生坚持说监视器坏了,艾老拿他没有一点办法,事实上监视器的确坏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坏的,是在之前,还是在之后。

  录像虽然肯定已经被销毁了,但艾可找到了一位目击者,证明他在时歌车库附近见过美系教官皮埃尔。这位目击者不愿意出庭作证,所以艾可要寻找新的突破口,尽管她知道皮埃尔是苟德生的亲信。

  苟德生虽然和时歌有怨恨,但仅仅是时歌的文章使他名誉受损,犯不上做这么大的局去杀人。所以一定有另外的,更高层面的人在指使。这个人,艾老坚信是时上将。艾老提醒时歌会遇到危险,时歌遇到了;他说时上将会生孩子,时上将生了;他说时上将会借此启动一个大项目,时上将也这么做了。

  所以当艾老说这是时上将布下的局,艾可坚信不疑,只是没有想到时上将会和理论上和自己相左的论敌苟德生勾搭到一起,这也更让所有人都意料不到。

  看来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他们觉得自己口中的信仰和真理也是可以动摇的。

  根据电视直播画面来看,时歌遇到的对手直奔他而去,好像知道他的位置一样。艾可是时歌的教官,她清楚时歌伪装的能力,要说那些对手都有鹰眼她是不信的。无人机在一阵低空盘旋后很快飞离,这说明他们不想让全世界的观众看到时歌的境况。此后时歌的萤火虫都没有被直播,观众当然毫无怨言,因为他们根本不想看一个坦克驾驶员在生存战场蹲坑。

  有限的画面里,谢尔曼对萤火虫发射了一发炮弹,直奔萤火虫的弹药架区域。艾可分析的和时歌一样,谢尔曼知道时歌的内衬出了问题。谢尔曼和T34-85都被时歌击毁了。另外一辆虎式坦克击毁了时歌的萤火虫,令时歌殉爆,而虎式也摔下悬崖,那位选手很不幸地因为摔落牺牲了,这也成为时上将要更新FICTION内衬的第二个例子,但大家都知道,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别说内衬,就是神仙也救不了。

  还活着的谢尔曼、T34-85坦克的驾驶员都在两年内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被送上军事法庭,然后关在飘浮于公海的世界监狱。艾老隐蔽地发动了他的能量找到监狱中关押的内应,拿到了这两人的口供录音。他们证明,他们院校的高层对他们许以重利,因此他们才会想着去击杀时歌。艾老进一步调查到,这几位高层和时上将都有经济利益上的往来,他们在时歌出事前还进行过会晤,其中也包括苟德生。尽管他们做得足够隐蔽,还是被一个爱好摄影的普通教师无心之下拍到了照片。

  新工程上马以后,这几个人也得到了巨额收入,并转移到国外账户进行洗钱。他们找的方式是赌场,而艾可恰好对赌场很熟,而且绝不仅仅是对东郊镇的小场子很熟。

  苟德生非常提防艾老,并处处与他为难,这也导致了在一次激烈的争论中艾老病发身亡。至于艾可,太年轻,苟德生还没有将她放在眼里,觉得自己象征性地给足够的经济补偿就可以表现出自己的诚意,解决后顾之忧。

  艾可已经亲自将所有证据交给了检查机关,并对一些证据做了复制,交给了时上将的政敌以及知名电视台、报纸的记者。她是带着爷爷的所有勋章和战斗记录,以及最后的血书去的,艾老指控的人员超过一百个。在这个过程中,海翼和孟斐然还提供了一份某个军工厂尸位素餐的直接证据,证明他们压根没有想着好好研发新的内衬,而是一个劲地贪钱,新内衬根本不会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第二天,就会有惊爆人世的大丑闻曝光。世界是一片废土,但艾可执念要还时歌一线光明。

  现在,她正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安静地吃一碗面。门轻轻响了。有人翻进了自己家的院子,却礼貌地敲了敲门,这引起了艾可的警觉,她放下筷子,拿起手枪,小心翼翼地通过猫眼看了看外面的人。这个人她几乎已经完全认不出是谁,但左眼处的眼罩似曾相识。

  泪水夺眶而出。

  “时歌!”

  她打开门,狠狠地抱紧现在已是满脸胡渣的昔日弟子。

  “面好香,给我盛一碗。我是从东郊镇外山里头爬过来的,饿死了。”

  艾可当然只下了自己那一碗,不过好在她还没吃。她赶紧关闭所有的门窗,拉上窗帘,只在小桌子前点了支蜡烛,让时歌吃面。

  “艾老呢?睡着了?”时歌话刚说出口就觉得多此一问,如果艾老还在,艾可见到自己回来的第一反应不会是这么紧张。他正是因为只有艾老可以给自己提供回归北天银河学院的保护伞,才找到艾家来的。当然,也是出于对艾老和艾可的信任,他把这里当做最安全的地方。

  艾可指了指艾老的照片,三炷香还没有烧完。时歌静静地听艾可讲完了所有的故事。

  “所以,和我一起等待吧,我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心情畅快过,我想爷爷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

  “好,我们一起等待黎明。”

第二十四章 等待黎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