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归来已非少年

  海翼静静坐在时歌的车库里,点燃了一张报纸。

  “时歌,你要好好谢谢艾家人,他们待你不薄。”

  报纸上赫然印着这件旷世奇案。照片里一脸阴翳的时上将正弯腰钻进一辆检察机关专用的装甲车。

  时歌在后面拍了拍海翼的肩膀。

  “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

  “时歌,你你你,是人是鬼啊?”

  “鬼。”

  “啊——”

  “懒鬼也是鬼撒。”

  “我去你大爷!”

  海翼第一时间竟然没有和时歌拥抱,而是跑到隔壁。

  “孟斐然,快出来!”

  美人午梦正阑珊。

  活着回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时歌回来当然是为了学习驾驶坦克,他确信只有这一条道路能够守护自己的信念。四个人去圣山,艾可将吉普开得和快艇一样晃,海翼唱着歌,时歌望着夕阳打着拍子,孟斐然望着他。

  他其实也偷偷看着她。

  晨报变成晚报,早间新闻变成晚间新闻,世事皆随流水,唯有星移月改,此情不渝。

  时歌将在七月十五日出庭作证,在此之前,他的安全受到军队保护。恢复学业的他当然要提车,但因为欧亚间的经历锻炼了他的战车技巧,所以艾可做主让时歌和他原来的同学处于同一进度,也就是说时歌要去挑选属于他的八级战车。

  英系八级战车,在圣山中有百夫长MK.5中型坦克、卡那封重型坦克、AT-15坦克歼击车、御夫座坦克歼击车和FV207自行火炮五种选择。

  “选装甲好的!”海翼说。

  “选机动好的!”孟斐然说。

  “选哪个?”时歌问艾可。

  艾可笑了,“白露已经归队,我不会逼你选歼击车了。选什么都由你,不过学院只给你批了一辆,可不能贪心。而且我要提醒你,现在英系一队没你的位置,你得竞争上岗。”

  “那就它吧,这车我在中东开过几次,还比较顺手。”时歌跳上身板敦实的百夫长,“学院只给我一辆车,那总得支援我一根炮吧?我要105mm的L7火炮,弹药要齐,英国皇家兵工厂制造的L35式碎甲弹一发都不能少。”

  艾可给了时歌一个白眼,孟斐然扑哧一声笑了。时歌还是那个时歌,海翼感慨。

  车在圣山改装,艾可磨了半天嘴皮子,看守圣山的那位元老也不肯把L7火炮送给她,但时歌刚一出现,那位元老就松口了,仿佛看到了一个不祥之物,赶紧破财消灾。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少年人,好好练,我看好你!”元老大手一挥,加送了时歌一箱碎甲弹。

  时歌没有将车开回车库,而是开进了一个狗斗场。

  “麻烦苏系的同学通知一下李世杰,就说英系之耻在07号狗斗场等他切磋,怕输的话就不要来了。”

  “老大这是要搞事。”海翼赶紧让横塘和梅里去准备瓜子花生小板凳以及夜视望远镜,再给孟斐然带一份爆米花。艾可也没有回家,她倒想看看时歌这两年有什么变化。

  李世杰作为苏系第一人,在学院里风头正劲,敢在他头上叫板的也不过陆沉、石牧人和孟斐然三人而已。论狗斗,苏系战车更是王中王。若时间回到二十世纪50年代初,谁敢和IS-3狗斗?这个怪物拥有低矮的车身、坚固的炮塔、优秀的机动和优良的火力。何况李世杰的IS-3已将那支历史上有名的苏系传家宝D25T122炮改装成了威力更大、穿深能力更强的BL9122mm火炮。实际上,自从李世杰驾驶IS-3起,便没有人敢找他狗斗过。

  百夫长坦克体现了英国人的设计思想,它重达四十余吨,几乎要赶上IS-3重型坦克。它的前装甲厚度达到118毫米,全铸造炮塔防御能力优秀。赎罪日战斗中,以色列第7装甲旅在戈兰高地用一百辆改进过的百夫长坦克击败了叙利亚六百辆T-55和T-62的进攻,可见其出色的性能。

  李世杰见到时歌的时候很淡定,惊讶的时刻已经过去了。等了快一个月,终于等来一个对手,这让他很兴奋。

  这种兴奋感是他战斗力的源泉。

  无额外光源的夜战,两辆坦克分别处于一排建筑的两侧,这意味着IS-3可以利用掩体卡点应对百夫长的火力。IS-3侧面装甲较百夫长要优良得多。但百夫长同样有可以利用的优势,IS-3冲到建筑旁边需要一定的时间,百夫长有机会率先开炮,前提是能够观察到IS-3的行动。

  07号狗斗场四周地势稍高,便于双方坦克进行起步加速。百夫长坦克的行进速度比IS-3还是要更快一些,履带适应性也很好,所以时歌率先绕到了长排建筑的东侧。IS-3冲向的是西侧,红外观测仪视野里出现了它黝黑的身影。时歌发现了IS-3,而IS-3几乎在同时发射烟幕弹,车周腾起白烟。时歌没有犹豫地开火。

  “曳光弹!”拿着夜鹰望远镜的艾可吃了一惊。曳光弹有三种,Big tracer、Subdued tracer和Dim tracer。时歌发射的是第一种,光线极为强烈。这一发斜着击中了IS-3的侧面间隙装甲,未能彻底击穿,但百夫长和IS-3的夜视仪同时被超强光束致盲——它无法承受这种亮度。这一发炮弹在夜间既指示了敌人,也暴露了时歌自己。

  全速前进中的IS-3射击精度不佳,李世杰没有冒险开炮而是选择进入掩体后部,观测时歌的具体位置。他们相距约400米,李世杰几乎可以肯定百夫长坦克藏在微微反光的房体后面。

  百夫长的射击系统中包括一架主炮上方的机枪,其曳光子弹的射程达到1800m,百夫长用来辅助瞄准的利器。在李世杰的思维中时歌本应用机枪先打三发曳光弹然后用主炮细瞄打方才那一炮才对,这是最合理的开局,但时歌却用简单粗暴的强光弹毁掉了双方的夜视仪,既判断出IS-3的位置也暴露了百夫长的位置。

  机枪扫射的声音中突然杂着叮的三声脆响,李世杰感到有些不妙,时歌没有发射曳光子弹,一切和自己预料的都相反。

  时歌的视界里出现了几点火星,他的机枪扫中了IS-3的车体。就在这一刹那他体现了极高超的技术,几乎在扫中的一瞬间压低一度俯角开炮。这次他填装的是一发L35式碎甲弹,命中了IS-3的炮塔。

  碎甲弹是一种反战舰弹药,用来对付坚固的战列舰。它的穿甲能力不如传统穿甲弹,但它带有极为强大的动能,IS-3坦克的前装甲被76mm口径的碎甲弹击中便会崩裂;若被83.4mm的碎甲弹命中,它的前装甲内侧会被打炸;若被超过90mm的碎甲弹击中,IS-3将直接被击毁。L35式105mm碎甲弹可以震碎150毫米的压制钢板,时歌方才那一炮如果不是命中在IS-3的炮盾上,将直接解决战斗。

  李世杰感到自己的车体像被重锤锤中一样,碎甲弹延时爆炸产生的巨大压力几乎让操作杆脱手,等他朝预测的位置开炮还击时,时歌已经从那个位置消失了。

  李世杰赶紧调整车体,他找了个可以防御东面的位置朝南卡住掩体,藏住正面,只露出炮和侧面履带。如果时歌继续发射碎甲弹,在间隙装甲的作用下最多炸废履带,李世杰可以通过还击击毁百夫长。

  问题是,他的夜视仪坏了,如果百夫长不先开炮他几乎不可能知道它在哪。

  李世杰发现了三点火星朝他飞来,打在附近的墙体上。以为被发现的他心中一阵狂喜,立刻开火打向火星的来处,然而他只听到了炮弹在狗斗场的高墙上爆炸的声音。

  一连串的火星朝他飞来。他明白了,方才的子弹是百夫长移动中开的,百夫长也并未发现他的位置,只是用三发子弹骗他开火。曳光子弹随着一声巨响停止,时歌在急速前进了三秒后急停发射了一发穿甲弹,这发穿甲弹准确地击穿IS-3的侧面触动内衬,李世杰输了。

  裁判宣告比试结束。

  陆沉再见到时歌的时候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感想,仿佛此生有了一个完美的对手。时歌击败李世杰的那一战他还在反复思考的时候,时歌已经向他提出了挑战。尽管陆沉这个人从来不以功成自居,但他心里总隐隐地觉得白露是他从时歌手里抢回来的,他很庆幸自己成功了。获悉时歌的死讯后他也很难过,也一度心生怀疑,但却没有像艾可、海翼和孟斐然那样做。他现在不仅要对自己负责,也要对白露负责,当务之急是如何让自己的家庭认可他们二人之间的感情,所以这两年来他的重心都在于此,取得的成效是有目共睹的。陆沉因此甚至成为了全院女生的梦中情人,只可惜名草已有主矣。

  “你变了,好像变成了一个刺头。”陆沉笑着和时歌握手。

  “你也变了,好像变成了一个奶爸。”时歌这次并非反唇相讥,而是带着羡慕的语气。

  两人在朝阳中踏入自己的坦克,虎王和百夫长。这一战几乎吸引了全校的关注,就连刚进校的新生们也议论纷纷。时歌望着远处乌压压举着望远镜的人群,回忆起当时卖掉小游民的自己。

  06号狗斗场是一片平坦空旷的草地,南北方向各有一长排生长茂盛的灌木,足以掩盖坦克的身躯,中间相距约四百米。因为没有任何掩体,所以只要发现了目标,很可能战斗将在一瞬间结束,这对驾驶者的观察和射术是一个考验。

  若换做像WZ132或59式这样重量较轻的坦克来参加这一场战斗会有利得多,因为车体矮,机动好,不易被发现。百夫长坦克在这种距离内隐蔽性不佳,当然,重达75吨的虎王隐蔽更差。但虎王的装甲厚度不是百夫长可以比的,其火力也极为优越,它使用的超长88炮能在2000m的距离上击穿132mm的2200k硬度的30°法线角放置的装甲板,所以百夫长想跳虎王的弹只能靠上天垂怜或友军放过。

  它在这个狗斗场中唯一的优势就是速度。

  多年之后,受少将军衔并成为北天银河学院教授的陆沉仍会回想起那一天的惊心动魄。一辆百夫长MK.5从北方灌木丛中高速冲出,试图直接越过400米宽广的中间带,而陆沉驾驶的虎王仍在朝南方灌木丛靠近,他们都看不见彼此。

  陆沉听到了曳光子弹的发射声,自己被灌木遮住了视线,看不到子弹发射源,越来越近的时歌却能凭借子弹扫中的声音判断出是否命中目标。震天响的碎甲弹在虎王的前导轮附近爆炸,击毁了它的传动装置。陆沉迅速根据火光推断出炮弹来源方向并还以一发,这一发击毁了百夫长的履带将它打停。

  百夫长L7火炮的装填速度比虎王的88炮要慢一些,但第一发碎甲弹使陆沉陷入了短暂的震荡,成功为时歌争取到了几秒钟的时间。随后他们几乎同时开炮,时歌的第二发碎甲弹从正面击毁了虎王,而虎王的穿甲弹则彻底打坏了百夫长的主炮系统。陆沉被击败,时歌也丧失了继续作战的能力。

  他常常和升级为贤妻良母的白露谈起那一战,说那是他一辈子最过瘾的一战,双方隔着灌木看不见对方车体哪怕一块铁皮,但硬是打出了荡气回肠。白露也会回想起那一天,时歌远远地朝她挥了挥手。

  她和陆沉终是过上了难得的静好岁月,时歌却深陷进了兵荒马乱之中。

第二十六章 归来已非少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