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降临

  孟斐然被时歌表白是在四年级的一个下雪天。时歌带她去看了那处隐秘的瀑布,在雪中瀑布美丽得如同仙境。在仙境里孟斐然的小脸冻得通红,他们说了很多话。时歌还说我梦见过你在这里面游泳,醒来后我真想成为那棵树——对,那棵正在开花的腊梅,因为你把衣服挂在上面,哈哈,我就是这么一个粗俗的人。

  孟斐然没有生气,她笑了,轻轻解开自己的斗篷递给时歌,然后游入冰冷的潭水。时歌知道自己看到了一个精灵,一个不属于废土的精灵。孟斐然上岸后时歌将她裹在自己怀里,她渐渐温热。“我要好好想想……”她心里小鹿乱撞,但终属理智女神的侍从。和陆沉那段不太愉快的感情经历提醒她要认真对待感情,不可一时冲动。

  “呀……原来我也有冲动的时刻……”她觉得不可思议,回味着,悸动着。时歌将她送回宿舍,叮嘱她赶快去洗澡,第二天就要出发参加比赛了,路上也要注意安全。

  时歌送别孟斐然之后回到宿舍,三位室友在里头等着他。

  “这么早就回来了?”海翼大失所望。

  “女神同意了吗?”梅里更关心这个。

  “被发好人卡了吧?”横塘拍了拍时歌的肩。

  “麻溜的打几个饭菜去我车库,我请你们喝鲜鱼汤!”时歌搂住海翼,“再整个几盅酒!”

  海翼入学的时候就带来了一坛珍贵的原浆酒,原本是他爹给他入学以后看着点送送人的,他没舍得送,也没舍得喝。因为时歌的案件和家庭断绝经济关系之后,海翼也没舍得扔。这回他算是下了血本,把这坛酒给拿出来了。时歌也一展所长,四人尽欢而歌,觥筹交错。横塘和梅里就醉倒在车库里,海翼和时歌倒是没上头。

  “他们睡着了,我们走吧。”时歌帮横塘、梅里盖好被子。

  “你说我以后会不会很想他们俩。”海翼问。

  “会的吧,远望可以当归。”时歌走出车库,冬夜的寒风驱散了他们的酒意。他们走向北天银河学院的门口,一辆熄了灯的吉普车在黑暗中等待多时。他们上车后车辆发动,朝东郊镇驶去。驾驶者打了个哈欠,“一身的酒味,俩学生都不是好东西!”

  “好不好都是你教出来的。”时歌笑着笑着他们到了艾可家的小院。艾可让他们每人在艾老的照片下敬香,时歌不仅敬了香还磕了三个头。她给时歌和海翼一人一把枪,自己也别了把在风衣下。“走。”她走进一间杂物间,揭开一个地下通道。通道下方是一个地下车库,若非亲眼所见,时歌很难相信这所雅致的别院下面藏着风格完全相反的钢铁巨兽。

  艾老的车库里一共停着三辆战车:让他扬威天下的酋长式,他收藏的FV215B183自行反坦克炮,还有赌局赢来的E-50M中坦。酋长是FV4202的升级,FV215B183曾经放在学校展览,被时歌偷过。

  时歌驾驶酋长式,艾可驾驶183,海翼驾驶E-50M。

  朦胧中,三辆坦克朝着北天银河学院行进。黎明到来时,时歌透过树林看见远处有飞机起飞,他知道孟斐然已经去参赛了,朝着天空挥了挥手。

  美系负责人、元老院候补皮埃尔这一天的心情并没有很愉快,自从他投入另一个阵营之后,他感觉到陌生。金钱和权力并不能弥补他内心的空虚,恐惧乘虚而入。自从他见到时歌复活之后,这种恐惧感时常蔓延在他的生活每个方面,就连上个厕所他都要检查一番。他也动过念想先下手为强,但时歌已经成了乌有帝国的风云人物,在最后一次出庭前都将受到严格保护,所以他根本不敢冒这个风险。何况,昔日的老大苟教授和时上将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被拘留在检察机关自身难保了。

  他只日夜祈祷自己处理得干净,没有留下蛛丝马迹。但是在某一天思琴的冤魂入他梦中之后他变得歇斯底里起来,在自己的别墅里高声大喊,用斧头劈坏了卧室的门。讽刺的是后来他要摸着十字架才能入睡,简直不像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为了解除自己的梦魇他甚至偷偷去看过思琴的坟墓,想要忏悔,但随即陷入更深的恐惧之中。坟头的杂草边躺着鲜花,有人始终记得她!

  把参赛选手送上飞机之后他在教官们的簇拥下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楼,这里窗明几净,适合有身份的人来往。

  他摸了摸胸口的十字架,楼外忽然嘈杂起来。他听见了炮火声,忽然吓得抖了一抖。

  “怎么回事?”

  “是上将的儿子,他驾驶坦克强闯美系基地,教官们正在和他交火!”

  皮埃尔迅速扑到窗前,他看到训练基地的大门口四辆T110E5和两辆T110E4正在联手阻止三辆坦克的突破。

  “挡住他们,所有人就位立刻击毁他们!”皮埃尔的手放在十字架上,感到审判正在降临。

  学生们在四散奔逃,没有上车的工作人员鸣枪示警但无济于事,0.5机枪朝酋长扫射反而误伤了两位奔跑的学生。

  “我要求和美系负责人皮埃尔面对面交谈,我指控皮埃尔是破坏时歌的FITCION内衬的罪犯,是杀害思琴的凶手。我们的目标是和皮埃尔进行一场公平的装甲决斗。”FV215B183上临时加装的扩音喇叭无限回还着这一句话。这一句话引起了美系基地的骚乱。

  “把那个喇叭给我打掉!”皮埃尔用对讲机大声吼道。一位教官试图驾驶谢里登坦克靠近183,但被艾可一炮直接击毁。另一位教官打算用火箭筒击毁喇叭,却被他的朋友拉住。

  “长官,他们要求和你进行装甲决斗……”皮埃尔的秘书提醒道。

  “我拒绝!他们强闯美系基地,立刻击毁!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皮埃尔冲下楼,他的M60坦克停在地下车库中。在1000米的距离内酋长的火控系统可以说极其强大,时歌在射击上已经被锻炼到炉火纯青,T110E5还没有瞄好就被一辆接着一辆地击毁。T110E4畏惧183的火力不敢上前,前装甲足够厚实的T110E3则被海翼藏的更远的E50M打断履带用德系高穿深钨芯弹药一发接着一发地反教育。时歌、艾可、海翼组成的铁三角很快突进了大门口,迎接他们的是高墙内一排“巴顿”中坦的围殴,但时歌、艾可、海翼利用掩体完美地完成了反包围作战。七辆巴顿坦克被连续击毁,等到皮埃尔的M60冲出地下车库朝着酋长连开四发时艾可已经静静地将183mm口径的巨炮抵在了M60的车体后面,而E-50M精准无比的105mm火炮也已经对准了M60的侧面。

  皮埃尔血液冰凉。

  美系基地的巨大动静很快惊动了元老院。艾老和苟德生连续离开后元老院进入了混乱期,各方势力掺杂。

  艾可站在战车上讲述了一个漫长的故事,皮埃尔如何逼死思琴的故事。时上将的罪就在前些日子已经得到了法庭的宣判,但调换内衬的凶手并没有找到。大多数人对皮埃尔的犯罪将信将疑,学生们认为皮埃尔只有接受时歌的装甲决斗才能自证清白,但元老院在接二连三愤怒的电话催逼下只想阻止装甲决斗的发生。这一次他们非常难办,以至于不惜出动大规模装甲队将学生们从美系基地里赶出去,然而未能奏效。学生中有的人开来了坦克一排排横在路边,有的人则直接手拉着手拦住从汽车上下来的元老。

  “皮埃尔,我并不指望你认罪,所以我自己来为思琴复仇。我就问你答不答应和我装甲决斗,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考虑,如果不答应,你知道后果。”时歌的话音冷漠绝情,皮埃尔知道他说得到做得到。他开始猜到那个把时歌案捅到帝国高层的人是谁了,是艾可,该死的艾家人,该死的正义老顽固。183开炮后M60会被击毁,而他会被内衬和战斗服保护着从底部舱口掉落,然后会怎样?离开钢铁巨兽保护的他只能欺负欺负像思琴那样的女人,在三辆顶级战车的环伺下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他想起来时歌也曾被三辆坦克追杀,那时的处境大概和自己相似。他想起这边的一句老话,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我答应。”皮埃尔的手将十字架拽了下来,放在嘴边亲吻,“我将接受审判。”

  人群转移到了01号狗斗场,有少量人受伤转到医院救治,元老们还没有到为所欲为的程度,对皮埃尔已经答应的东西只能任它成为事实。

  这次狗斗并没有多么精彩,皮埃尔的心已经沉浸在了悔恨之中,提不起战意了。自从他知道时歌回来了之后长久的精神折磨让他逐渐了无生趣。他的M60发现酋长坦克的时候已经被击毁了发动机,他出于自尊回击了一炮,这一炮打在酋长坦克的炮塔边缘击毁了时歌的两组潜望装置,但时歌直接揭开舱盖用肉眼瞄准,一发碎甲弹命中M60的火炮根部,彻底击毁了M60的射击系统。失去了动力和火力的M60沦为废铁,皮埃尔长叹了一口气,静静等待死神的最终降临。

  酋长坦克缓缓走近,瞄准了M60的贮弹区。

第二十八章 降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