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故事的结束

  “告诉我,你是否承认你犯下的罪行?”时歌露出头,大声吼道。全场死寂。

  M60里的皮埃尔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逃生了,就算从舱底逃跑,还没有跑远就会被炸得四分五裂。

  “我承认。”他和时歌面对面,没有掏枪,“艾教官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破坏了内衬,害死了思琴,出卖了朋友。我愿意以死赎罪。”皮埃尔闭上眼,“来吧,让我尝尝地狱的滋味。”

  狗斗场边一片哗然。

  元老们脸色苍白,匆匆起身离场,准备迎接电话那头更大的怒火。

  时歌看着皮埃尔手里的十字架,闭上他的那只独眼,握紧坦克上的机枪,怒吼着朝前狂扫。

  皮埃尔的左臂、右肩和左腿被打得血肉模糊,其他的子弹从他身体边飞过。

  时歌睁开右眼,皮埃尔仍然活着。

  “你的上帝原谅了你,但你自己呢?”

  三架大型军方运输机不知何时停在了起落坪,酋长、183和E50M没有停留,直接驶进了运输机中。

  随着时上将势力的垮台和反对时上将势力丑闻的曝光,时歌在帝国再一次失去了立锥之地。但他手里有一张纸。

  一张决定他命运的纸。

  这是时上将在时歌入学前签发的一份长期有效的调任令,令时歌赶赴国际战后反恐区域成为一名列兵。即将被关押到监狱里的时上将大概不会想到,这张调任令最后反倒给了时歌一次逃出生天的机会。

  (许多年后)

  美丽的瀑水泻入潭底,在草木的上方,山岩的最高处,少女已长发及腰。她留在这里望着远方,只为等待一封来信。

  东非战场硝烟滚滚,独眼佣兵再一次与死亡为邻。只要他没死,他的两位伙伴总能喝到味道鲜美的鱼汤。

  离开北天银河十二年后,时歌终于没能逃得过黑白无常的缉捕。他从毒匪手中救出了一个亚洲小女孩,那个小女孩长得和孟斐然小时候很像很像,但他自己被留在了营地里。他是被履带碾死的,死前没有痛苦,只是放声大笑。

  (一晃之间)

  “叮叮叮,叮叮叮。”

  闹钟响起。

  时歌睁开双眼,看了眼时间。

  2018年2月第四个星期一,上午8点。

  他在KTV里,头痛欲裂。

  (全文完)

阆风何意西洲说
我加速了故事的结束,因为不想在复仇中停留太久,因为时歌的复仇,仍然解决不了他生存还是毁灭的难题。他最终也从废土世界归来,并不能幸免。

第二十九章 故事的结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