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心有阳光花自开

  磨磨蹭蹭的胡乱捣鼓了大半天,疏馨抬头看看太阳,感觉快中午了。琢磨着做什么饭呢?要不问问季天霖?算了,就厨房那点糙面,还能指望我做出花来?收拾一番后,疏馨去厨房烙了两张饼,蒸了两碗多野菜。在这乡间野下的,又是正值夏季,野菜不多但还是能寻到一些的,多多少少总可以补充一下粮食的短缺吧。

  疏馨将饭端到案台上,去东屋敲了敲房门,“老三,吃饭了。我烙了两张饼,快出来尝尝。

  没听到回声,疏馨不由纳闷?这老三干嘛呢?之前情绪就有些不对劲,不会出什么事吧。想到此处,疏馨猛地推下门,门却轻悠悠的开了。疏馨被闪的一个踉跄差点一个跟头趴在地上。收回身子,疏馨看到眼前的状况,不由吓了一跳。连忙跑到季天霖身边将他抱了下来。却由于想象中的体力小于实际上的体力值,两人双双摔倒在地,疏馨在下面,被压的那个惨啊。

  “别看季天霖瘦瘦弱弱的样子,怎么那么重啊!压死姐了!“被季天霖当作肉垫的疏馨不由在心底吐槽。而口中却是这般说的,“老三啊,你这是做什么啊,有什么想不开的,干嘛上吊轻生呢?”

  心下又感慨着:也不知道你这要剪刀没剪刀要眼睛没眼睛的,是怎么把这一条床单布条拴在矮梁上的。真是个人才啊你!不过也是,要是他什么都有,你想救也没时间救啊。你一直忙活自己的东西,都没怎么注意到他,又怎么能及时救下他呢?

  疏馨很自责,这让人操碎心的皮孩子!皮一下很开心吗?!

  见季天霖不回应她,自做主张的把他搀扶到凳子上坐着,然后把他的那些个“作案工具”一股脑儿的全藏到他找不到的地方。之后疏馨搬了凳子坐他对面,也不管他会不会回话,轻声细语的问道:“老三,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想不开了呢?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看着他那还有些稚嫩的脸上了无生趣的神情,心下不由得丝丝生疼。到底还只是个十八岁的未长大的孩子,而且生来没接触过什么人和事,单纯如斯,这中“生而为人对不起”的神情真的不适合他啊。

  疏馨想着,便起身坐到他身边,双臂圈着他希望能给他些许温暖,至少让他知道,这世界上不只有他一个人。

  季天霖明显身子有些僵硬,眼底泛起圈圈波澜,有些许动容。

  多么炽热的温度,一下子就灼伤了他的皮肤,灰暗的城墙内霎时间渗透出丝丝阳光,多少年未光临过阳光的城,此时一缕阳光,便足以媲美整个春天。

  “可以和我说说吗?虽然我现在只能画饼,但画饼充饥也未尝不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啊。你说是吧?“疏馨自黑着说道,希望能逗他一笑。疏馨轻抚了抚他的后背,温柔的像对待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季天霖抿了抿唇,又轻轻张了张。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疏馨也知道这心里障碍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消除的,要有耐心的慢慢来。收回手臂,说:“我去把饭端过来,无论怎么样,饭都是要吃的。听话哈。“说着转身要走,谁知却没走掉。低头看了下衣摆,竟被他主动拉住了。这是要闹那样?

  “怎么了?我就是去给你把饭端过来,还过来呢。”疏馨劝说着,无奈的拍了拍他的手,安慰道:“乖哈,姐姐一会J L就回来的,老三先放开手,听话啊。“你十六,他十八,这声姐,你赚了多少便宜?疏馨你脸皮有点哦。

  季天霈听她如此说,便松开了抓着他衣摆的手,静静的待在一旁。等疏馨把饭端过来的时候,他的姿势变都没变。又给他端了盆水,让他清洗一下后,才把筷子和饼放在他手中。看他只知道机械的吃饼,疏馨把一碗蒸的野菜推到他手边,“尝尝我亲手蒸的野菜哦,别人都没有那个福气吃呢。已经拌好调料咯,快尝尝看。”

  其实所谓的调料,不过就是放了些油盐,蒜汁,其他的还真没有。不过,即便如此,这香香软软的野菜也是极好吃的。

  季天霖拿筷子夹了一口,慢慢咀嚼着。

  “好吃吗?

  “嗯。”季天霈点了点头。

  疏馨见他回应了,心下欢喜,“好吃你就多吃些,我做了挺多的。“

  季天霖又点了点头。

  疏馨见他状态不错,也没打算问他刚才为什么轻生,生怕触及他的伤口,要知道,这个时候的人大都是很脆弱的。待他将大半碗野菜和一张饼吃完后,疏馨问他还要不要再吃些的时候。

  他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我已经吃好了。“

  吃好了,不是吃饱了。估计也知道自家情况怕疏馨吃不饱。

  疏馨也不揭穿他,只是说:“那剩下的就留着晚上再吃吧。我先去洗刷一下。”

  待他点了点头后,疏馨就出去了。屋内季天霖静静坐着,左手指轻擦着刚刚被疏馨拍过的手背,唇角扯了点浅浅的弧度。

  再说季老大那边,两人紧赶慢赶的终于在太阳将近偏南的时候到达了目的地。一杂草丛生,罕无人迹的山腰处,一荒凉光秃秃的无碑坟冢堆放在其中。

  季家两兄弟站在坟前,满脸悲戚和愤慨,双手紧握,骨节发白。片刻,待两人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后,他们就把之前准备好的纸和冥币拿出来。

  季天舒用树枝在坟前画了一个圆圈,季天铭将纸点着后放在那圈里让它燃烧。

  嘭!一声,两人直挺挺地跪下,身板挺直。

  “爹!娘!不孝孩儿天舒(天铭)来看望您们了!”说着双手向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爹娘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天铭和天霖的!孩儿出人头地日,便是爹娘平反时!“季天舒笃定,那日不远!季天铭静默着不言不语,可眼底的悲怆到底藏不住。

  待纸燃烧完后,两人起身默契的一人一边的拔掉坟头上草。之后又将坟堆上的坑坑洼洼铺平。他们已经让爹娘受了很多委屈了,如今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希望爹娘在天之灵能够原谅他们。

  祭拜爹娘之后,两人又在那坟前坐了些一时半刻。一年只能陪伴爹娘一次,他们希望这一次的时间能长些。

  日头很大,风很少。周围很荒,只有一些低矮小乔木,连个树荫也没有。两人找了一处稍阴凉的地方应付了两口水和干饼,收拾收拾就要原路返回去。毕竟路程挺远,再者她二人在家,实在放心不下。

  

第四章,心有阳光花自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