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你怎么什么都吃

  疏馨将碗筷之类的洗刷好后,又想起了金蝉的事。想着问问季天霖吧,又估摸着他估计也不是特别了解。还是等他们俩回来问问他们吧。

  可是,那被撕破成条的床单怎么办啊,他俩回来后要实话实说吗?老三会不会想让他俩知道?应该不想让他们知道。因为他们兄弟的感情很深,都不想对方难过,为自己担心。

  如此,只能牺牲自己咯。牺牲我一人,造福全人类!不,不是。是造福三兄弟。

  疏馨回到东屋,看了一眼季天霈,又看了一眼无床单的床,有些不知如何开口,“嗯~那个,家里还有其他床单吗?”

  季天霖双颊一红,双手抓了抓自己的衣服,有些不知所措,“没,没有了。”支支吾吾的又道:“对,对不起,我……“季天霖很自责,他现在不光后悔之前的所想所做,而且很恼怒自己这样的脾性。要是馨儿来的不及时,哥哥们该有多伤心啊。而且现在,家里唯一的一条床单也被自己弄破了,这该怎办是好啊。

  疏馨听到他怀有歉意的话,便知晓他现在的心里应该缓和了。于是连忙趁热打铁,道:“没事,没事啊,你才是最重要的,床单之类的都是小事。小到不能在小的小事。你不用自责啊。回头我和他俩稍作解释一番就行了,他们不会责怪你的,你可是他们最最亲爱的弟弟哦。“

  然后接着说:“现在外面挺热的,不如我给你讲故事听吧,我讲的故事绝对是你没听过的!“

  “好。”季天霖表现出有极大的兴趣的表情。

  疏馨见他如此捧场,当下讲故事的动力又提了两成。

  “我接下来要讲的故事名字叫《西游记》,注意听哦。“

  《西游记》--老少皆宜的故事,而且超脱他的想象,对他的吸引力肯定更大!

  “相传,在遥远的古老的国度--东傲来国,有一座花果山,山上有一块吸收日月之光华的仙石,其内孕育着仙胎。一日月华四溢,仙石忽然迸裂!这时,一个石猴从中蹦出来……“

  疏馨讲的滔滔不绝,引人入胜。季天霖听的津津有味,如身临其境。

  他从来没听过这样的故事。不,应该说,他自十二岁以来就没听过故事了。他自幼不能视物,只能听别人为他讲的故事。只是他少有的一个兴趣爱好也不能陪伴他一生。真好,如今又有人为他说故事了。

  疏馨讲的吐沫横飞,直到太阳渐西,温度降了下来才罢休。累的她呦,感觉再也不想说话了。可看到老三一脸兴趣盎然的样子,和时不时的插句“然后呢?“她就不想说累了,只要他高兴,再累也是有价值的。

  季天霖也知道她陪他说了那么久的故事,一定累了,耳尖稍红着劝说道:“馨儿,你,休息一下吧。故事什么时候说都行的,别累到你了。”

  疏馨听到他这话激动的哦,这还是老三第一次主动关心我吧?好感动啊。呃?忘了?被蛇吓到的时候是谁在你旁边的?是谁?!吓忘了吧,你这鱼的记忆哦。

  “好啊,那你也休息一会吧。等改天有空我在接着给你讲啊”说着冲他笑笑走出房间。

  出去后,疏馨又继续捣鼓她的金蝉大业了。这金蝉要怎么卖,倒是个大问题。

  临近晚上,疏馨趁现在天色还不算黑,还没人,烧些热水把自己从上自下好好洗洗。这三天为了防他们都不敢大洗特洗,真是自己都想把自己扔了。又烧出些开水冷凉,等他俩回来就可以喝了。

  天色偏晚时,季家两兄弟才将将回来。

  “馨儿,三弟!我们回来了!”人未至,声先来。坐在院里纳凉的疏馨二人正接着那下午的《西游记》兴高采烈地说着呢,这一声给两人惊的一个哆嗦。

  季天霖听到两人声音后,向他们的方向问候说:“大哥,二哥。”

  疏馨刚想没好气的怼他一句:“打招呼不能小点声啊?!”又想到马上要有求于他,便悄悄按下去心中那股已到嗓子眼的不平之气。挂着一副有些狗腿,但又不想让他明眼看出她的讨好的笑脸,说:“回来了?灶屋里有冷凉的白开水,想着你们回来一定很渴,我就提前将水烧好冷凉了。快去喝吧。”

  重点在“我”和“提前烧水”!看,对你们多好?!

  季天舒看她那转瞬即逝的小表情,不由想笑,但最终还是忍了,否则她又要闹小情绪了。这丫头,难缠着呢。

  “好啊,真是辛苦你了。提前为我俩烧好水。”季天舒将“辛苦你“三字咬的稍重,调侃之意,不言而明。

  知道就好,疏馨将他的话照单全收,毫无保留。

  而季天铭则在两人谈话时就同季天霖去端凉白开和剩的午饭去了。其实中午没剩多少东西,更经不起两个大男人吃。疏馨想着还是那糊糊省,可她不是很会,家里的东西经不起她折腾,所以这晚饭还要由季天铭来做。

  季天铭去做饭,疏馨烧锅,顺便学下这糊糊怎么搞的。看了季天铭的做饭过程,疏馨才发现自己好笨,这么简单的都不会?忒丢人了。不过就是将一些菜和水烧开后兑些面糊再烧开嘛,容易,一看就会。这样的饭虽不耐饿,但节约粮食。现在的她们很缺粮,要不是因为疏馨挖到些野菜,中午饭她们就直接过了。

  将饭都端到院中的石桌上,四人围坐着吃起晚饭。

  “季天舒,你知道金蝉吗?”疏馨扒了两口饭,就开始直奔主题。

  季老大一听她的称呼,心下顿时不喜,眉头一皱。疏馨一看他这表情,咋啦?这金蝉二字提不得?有什么禁忌

  吗?

  “喊大哥或天舒!“季天舒不悦的开口说。

  “……“

  她其实想像喊老二老三那样喊他,但“老大”二字喊出来,怎么说怎么别扭,既不是混黑帮的,她俩也不是闺中密友可以闹着玩。

  “呃,天舒。你知道金蝉吗?“疏馨只好耐着性子陪他”玩”。

  这称呼一出,另两位不乐意了,为什么都是喊他们老二老三,却喊大哥名字?区别对待?不高兴!

  季天舒听他选择喊名字,高兴了。抬起些下巴,有些恩赐般的味道,说:“不知道,怎么了?”

  硫馨扯扯嘴角。大哥!不知道,你得意个什么劲?!

  季天铭他俩也是一脸茫然,金蝉?什么东西?金子做的吗?

  ”你们听,就这种飞虫的幼虫。”疏馨给他们解释说。

  ”这种虫子在书里叫蝉。“季天铭插话说。

  ……疏馨默然。我能不知道吗?我明明是怕你们不知道,才这样形容给你们听的好吧?!

  “你是说姐柳猴?知道啊,怎么了?”季天霈难得的插话。

  “那你们吃它吗?“疏馨一听,好激动,好激动。虽然这名字怪了些,但有人知道就行啊。

  吃?三人一脸惊讶的看着她,想看一个疯子一样的看着她。当然,季天霖是看不见的,但那小眼神里也流露出了对疏馨的疑惑不解。

  “那姐柳猴多脏啊,听说它们都是以粪为食的。”季天舒说这话时,一脸嫌弃。也不知道是嫌弃她,还是它。还是在这么个场合,有些字眼真的不太适合提啊。

  疏馨刚刚觉着有些尴尬,接着就听季天舒又加大马力吐槽她,“你怎么什么都吃啊?!“

  

第五章,你怎么什么都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