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陈年旧事难回首

  本是高兴的出去的,结果败兴而归,两人一路沉闷着回到自家的院子,疏馨打开房门后,倒了一杯凉白开给季天霖。搬着条凳子坐在他旁边,有些好奇的问道:“刚刚那个老太太是你奶奶?怎么...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们和她有过往来呢?“

  疏馨没把话说尽,主要是不知道季天霈愿不愿意告诉她,他们的一些事情。

  他们三个和这乡下青年汉子大不相同。疏馨也能感觉到一二,但他们不说,她也不好寻问,毕竟探寻别人的隐私秘不是一个好的行为。

  季天霖倒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讲他现在可以说的,都说给疏馨听。

  “刚才那梁老太是我养父的母亲。六年前,我们兄弟三人逃难至此。身无分文,又没有相识的人,只好以乞讨为生。幸亏梁父为人和善,最后收留了我们三个。”

  虽已过去六年光阴,但季天霈提及旧事时,依旧会如往事在目,悲怆不已。“后来梁父去世,他又一生未娶,无一儿半女,所有的家产都被梁老太搜刮去给了小儿子,也就是刚才那小孩虎子的父亲。”

  疏馨表示疑惑,按说大儿子不该如此不受家里人的待见啊,不都说:疼大的,爱小的,中间夹个告事的嘛。

  “梁家为什么不待见梁父?好歹是大儿子啊“在这古代不都应该大儿子吃香些吗?家里第一个男孩,肯定会受到全家的宠爱的啊。

  季天霖不是很清楚内幕,但也听季天舒说过一次,就是不知道真假。他喝了口水,缓解一下心情,“只说梁老太生梁父是倒生的,害的梁老太差点难产死掉。而这边又有传言说这样出生的孩子是灾星转世,会给一家老少带来灾难。所以……“

  无可奈何的扯了扯嘴角,“所以就这样了。”

  疏馨能够理解,但是没法接受。因为大部分的母亲都是爱自己的孩子大于自己的生命的,死都不怕,还怕什么灾星转世呢。然而,这个社会的大环境就是如此,她一个外人真的不好置喙什么。

  “那你们怎么又跑到这角落里搭了三间房?“疏馨可不认为是梁老太良心发现,给他们三兄弟留了条后路。她本就不耐烦梁父,又怎会待他捡回来的三兄弟好?

  季天霖见疏馨说到现在住处的话题上,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还好村长大伯心地善良,给予我们三一处半破旧宅子,大哥和二哥修葺了一下就成了如今的模样。“

  疏馨抬眼环顾一下四周,恐怕你是对修葺有什么误解吧,她很好奇季天霖口中的半破旧到底是怎么个“半”法,难道,现在的房子还不算是“破旧”吗?其实疏馨也知道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山窝窝里,有处遮风避雨的落脚处,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哪还能挑三拣四?

  其实,疏馨还想问一下他十二岁之前的事情,不过,季天霖只字不提,她也不好冒失的过问。只希望,有天能坦诚相见吧。

  季天霈也知道疏馨是好奇他以前的事情的,但他不能说。至少在没大哥的允许下,他是不能透漏他们的真实身份的。如果有天大哥同意她知道他们的事情了,他一定对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话题谈到这,两人都有些不知说些什么好了季天霖又是个不太主动的人,至少,疏馨现在就这样认为的。只好由她来再打开一个话题,“每次他俩去打猎,就留你一人在家吗?“呸,疏馨,你是不是傻?他那两个哥哥去打猎,不就是留他一个人在家的意思吗?

  季天霈明白她的意思,“不是,每次打猎都只去一个人。”是我拖累了他俩。后面那句心里话没说,他知道疏馨不想他这样想自己。

  疏馨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这样老三在家就不会没有依靠,让出门在外的人担心。说着,说着,又到了中午。晌午饭的时间到了,不过,穷苦人家短粮,午饭吃不得。

  这天气,中午很热。人本就疲乏无力犯困,不吃饭更没劲。

  “家里可有地?“疏馨根本不报希望能听到他说“有”。

  “没有。

  果然。

  疏馨又问:“你,饿不?“

  “还好。你若饿了,就找些吃的吧。”季天霖想着疏馨必是饿了。

  还好?那就是饿的意思。

  找些吃的?那就是有啥你看着做吧。

  疏馨秒懂。

  但,不代表疏馨能做出来饭咯。家里就这些底,趁那两位不在,要是都吃完了,这事就做的太缺德不够意思了。

  疏馨喝了碗水,冲季天霈说道:“你休息一下吧。我也去休息一下。”

  季天霖点了点头,疏馨将他扶回屋子,自己转身回到她的草窝一一灶屋。但又待不住,太闷热了。夜里她都只能开着窗子,贴着里墙睡。但依旧耐不住身下的草堆太暖和!

  关上房门,顶着太阳晃悠悠走到屋后树林子里,打算找处凉快的地方呆着。

  而梁老太自和孙子回去后,心里就一直不得劲。自己怎么着都算是那三小子的奶奶,既然她是他们的媳妇,自然也是她的奶奶!她如此落自己的面子,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梁老太婆一边嘀咕着疏馨的不是,一边在心里琢磨着怎么从疏馨那里讨回“场子“的法子。

  那梁小虎回到家后,又是一通告状。直说的梁张氏想冲过去打骂疏馨一番。奈何不见她婆婆有什么动静,她知道自家婆婆绝不是个吃得了亏的人。而且虎子家爹在外做工,她觉得婆婆都能在疏馨手里落了下风,自己也定然讨不到半分便宜,说不定还要被对方打骂一番。

  不得不说,这梁张氏倒是个“明白”人。也是,她性子有些温温弱弱的,要是再没些个脑子,真不好在梁老太婆手里讨生活。

  “虎子,来吃块肉,好好补补,别回头让那小贱妇打得落下病根。“梁老太婆夹了块最大的肉放在虎子碗里。笑得一脸慈祥。

  梁张氏赞同的点点头,“要好好补补。咱家虎子哪里受过这般欺负?!”那不要脸的贱妇太不要脸!到底知道有些话不能在孩子面前说,后面那句骂人的话只有在她心里出现了。

  其实,疏馨又能对一个半大点的孩子打多狠呢?不过,奈何不住他能嚎啊,那嗓子一打开,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这样在梁张氏眼里就是她疏馨欺负她家儿子欺负狠了,这梁子也就这样结下了。

第十章,陈年旧事难回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