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乡间趣事

  不过,疏馨也暗暗为那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没伤到它的性命,不然,死的就不只一条命,而要外加那一窝小狗娃子了。转而对那男子道:“多谢这位大哥的帮忙……”

  “婶子,不用谢……”男子灿烂一笑。

  “哈?”婶,婶子?大哥,你确定,你不是逗我玩呢?看你这年龄,估摸着也有二十六七了吧,怎么还喊我婶子,难道是我长得太急了,显老?

  不能啊,我这细皮嫩肉的,明明就一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女啊。

  梁平伟看疏馨那一脸惊讶又无语的神情,朗声笑道:“婶子还不知道吧。虽然我比你大些,但你的辈分却要比我的高一辈,我确实是应该唤你婶子。”

  这样啊,那好吧。我就委屈一下自己,接受了你这个辣么大的侄子。

  “怎么称呼你呢?你又是怎么认识的我呢?”疏馨问出心里的疑惑之处。

  梁平伟回道:“婶子喊我平伟就好了。”似在回忆一样,顿了顿道:“婶子估计不记得了,婶子过来时,我刚好要外出做工,恰巧看到了。与婶子面对面走过,还和季大叔打了声招呼呢。这不刚从镇里回来嘛,还没来得及去上婶子家看看。”

  季大叔……这称呼,怎么听怎么别扭。季天舒也就一十八岁青少年,这都变成大叔啦。真是“岁月不饶人啊”她似乎忘了,他刚刚还称呼她婶子呢。

  疏馨闻言,笑道:“只要你愿意去,自然什么时候都是欢迎的。就怕你嫌弃不去啊。”

  “婶子说笑呢,怎么会嫌弃呢。今天晚上就去婶子家蹭饭,婶子可要提前准备好饭食啊!”

  “那是肯定的啊。”

  这边正说着话,那边跑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边跑边大声喊:“大爹爹,大爹爹。”

  她头扎两个犄角辫子,身着一件有些许泛黄的粉红长褂。笑容可掬,杏眼清澈,透露出不符合年龄的“纯真”。

  梁平伟听见她的呼喊,笑容更大,“哎,聪聪怎么知道大爹爹回来啦?”待聪聪跑到他身边,他一把把她抱起。一脸宠溺。

  “娘娘告诉聪聪说大爹爹今天会回来,聪聪就一直在石头那等着。果然把大爹爹等回来啦!”聪聪环着梁平伟的脖子,笑意盈盈道。

  “聪聪真乖,快来喊人,叫季奶奶好。”

  “季奶奶好!”声音清脆干净。

  疏馨内心崩塌,面上却带着慈善的笑意,“聪聪好啊!聪聪真是个好孩子!”呼~当一个二十六七的男子的婶子,已经很无奈了,这倒好,又来一个十一二岁的孙女。

  季天霂,你家到底什么辈分啊!

  “季奶奶也是个好孩子!”聪聪回赞道。

  梁平伟调笑道:“你季奶奶却是是个好孩子!”

  疏馨……

  不待疏馨回话,他又接着道:“婶子有事就去忙吧,我和聪聪先回家啦。婶子记得下次再遇见狗要狠点啊。”

  疏馨心里一阵抽搐,他那意思就是下次别怂的被狗追的到处跑呗。笑着应道:“好,你们回去吧。聪聪再见啊,有空来季奶奶家玩,季奶奶给你准备好吃的。”

  “好啊,好啊。”聪聪高兴的在梁平伟怀里直蹦。

  当真是孩子习性,一听好吃的,就会开心到飞起啊。还好家里还有些糖块,不然等她邀请的客人去了,却发现没有好吃的,那她就尴尬了。等中午回去后还是再做些闲嘴吃食吧,炸些百味丸也是挺好的。

  疏馨继续向村子里面深入,想着能不能在认识几个谈的来的女人家。

  这还没走两步呢,就听到从一家土坯院墙里传出一男一女的争吵声。争吵声颇大,似乎要用声音压倒对方。可这吵架的内容,怎么这么奇葩?

  沙哑粗糙的男声:“你干啥呢?!你咋又跑一趟茅坑,当真的懒人屎尿多!”

  尖锐刺耳的女声:“又吵吵啥呢?饭不是给你做好了吗?一天到晚不让人安生!”

  “噗,哈哈哈。”疏馨不厚道的笑了。

  哎呀,我去。这位大婶是个骂人不带脏字的人才啊。这话回得可圈可点,让对方一时找不到北不说,还能不动声色的就将对方秒杀。

  疏馨在那户人家院门外的一棵椿树下静站,打算再偷听一下他们接下来是怎么吵架的。

  果然不负众望,不,是不负馨望。

  “老婆子,你再骂我一句土鳖王八,老子打不好你!”

  这,这位大叔,骂你的话就不用那么大声的说出来了。真的。这样只会给观众多添些笑料,给对方多些反驳嘲笑你的原材料。

  “你厉害啥?!四五十岁的人了,裤子烂了,你脱下来,我给你补补不就行了吗?你搁这又是拍腿,又是跺脚的,猴急啥?”

  大婶,大婶。偏了偏了。这怎么能这么回呢?对方提供了多好的一个机会啊,你怎么把这架吵成秀恩爱了。你这也太不走心了吧,真是太对不起观众朋友们和一直支持你的人了。

  好吧,就她一个。她扯多了。

  你俩继续继续啊。

  “你看你又用眼拧我?我不就想和你说说话吗?说你上茅坑勤,可是说屈你了?!”

  眼,拧?这大婶好生厉害的本事啊,这技能,是开了外挂的吧?可,大叔,你这话说的颇有撒娇的味道啊,难道要甘拜下风,弃城投降?

  “好了,好了。明个赶集再给你扯块布做条裤子,别叫唤了。吃饭了。”

  果然,怀柔政策也见起色,大婶这边的烟火也渐渐平息。

  不过,这叫唤一词,难道不是应该用在非人身上的吗?

  好比你家的猪,吭吭唧唧,特烦人。你来句:别叫唤了,……

  疏馨表示,她似乎发现了不同的味道。不得不说,大婶,你的措词很犀利啊。简直了,太厉害了我的婶儿。

  那男人又嘀咕几句,疏馨没有听的很具体。

  疏馨回想一下两人交流的内容。简直是驴头不对马嘴啊。还有这交流基本靠吼,真的不累吗?她这个听客都累到耳朵了。再说两人还离这么近,有必要吗?

  疏馨再次感慨,这一对老夫老妻真是俩奇葩啊。不过,可见两人的感情是十分好的,能服软,会宽容,真令人羡慕啊。

  

第十七章,乡间趣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