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傅夏佳

  闻言,季天舒气得要吐血!她竟敢!

  “凭什么?!你不要忘了,你是我们三兄弟共同的妻子!要是尽身为妻子应为的义务……”季天舒眯起眼睛,接着说:“必须一视同仁!”去他的“好好照顾天霂”!现在,他只想让他好好照顾他!

  “呵!”疏馨轻笑道:“凭什么?就凭我是一个有思想的人!不想做的事情就不做,你奈我何?!”顿了顿,道:“我就只和老三睡在一起,你又能怎么着我?!”

  简直可笑之极!还想拿身份压我?别说门了,连窗子都没!

  季天舒双目怒瞪,双手紧握成拳,呼吸声加重,一个没忍住,一拳打在桌子上,瞬时,木桌凹下一角,断裂的木屑嵌入肉里,鲜血顺着手指向下流,一滴一滴……

  这一动静吓了三人一跳,就连疏馨也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反应竟会如此激烈。

  “大哥……”季天霂担忧的唤了一声。

  季天铭立即跑出去打了盆水进来,拉着他的胳膊想给他清洗包扎一下。正在火头上的他怎么可能服帖的让他止血,一把用力的挣开季天铭的手,惊的季天铭一不小心踉跄一下,差点摔在水盆里。

  疏馨心下冷笑:狗咬李洞宾,不识好人心!

  他冷冷的看着疏馨,对季天铭道:“她又不在乎我是否流血,你又何必蹭上前来?!她就是个狠心的女人!”还是个偏心偏得要死的狠心女人!

  季天舒的话里话外无不透漏出他想要疏馨为他包扎,心疼他的意味。

  疏馨懂,季天霂亦懂。

  可,若此时他请求馨儿为大哥包扎,以后再有什么事情都不好推脱,所以这个头不能开。说实话,他也不愿看到馨儿对别的男人上心,哪怕是他的亲兄长,她名义上的丈夫。无论男人女人,在对待感情方面都是自私的。因为深爱,所以想要据为己有,外人不得窥视。

  即使懂,疏馨也不愿意做。所以选择沉默。

  有时候真的很奇怪,怕她说话,怕听了她说的话后,会冲动的想掐死她。又怕她不说话,一但气氛陷入到沉默当中,事情十有八九是要黄了。

  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季天舒看她保持沉默,懂了。死抿着嘴点点头,话从牙缝里蹦出,“行!你行!我走,我他妈的走行了吧!”

  可真要成全他们两个,那是不可能的!

  要是之前,他可能还会半推半就的答应让他们在一起,但现在不行了,他舍不得了,他的心让那个叫疏馨的女人偷走了。作为补偿,他必须得到同等价值的东西——她的心。

  不得不说,少年,你还是太年轻,想这么多是没有用的。不,应该说,在爱情面前,一切都显得浅薄。更别提你这些个道行浅浅的小伎俩了。你以为变着花样吸引她的注意力,就能让她对你上心吗?要是你非这样认为不可,那,疏馨就是来打你的脸的。

  疏馨拧眉,道:“我没有要赶你走的意思,我……”

  “你会留下我?”季天舒小雀跃的问道。

  “……”

  这,变化的是不是太快了,你这样显得你之前的“表演”好假好假!

  疏馨感觉这话不对,忙追加一句,“我的意思是你不必……”怎么说呢?怎么表达都感觉不对劲,季天舒这是给我搞了个坑啊。

  “你的意思就是让我留在你身边,对不对?”季天舒笑得一脸奸诈和得意。

  那笑脸在疏馨眼里,简直猥琐极了!

  “哼!”疏馨瞪他一眼,愤愤的踢凳子一脚,转身离开!

  季天铭朝她的身影望了一眼,苦涩一笑,哪怕是大哥,在她心里都会有些地位吧,而自己呢?什么都不是。若是要分家,恐怕第一个被她“推”出去的就是自己。

  而季天舒手指飞快的暗敲着自己的大腿,深邃的眸子里泛着狐狸般狡诈的精光。心下笑道:呵,和我斗,小丫头还嫩着呢。

  离开房间的疏馨并未外出,而是在外面查勘和目测院子的规模及地势。

  她想等有钱了,再盖房子!丫的,她竟忘了,四个人,三间瓦房,这要怎么分?!和季天霂同房?别二了。先不说那俩只同不同意,就当他们同意了,她还不同意呢!她俩现在只能算是发展到刚刚恋爱阶段,按照她的恋爱规划,这同房只能在结婚时才能实施。查看一圈,疏馨得出一结论:建不得。

  原因?

  院子太小啦!

  (就这?你还需查勘和目测院子的规模及地势?咳,她不是没地儿待嘛,所以……)

  这可如何是好?算了,反正你现在也没钱,愁这也没用。想到此处,疏馨耸耸肩,朝新房间走去。不对啊,以前没房子的时候,她都没现在愁,现在稍微生活过的好些了,她竟然愁的更狠了?这是什么节奏?

  疏馨郁闷。找了块干净的木板,一屁股坐在上面,双腿直伸,背靠着墙。闭目思索着:这畸形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别看她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咳,错了!乱入什么鬼东西!

  别看她对季天舒雄赳赳,气昂昂的,一副老子怕谁的模样,可谁知她的小腿肚子是打着转儿的?他若来强的,她铁定斗不过她,即使她再女汉子。

  下午申时左右,季天铭把床及床褥之类的都拉回来了。今晚,就不必再窝那草堆里了,从此,她也是有床的人啦!

  太阳西落,霞光满天。

  疏馨开始准备晚饭的吃食,她可没忘记她还有个大侄子和大孙女要来蹭饭呢。

  果然,这边晚饭快准备好时,梁平伟一家四口人全来了。一下子,院里那叫一个热闹。

  季天舒三兄弟同梁平伟两兄弟在院子里聊天,聪聪她娘亲便在灶屋里陪她做饭说话。

  “婶子……”梁傅氏刚开口唤疏馨一声,她立即挥手组织道:“别,你别喊我婶子了吧,我听着怪不好意思的。”

  这一个个都比我大,还喊我婶子,不把我喊老了吗?

  梁傅氏手中的活停顿了一下,以为疏馨不耐烦她,可自家相公不是说婶子是个好相与的人吗?这……

  小心翼翼问道:“那婶子想要我怎么唤你呢?”

  疏馨随意道:“叫我小馨,馨儿都行。不用那么见外的。”

  相公果然没骗我,是个好相与的人。温柔笑道:“那我就不懂事的唤你馨儿了,你可以唤我夏佳。”

  夏佳?傅夏佳?

  “你全名叫傅夏佳?很好听的名字啊!给你取名字的人有心了。”

  听疏馨称赞她的名字,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嗯,我的名字是我祖父为我取的。祖父他是一位秀才,对我疼爱有加。”

  “那这样说来,你还识文断字咯?”

  “认识几个大头字罢了,实在算不上是识文断字之人。”

  认识几个大头字?在这么个地方,女人都少,更别说是识字的女人了,几乎没有。就是男人识字的都不多。

  夏佳也算是一个古代的知识分子了,看看人家那说话,再看看自己说话。同样是知识分子,你怎么就这么不知识分子呢?

  疏馨心下暗自自黑。

  说说笑笑闹闹。一顿欢乐的聚餐就这样结束了。

  聪聪那丫头在回去时还回头对她说:“季奶奶,下次你要来我家吃饭哦!”

  “咳!好,好的。聪聪真懂事,奶奶啊,改天一定去聪聪家蹭饭。”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只是因为被这称呼再次雷了一下。

  奶……奶……

  好忧伤的称呼!

  晚饭后,疏馨磨蹭在灶屋里不愿出来面对分房子这一难题,她不愿在这种事情上对谁偏颇。当然,也不能委屈了自己。

  “我睡老地方就好了。”季天铭背着光站在灶屋门前,看着她说道。

  “呃?老二,你……”疏馨有些愕然,也不知应当说些什么,舌头打着卷,平时能舌战群儒的嘴,此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老三,总是这样无声化解她的烦忧,真的很感动,很感动。可,对他无男女之情。她都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了。

  季天铭看着她纠结的小脸,问道:“你还会盖房子吗?”

  “会!”踩着他的话尾回答道。

  季天铭笑道:“那你下次给我盖个更好的吧。”

  “一定!”

  他温柔说道:“那就这样定了。洗洗睡吧。”

  说着,也不待她回答,便转身离开了。他怕他突来的一句“洗洗睡吧”会惊扰到她。怕自己会不好意思面对她。怕她知道了些什么,又怕她不知道些什么。

  

第二十章,傅夏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