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不堪想

  季天铭刚扒进嘴里的饭被他一吓,立即喷出。

  他,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那娇羞的一笑有是什么意思?

  难道对他有意思?

  一个男人对他有意思,那可这是太有意思了!

  可他对男人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啊!还是一位如此身躯宽广,声音粗犷的男人!

  “不是,兄弟,你什么意思啊?”季天铭有些尴尬。

  最好别是他想的那样!否则……哼!那就别怪他……

  忍!

  那壮汉不答反问:“你叫俺大柱就行了。你叫什么呀?”

  季天铭嘴角抽搐。

  这都开试自我介绍,问名字了,那马上是不是就要问生辰八字,家庭住址,家里有什么人,………

  这节奏是不是有点快啊,兄弟,你这样,我接受不了。

  季天铭没直接告诉他自己的名字,而是直白的告诉他:“兄弟,我不喜欢男人。”

  大柱惊愕的张大嘴,“啊!”

  季天铭接着说:“而且,我已经有妻子了,我很爱她。”

  初次在外人面前表达对馨儿的爱慕之情,他脸红耳赤的表示:好羞涩啊~

  “不是,你再说啥啊,俺咋都听不懂嘞。”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喜不喜欢男人,娶没娶媳妇,关俺啥事啊?!

  季天铭将碗筷朝桌子上一放,深吸一口气。

  我都说这么直白了你还听不懂?!季天铭无奈。难道非要他将话说的亮堂些?具体到这样:

  他义正言辞的指责他:你这样是不对的,我劝你,你还是不要销想我了,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不能,这样会伤到他的心的。

  “我的意思就是,我们俩吧,只能做兄弟。即便你感觉我外貌很好。你明白不?”

  季天铭说得那叫一个语重心长啊。

  “好啊,好啊。俺就知道你是个好人,本来就是打算和你做兄弟呢,还怕你不答应呢。你都这样说了,俺就答应你了!”大柱那个激动啊,要不是被季天铭抵着,他都已经抱上了。

  这话说的,怎么那么勉强?还既然你都这样说了,俺就答应你了……

  你别答应啊!那么勉强自己干嘛!

  不行!还是兄弟好,不然……

  不是啊,刚才的话题不是这个啊。这话题什么时候转到这里的?

  “大柱!你刚开始娇羞一笑,对我说我是你见过的最俊的人,是什么意思啊?”还是坦白说吧,不然他都挺不懂。

  “啊?”

  大柱回想一下,自己是夸他俊了,但什么时候……

  娇羞一笑?

  好恶的词……

  大柱又一笑,刚想回话。季天铭连忙对他摆摆手,一脸受不了的模样。道:“兄弟,你有事你就说,求你了,别这么对这我笑,真的,我受不了!”

  大柱有些委屈,可怜巴巴说:“俺见你这么俊,想着你家姊妹肯定和你长的一样,像朵花一样。就是想问问,你家有没有亲姊妹什么的,能不能介绍给俺认识认识……”俺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没个媳妇……

  和你长的一样,像花一样?这夸人的话听着,怎么那么不让人舒服呢?算了,和他计较,也计较不出花来。

  “我家只有三兄弟,没有姊妹。”让你失望了,大柱,抱歉啊,你要一直单着咯。

  季天铭如实奉告,还有些小腹黑的心思。

  “好吧,没有就没有吧。俺也不是很着急的。”大柱解释着。

  但季天铭明显的一脸不信,你确定?你不急?

  “俺真不急,俺今年才二十四,还小。”看季天铭不信他,他立即又解释一遍。

  “噗”

  这,这大柱是不想让他好好吃饭了吧。能不能别这么逗?你确定你不是来搞笑的?都二十四了,那么大一个人了,还小?还是个宝宝?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我十八了,我都不好意思说我自己小。

  季天铭抬起头,看着他,问道:“你家中可有什么人了?”

  大柱一屁股坐在他旁边,似有与他畅谈一场的架势。

  “俺家也没有什么人了,就只有一病老娘和俺相依为命。俺小时候啊,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俺娘为了别把俺给饿死了,就偷偷的割了自己一块肉,还告诉俺说,说是别人扔的死猪肉。”

  说到伤心出,不禁双泪纵横,粗糙的大掌胡乱的抹去脸上的泪水。

  “可,那时候,俺傻啊,俺就信了俺娘的话,想都没想就给吃了下去。也不想想谁家还有口粮就不错了,哪还能扔猪肉呢。不孝啊,俺!”

  大柱以掌支头,弓着身子,失声痛哭。

  说的季天铭的眼眶都不禁湿润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劝道:“别伤心了,都过去了不是吗?娘亲不都是这样吗?为了自己的孩子,有什么是不能舍弃的呢?你娘她是疼你啊,所以才如此做。现在你可以挣些小钱孝敬她了,就不要再多加自责过往的事情了啊。”

  看看他,又想想自己。自己的娘亲和父亲也是如此,为了他兄弟三个,可以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可,大柱是多么幸运啊,还能在自家娘亲面前尽尽孝,可自己呢?此生,在也没有机会了。

  虽说现在他们的生活不是很好,但还是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孝敬他们的!然而,他们都不在了。子欲养而亲不待,多么的无奈啊!

  有俗语说:疼大的,爱小的,中间夹个告状的。

  然而,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在他们家发生过。虽然一碗水不可能端的很平,且三弟自幼失明,爹娘自然对他多加照顾,但这并不是代表着就会忽略了他,对他的爱从来不会少,他也从未怀疑过爹娘对他的爱,不,除了那一次。

  记得在他六岁生辰时,由于他们三个是三胞胎,所以每年的生辰都是一家人围在一桌饭菜旁热热闹闹的度过。饭后,爹娘就会拿出送给他们的生辰礼物。

  那次,爹娘分别赠给大哥一方青黛方砚台,三弟一支通彩气色玉笛。而送给他的则是一只鸟,花俏的很,实在丑陋。至少在当时,他眼里就是如此认为的。

  他不高兴了。闹脾气的将娘亲递过来的鸟笼一掌打翻,娘亲倒没生气,可爹却很生气,把他好一顿臭骂,因为他向来护娘亲护的紧。

  “铭儿啊,是不是嫌娘送你的礼物不好啊?和娘说说,娘的铭儿是怎么看不上这小鸟的?”

  娘亲浅笑盈盈,一身端正的气质更显得她温柔。他委实不想拒绝回答她。

  “娘亲送给大哥和三弟的礼物都很好看,而铭儿的只是一只丑陋的鸟,铭儿不想要这个礼物。”

  小季天铭眨着不满的眼睛,小嘴委屈的嘟着。

  季夫人了然一笑,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娘亲送你的这个礼物可不是一般的礼物哦!虽然它的羽毛的颜色很绚丽,但它的名字叫黑鹦鹉。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奇怪且和它外貌不搭的名字呢?那是因为它很会说话,很会聊天。娘亲怕铭儿整天不说话,会无聊。”

  虽然,它有时候说的话会让人很生气,但她相信,她家铭儿会和这鹦鹉相处的很好的。

  小季天铭歪着脑袋,很勉强的回道:“那,好吧。”

  果不其然,此后,那天黑就成为了他第一个好朋友,一直陪伴在他左右,直到他们三个“逃命天涯”。

  对了,天黑就是那只鹦鹉的名字。他叫天铭,所以他便给他的鹦鹉取名天黑。

  可,如今,除了现在家里的三个人外,他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那位对他们总是很严肃,却一直对娘亲呵护有加的爹,也没有了那位温柔的娘亲。

  每当想起自己的双亲,心就像被一只利爪死死攥着的一样。

第二十二章,不堪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