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丧闹

  疏馨想着想着,就听那老太婆声音都喊破了音的骂道:“不管怎样,我老太婆今天必须把这个扫把星赶出家门!她要是再在我家里,到最后我家最后一个儿子怕也要被她克死咯!”老太婆一拍大腿,气得直蹦,指着傅夏佳的鼻子大骂。

  这样还不解气,兜兜转转的找到一破扫把头子,直直朝傅夏佳打去,边挥着扫把头边骂:“你个扫把星,灾星!还我的儿子!还我的儿子啊!”

  吓的疏馨一个机灵,来不及反应的连忙把处于呆滞状态的傅夏佳护在身下,那一下的扫把直直的打在疏馨背上,本就穿着单薄的身子直接接触那参差不齐的扫把头子就很疼了,更何况那老太婆还用上了吃奶的力气呢,可见她真是恨傅夏佳恨到骨子里了。

  挨了一下就不爽了,疏馨条件反射般的就连拉带拖的把傅夏佳带到一边,以免那第二下会打到她身上。光顾着傅夏佳了,结果自己又挨了一下。

  “哎呀,她嫂子,你这是干啥?!快把扫把给我。”赵老太看不下去了,伸手去夺她手中的扫把头子,却被她躲开了。

  有几个妇人见状也开口劝说,却再无一人敢上前来夺她手中的扫把的。

  “够了!今天什么日子,还闹,不够人家看笑话的啊?!这一屋子,一院子的人都眼睁睁的看着呢,你不要面子,这让小的以后怎么出去见人?!”

  说到小的,聪聪的奶奶的火焰也熄了些,她家聪聪本就比不得旁人家的孩子,她不能让她再多加一条被被人指着后背骂的事情。粗喘着气,坐在一旁的地下。

  疏馨见她好像没有继续的样子了,也送了口气,但又怕她突然又发起疯来,不敢完全放下戒备之心。

  这种家务事真得神烦,尤其绝大部分的婆婆还尖酸刻薄,无理取闹,无知至极!动不动就家暴,儿媳妇的地位实在太低。

  疏馨实在看不下去了的时候,都恨不得拉着她们的耳朵骂一顿,希望能把她们骂醒。可是,她哪里有这个胆子和本事去撒野呢。

  当季天舒和季天铭两人和聪聪大爹爹从镇上把和葬礼有关的东西都买回来安排妥当后,走进屋里一看疏馨正防备的看着聪聪的奶奶,傅夏佳被她拉着手紧紧地护在身后,焦急愧疚的看着她的后背。

  “怎么了?!”三人异口同声。

  聪聪的奶奶一看自家儿子那副只担心自己媳妇的样子就一阵心痛,她好不容易拉扯大的四个儿子全都向着这么个媳妇,要是个好的还好啊,可偏偏她是个扫把星。

  季天舒两人拉着疏馨左看右看,弄的疏馨一阵尴尬,这么个气氛适合说这些吗?也不看看场合。

  “东西都买好了吧?”疏馨拍下季天舒两人的胳膊朝聪聪的大爹爹问道。

  聪聪的大爹爹在关心过傅夏佳后,回了疏馨句:“都置办好了。”之后走到他娘旁边跪着,道:“娘,起来吧,坐这地下让旁门邻居怎么看咱们?”

  “咱家还有什么能让人家高看的?你看看咱这个家都什么样了?!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了啊!谁有我苦啊?!咋啥样的灾啥样的难都让我摊上了啊!老天爷啊!不公啊!”说着说着就嚎啕大哭起来,哭老伴,哭儿子,哭自己。

  赵老太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劝道:“她嫂子,日子还要往前看,总能过好的。”

  “娘,你别哭了。”傅夏佳拍拍疏馨的手,走上前去跪在她相公的旁边。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聪聪的奶奶将傅夏佳不把推开,一点情面都没留。

  聪聪的大爹爹连忙伸手扶住踉跄的傅夏佳,道:“娘!你有什么气冲我撒就好了。”

  这么一句话对老太太而言就如同火上浇油,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都向外人不向着她,要这样的儿子有什么用?

  “好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是眼前的大事,其他的以后再谈好吗?”疏馨宽慰道。

  屋里乱糟糟,院外倒是挺顺畅。

  聪聪领着季天霂回家收拾一些桌椅之类的东西,等别人来抬。正在他俩朝回赶时,半路遇到了梁张氏,聪聪喊了声太太,梁张氏对她宽慰了几句,还给了一根脆黄瓜。

  季天霂喊了声婶子,梁张氏吭也没吭。

  她只跟他家过不去。季天霂默然。

  一场丧事就在一家吵闹中过去了。傅夏佳被聪聪和她大爹爹强势的留了下来,聪聪的奶奶被气的放了狠话:“这个家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看着办吧。”

  俗话说的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季天铭在家总共过了三天半,就又回码头了。随着天气转凉,树叶也都变黄枯萎,等秋风过境,地上将铺满黄的,红的,灰褐的树叶。这时,冬天的步伐就不远了。

  季天舒要趁现在天气尚好,上山猎点动物,以备冬天不时只需。疏馨也要忙着上手做些冬天的衣物鞋袜。虽然不是很会,但家里唯有她一个女人,要全靠买,开销实在太大,承受不起,况且旁边还有傅夏佳帮衬着,到没有出什么大岔子。

  季天霂则和聪聪玩的不亦说乎,季天霂给聪聪讲故事,唱歌,打拍子,用树叶之类的东西吹出许多悠扬的曲子。聪聪给季天霂描述她眼里的世界,说疏馨的样子,她娘娘的样子,鸟的样子,鱼的样子……

  惹的疏馨对傅夏佳笑道:“还是孩子和孩子在一起玩的比较开心。”

  某日,疏馨正在缝棉衣的袖子,忽然想到她以前的暖手抱枕。如果……

  说做就做。

  “天霂,我去聪聪家一趟,一会儿就回来哈!你自己在家注意安全啊。”

  季天霂点了点头,应道:“好,你去吧,我没事的。”

  疏馨听了,走上前去抱了抱他,道:“有什么事情要做的话,等我回来再做哈。”

  季天霂也抱了抱她,又揉了揉她的头发,宠溺的笑道:“我又不是个小孩子,你不用看我看这么紧吧?”

  “你就是我的宝宝啊!当然要看紧咯,要是被别人抱走了,我找谁哭去啊!”疏馨调笑道

  季天霂听她这样说,推了她一把,“快走快走!一个姑娘家天天胡乱说!”

  闻言,疏馨乐的不可开支,猛的上前偷香一个“木嘛”,一个吻落在他脸上,之后在他脸红到耳尖之前忙忙跑开。

  “我走咯,记得想我啊!”

  季天霂偷乐,心里甜的像装了蜜样,自言自语道“谁要想你啊!小坏蛋!”

  

第三十六章,丧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