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此生有你,十分欢喜

  聪聪的话音刚落,疏馨手中的木盆也随声落地,钱萍和傅夏佳亦是一脸懵圈,不知道这小丫头从哪儿得来的这些话。

  疏馨扯了扯嘴角,终究还是没法将笑容挂在脸上。将木盆捡起来才问道:“聪聪啊,你告诉季奶奶,是谁告诉你你季三爷爷是我……“儿子二字她实在是说不出口啊。到底是谁在造谣?!看她把她揪出来打不死她!

  聪聪一脸认真道:“是大爹爹告诉我的啊。“

  一听是梁平伟说的,疏馨和钱萍都目光如炬的看向傅夏佳。

  疏馨:你家的怎么回事?

  钱萍:平伟怎么能在聪聪面前乱说呢?

  傅夏佳亦是一脸懵逼,平伟?不应该啊!

  疏馨与钱萍同时表情一严肃:怎么?她家聪聪还能说谎不成?

  聪聪歪着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想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等下我去问问他。“傅夏佳看了眼聪聪,又擦了擦手朝堂屋走去。

  来到堂屋,傅夏佳对季天霂笑了一下,随即又收敛起来,再道:“三叔你先坐会儿,我问平伟些事。“

  季天霂点点头。

  将梁平伟拉至一旁,问道:“你刚才和聪聪乱说什么了?“

  梁平伟有些尴尬,干咳一声,道:“也没说什么,婶子不是说三叔是她的心尖宠嘛,聪聪问我什么是心尖宠,我就说她是我的心尖宠,谁知道这小丫头竟然的出这么个结论。“说着还一脸宠溺的摇了摇头,丝毫没有发现傅夏佳从他胳膊上滑落的手。

  “哦,我一会儿和她解释一下就好了。“傅夏佳随口应道。

  “嗯,你去吧。“梁平伟说着又回到了凳子上。

  傅夏佳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便走了。进了灶屋将聪聪搂在怀里,坐在一旁对疏馨两人将梁平伟的话又说一遍,低头问聪聪:“聪聪知道了吗?“

  “嗯!“聪聪重重的点点头。

  洗刷罢,疏馨又与她们说了些话,便挽着季天霂回家去了。

  一路上,季天霂都垂着脑袋,一声不吭,疏馨问了他几次,他都没吭声。

  回到屋子里,疏馨看着他的双眸问道:“天霂,有事你要告诉我,我才能知道啊,因为我不能每次都能够很准确的猜到你的心事的。“

  季天霂拉着的她的手,修长白皙的手指顺着她的胳膊滑到她的肩膀,最后双手捧着她的脸,用拇指摩擦着她的唇道:“馨儿,你是我的。“

  话音刚落,疏馨还在惊讶与他的表白时,娇艳如花的唇瓣已经被他含在温润柔软的嘴里,细细研磨吸允,直到她呼吸不畅,双唇红肿水光潋滟时才放开她。大手一捞,将她紧紧地抱再怀里。

  听着她娇羞的喘息声,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爆裂了,血液也不能控制的加速流动。这种感觉真是太神奇了,他这十几年来从没有过如此令人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感觉。

  “馨儿。“季天霂抚摸着她的头发唤道。

  她脑袋窝在他的怀里低低应道:“嗯。“

  “馨儿。“又唤一声。

  “嗯。“又应一声。

  再唤:“馨儿。“

  再应:“嗯。“

  “怎么了?“疏馨从他怀里抬起头不解的问道。

  季天霂弯了弯嘴角,道:“没事儿,就是想要叫你一声。“说着又唤了一声:“馨儿。“

  “嗯?“

  “我很高兴,真的,我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不,是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我也是。此生有你,十分欢喜。“

  季天霂摇了摇头,一脸宠爱,道:“馨儿,你张嘴莫不是抹了蜜了?怎么那么甜呢?不过,再甜也只能给我尝!“

  天呐!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季天霂!疏馨稍稍离开他的臂弯,无比惊奇的看着他。

  似有所感,季天霂凝眉,不悦道:“怎么?你不愿意?你待如何?!“说着抓着她的肩膀,甚是紧张。

  疏馨被他突然的用力一抓,痛呼出声,“呀!疼疼疼!天霂你干嘛啊。“

  季天霂握了握空空如也的手掌,一脸阴沉,沉声道:“馨儿!“

  疏馨看着眼前人,吓了一跳,这,这还是她认识的季天霂吗?太惊悚了!“天,天霂,你咋了?“

  “刚才,你为什么?“季天霂问。

  疏馨一脸莫名,什么为什么?“哦,你刚才抓疼我了。“疏馨小声解释道。

  “在此之前。“

  疏馨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道:“哦,这样啊~~还不是因为你第一次说这么露骨的话~~“

  季天霂不知所以,但听她那古怪的说话调调,想了半天才明白她那句露骨的话到底出自哪里。双耳立即跟火烧云一般红,干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但又不愿示弱,犟鸭子嘴般反驳道:“话也没有说错,不是吗?“之后又颇有威胁的语气道:“难不成,你不是这般想的?!“

  疏馨见他如此孩子气的模样,也不恼,笑嘻嘻的回道:“你猜呀!“

  “馨儿!你!哼,我不猜,我要你告诉我!“

  疏馨笑眯眯的像抚摸一只小狗的脑袋一样摸摸他的脑袋,道:“好好好,我告诉我家天霂,我呀,同你一般想法。“

  极其有耐心的等疏馨一波三折的把话讲完,季天霂像个孩子般笑了,小脸清秀,眉眼弯弯,像一个不谙世事的误落人间的天使。

  如此颜色迷了疏馨的双眼,痴迷道:“天霂,你真好看。“

  “咳咳!莫非不好看就不要了?“

  “怎会?!……“疏馨还想继续解释,忽听院外传来季天舒的声音。

  “馨儿,天霂!我回来了,看我打到了什么?!“

  屋内两人相视一望,双双来到院子里,待疏馨看到季天霂打到的猎物时,不由低呼出声:“好厉害啊!“

  听到疏馨的称赞,季天舒本就带笑的脸更加盛开如花了,“厉害吧。“

  “嗯!“疏馨头一次没有怼他,反而肯定的点点头。

  站在疏馨身边的季天霂悄悄的捏了一下她胳膊上的软肉,不痛,但足以提醒她:他还在她身边呢!

  “大哥,你猎到了什么啊?“季天霂问道。

第四十章,此生有你,十分欢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