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看望季天铭

  二人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只好赶回来了在店前两人相遇了难兄难弟似的相视一望,顿时两人都明白了,寄予的对方希望落空了。好了,等着再被训斥一顿吧。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同样的信息。

  疏馨和季天舒两人来到季天铭干活的码头时,正赶上他们卸货,烈阳高照,赤裸着上身,一群黑黝黝的汉子汗流浃背的正忙上忙下的卸着货物。

  疏馨还没打量完整个码头呢,就被眼前的一度堵肉墙给挡着了。

  疏馨挪挪位,那墙也挪挪。她再挪挪,他也再挪挪。

  “你干嘛?!“

  “你就那么想看?嗯?“季天舒说着朝那群汉子那里甩了一眼,又痞痞的道:“回家给你看个够好不好?“

  疏馨一把推开他,“谁想看了?我只是正常的看看四周而已。“再说了,要看也是看天霂啊。

  “哦?是吗?好吧,我信你了。“

  明显的是不信的好吧,也不装像一点。

  忽地季天舒靠近她耳边,“回家看好不?“

  疏馨突地脸一红,猛地推开他,“起开!那么多人干嘛!“

  季天舒见她脸红了,嗤笑出声,待见她恼羞成怒,忙打住,干咳两声。

  这时班头过来了,之前见过一次,也算认识,而且只有季天铭的家人来看过他,其他人大都是寡汉一条。于是,码头上的人都是十分羡慕季天铭,不但有人想着还有位侯家小姐念着,真是羡煞旁人啊。不过他不许别人在他面前提起侯家小姐,有次有个赖皮背后说了不少疏馨的坏话和侯家小姐的好话,被季天铭打的叫爹都没用。从此,季天铭的威名在码头算是响起来了。

  “来看看天铭啊,去那边荫凉地地方等一会儿吧,还要过一会才能干完呢。“班头指着那边岸边的一出垂柳下说道,“在这也不是太方便。“

  “嗯,行。“季天舒冲他点点头,和疏馨到垂柳下等着季天铭。

  码头这边,那个被季天铭修理过的泼皮赖狗悄悄地到季天铭地耳边说道:“铭哥,铭哥,嫂子和大哥来看你来了,还带着不少东西呢。“

  “嗯。“一个鼻音算是回应了他,扛起包裹就走。

  “哥,哥,那马上能分我点吃的不,小弟嘴里实在没味,这几天都寡淡出鸟了。“赖狗追上他,恬着脸向季天铭讨要。

  “嗯。“又是一个鼻音。

  “谢谢哥!哥,有用的到兄弟地时候你说声,我绝对不含糊!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哥!你……“赖狗拍着自己排骨状地胸膛,颇有豪气地说着。

  季天铭打断他,淡淡道:“我只有一个弟弟。“

  “……“赖狗哑然,刚想再说句:没事儿,我拿你当亲哥,你拿我当表弟就行了的时候,班头就来了。

  “赖狗又偷懒呢!好好干!不然今晚没你的肉吃!“

  一听没得肉吃,赖狗立即点头哈腰,堆起笑,道:“周哥说的对,我一定好好干!“

  周班头哼笑一声,不再搭理这个无赖。

  季天铭旁边干活的大柱知道,其实在疏馨和季天舒刚到这里的时候季天铭就看见了,平时只知道闷头干活的人,突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就像一个思春的小伙子看见了自己心慕的姑娘一样,那神情跑不了了,肯定就是他家来人了。至于他为何还这么淡定的样子,肯定是这小子害羞啊。

  面上淡定的人心里早就不淡定了,想和班头说声去那稍远处的两人那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善解人意的班头况且一向看好他,摆摆手就让他过去了。

  干活时大柱一路跟在季天铭的身后,将他的每丝表情都看在眼里。季天铭也不理他,任他看看。倒是另一边的赖狗看不下去了,用胳膊肘顶大柱,贼笑道:“嗨,我说傻柱,你是不是爱慕我哥啊?“

  什么鬼东西?!这话说的那么惊悚!“你哥是谁?“大柱惊恐的问道。

  哎吆喂,赖狗带着暧昧的笑看着大柱,这是在装疯卖傻呢。“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

  大柱被他这邪性的眼光吓得不行,“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离俺远点,俺不想和你玩!”俺娘大小就告诉俺不能和这样的赖孩子在一起玩,小的时候不能和赖小孩玩,大了也不能和赖人玩。赖狗就是那小时候的赖小孩,大了的赖人,到老了还会是个赖老头。娘说了,三岁看大,七岁知老,就赖狗这样的人,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能沾边。

  “呸!”赖狗朝大柱脚边吐了口痰,极不屑道:“我跟你说大柱,你不想和我玩,我还不想和你玩呢!告诉你啊,以后离我铭哥远点,你那点恶秽心思最好给我收管一下,不然我赖狗让你好看!”说着还颇具威胁性的扬了扬自己那皮包骨,青筋突的拳头。

  撂下背上的麻袋,“你说啥?”大柱一个阔步走到赖狗面前。

  大块头的大柱一朝赖狗面前一站,本就孱弱的他显得更加弱小。被笼罩在大柱阴影下的赖狗慢慢的抬起头来,瞳孔放大,颤抖着嘴唇,像一只被老虎盯上病羊,颤颤抖抖的说道:“我,我说,你离我铭哥远点!“说着还挑衅的推了一下大柱,结果没推动也就罢了,自己还退了几步,差点坐在地上。这就丢份儿了,又一次要硬气的推大柱一把。

  这次大柱可不会任他继续挑衅了,一把把他胸前的衣服抓起来,像拎着一只小鸡仔一样。赖狗只能费劲的踮着脚尖来维持自己的身体,以免被这家伙一个不小心的给勒死了。

  “那是我兄弟!你才离他远点,你这泼皮!“猛的把他丢开,指着坐在地上的赖狗厉声道。

  没找回份儿的赖狗又一次丢了面子,他是叫赖狗,可他不要面子的吗?为了找回场子,他以手撑地颤颤巍巍的想要站起来,这时他周哥刚方便回来,一看他俩这架势,就知道他俩又干架了。

  “赖狗干嘛呢?!”周班头双手胡乱的在大腿上的布料上面蹭了蹭,赶紧走到他俩旁边。

  “班头怎么光讲我呢?你没看见明明是他把我推倒的吗?“赖狗不满的说道,也不叫周哥了。

  周班头嘲弄的对他冷笑,“大柱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你还犟嘴!你要是不想干了,就给我滚蛋!“

  赖狗气结,嘴唇张张合合,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有什么错?为兄弟出头什么错都没有!“周老扁你不讲理!“

  “看的出来,赖狗这次气的不轻啊,连班头的混号都敢明着叫出来。“

  “是啊,是啊,咱们私下里叫都要看看他可在旁边呢。“

  “我看这下赖狗要倒大霉咯。“

  “那也是他自找的,活该!还想靠那姓季的呢,看见没,人家怎么可能肯为他出头。“

  旁边本应该在干活的人也不干活了,围站一圈的等着看笑话。

  “看什么看?活干完了吗?都去干活去!“周崖眯眼扫了众人一眼,有几个胆小的都听话的去继续干活去了,可那竖起来的耳朵却都仔细的听着这边的动静。而绝大部分的人呢,还装聋作哑的在那旁观着,只是都噤若寒蝉,不再说话了罢了。

  周崖知道他们这些人背后叫他老扁,但他都装作不知道,谁还没给头头儿起过一两个诨号呢,只要不明面上交出来让他丢了面儿,他都能不计较。但现在他居然敢大庭广众的就叫出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是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呐!

  “我就不讲理了,你能怎了我?!“周崖反问道。

  “你,你!……“

  垂柳下的三人还正说着话呢,疏馨忽地看见码头上的人围作一圈,问道:“你看那边的人都在干嘛呢?是不是他们在商量什么新的活啊,要不你先回去看看去,一会放工了再过来一起吃饭。“

  走近了人群才知道时怎么回事,季天铭大腿一迈,快步走到人群,推开围在周围的人走进人圈里,对围观的人说道:“好了,都散了,该干活都干活去。“

  众人都做鸟兽散状,不敢继续停留下来看戏了,毕竟这小子实在太吓人了,揍起人来绝对给你每个部位揍齐全了,每皮肉都是“舒服“。

  “怎么回事?“季天铭问周崖,周崖颇有深意的看他一眼,又转过头去不理会他。

  看向赖狗,赖狗也垂着头不吭声。

  大柱见他看向他,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原委都讲的清清楚楚。

第四十六章,看望季天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