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鬼乐

  走在熙熙攘攘的古朴街道上,看着人潮拥挤,疏馨有那么一刻的恍惚,似乎自己并不是在这样一个史无查证的架空朝代,而是在她那个时代的一个仿古街道上,似深夜梦回前世,又似白日青天的幻想。

  见疏馨有些不对劲,季天舒紧张的问道:“馨儿你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要不我们去前边的医馆去看看去?“

  疏馨回过神来,摆摆手,道:“没事儿,我只是有些乏了,一会儿回去后休息一下就好了。“

  季天舒暗自的心疼,看到她疲倦的小脸,连往日神采飞扬的杏眸都暗淡无光。他知道为这个家她付出不少,有时候想想,人生百年,不也就那回事儿嘛,有什么可遇不可求的不求不就好了,可有些执念啊,早已深入骨血了。

  为了能够早些回去,两人便只买了一些个生活用品,至于零嘴什么的就不打算买了。避开主街道,两人选择一条人较少的路回到停放牛车处。在走在路上的时候,忽见一辆装饰精细,用材考究的马车,看那样子就算是侯府也是坐不来的,不是普通商户就能做的了的。

  疏馨心下也明白,地方虽小,但牛马鬼神皆有。当下也不去细看,与季天舒继续赶路。而那马车内的姑娘似有所感,撩起被风吹舞着的帘子,露出一张淡然而雅致的脸庞,几根白皙如葱段的温软手指。

  周娣朝疏馨两人的方向看了看,只见是一对穿着普通的平民男女,便打算放下帘子。就在这时,疏馨扭头和季天舒说了句什么,话不长却足够周娣将疏馨的半张秀巧的脸看个清楚。若是过路的人应该会感慨:这般容貌肌肤不该穿着此身衣物,可惜了。而周娣却惊于她的那双杏眸,太像了。忽又想到世间到底有多大都不知道,有一两个相似的眼眸似乎也是平常。

  如此看来,这应该是个心中自由丘壑的姑娘。

  自疏馨与季天舒走后,季天霂的心里就一直不舒服。心中块垒无法排解,唯有音律可以消遣一二。

  除了梁平伟送来饭时他停了一段时间,其余时间他都在不停的吹着他的竹笛。清亮悠扬的笛音中总带着一丝惆怅,婉转飘渺之间似又夹杂着一分惘然若失。忽而犹如清风过耳,忽而又如惊雷在旁。他自小就对音律颇有天赋,过耳之声不忘。他也习得各种乐器,只是如今只有一只质地粗糙得竹笛在手。

  午饭过后,季天霂打算休息一下就当是打发时间了,这时忽然有人敲响了竹门,季天霂心下骇然,会是谁呢?若是梁奶奶肯定直接破门而入了。若是村里人,看到门上落了锁肯定会先唤一声的。如今这最有礼节的拜访方式却是最不能往深处想的。

  季天霂也不出屋,沉着道:“谁啊?“

  “啪啪“徒然的敲门声在他屋外响起,季天霂心中大骇,来者不善!

  忽听一低沉苍劲的老丈声响起,“你愿意拜我为师不?“

  季天霂心下一松,又感到莫名奇妙,这,莫不是个疯子吧?哪有这样收徒弟的?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回答道:“不了,老先生请回吧。“

  “我愿意收你当弟子。“

  这话怎么那么欠揍呢?嗯?

  “谢老先生抬爱,不了。“季天霂再次拒绝。

  门外老丈沉思片刻,道:“那你给我点吃的吧,我在你家院外睡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实在是饿的不行了。“

  听到这话,季天霂似有所感:原来就是想要讨点吃的。难道现在的讨饭的就这么有心计了吗?

  “老丈请稍等一下。“他屋子里还有一些馨儿给他留的点心,可以都送给他的。马上馨儿回来了应该也会带点心吃食给他的。

  季天霂放心的打开房门,道:“老丈,给,吃吧。“

  鬼乐看了看眼前双目失明的年轻人,十分精准的就将手中的东西递到他的眼前,看来真的是块好料子。这个徒弟收定了,不然哪里还再去找这么个既有天赋又有礼节的徒弟呢。再说,他还能活多久呢,总要有个传承的人吧。

  “当真不愿做我的徒弟吗?“鬼乐再次问道,这次问的极其认真诚恳。

  季天霂十分疑惑,这怎么还有赶着上门的师傅呢?难道现在的师傅都已经烂大街了吗?摇摇头。还是不要给家里添麻烦了,谁知道这个老丈的底细是什么样的?

  鬼乐见他还是不愿松口,便拿出自己的底牌,“老夫名叫邬乐安,世称鬼乐。“

  季天霂惊诧不已,少时如何都拜不到的师傅如今都找上门来了?连忙行礼恭敬道:“拜见老先生,老先生愿收我为弟子,实是莫大的荣幸!“

  鬼乐心下十分得意,这才是正确的见面方式嘛,他就说嘛,怎么可能还有人不愿意当他的弟子的呢。“行了,给我倒杯茶就算是行了拜师礼了。“

  “多谢师傅体谅。“季天霂将他请到屋内,为他敬了杯茶就算是师徒了。

  在鬼乐大口吃点心的空档,季天霂问道:“师傅,今后我将如何和你学习呢?“

  鬼乐口中的点心不停,含糊不清的说道:“能怎么学?面对面的教,面对面的学。“

  “那我要去上哪里找师傅呢?“

  “在家呗。“这徒弟怎么看着像个机灵的,实则怎么那么笨呢,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怎么滴,还想把师傅朝外轰啊!这不是欺师灭祖嘛。

  季天霂喊冤,这他什么都不知道,你老人家还什么都不说的,他怎么就欺师灭祖了呢?

  “师傅是要在这长住吗?“季天霂缓声问道,仿佛怕惊吓了他一样。

  可是他是谁,怎么可能会被谁给吓了呢。一副你说对了,但没有奖励的表情说道:“你说的没错。“

  “好。“季天霂点点头,这样他就能学到很多东西了,忽又想到什么,问道:“那师傅你能教我音杀吗?“这才是最重要的,希望有天他能不是累赘,而是可以披盔上马的英雄,既可以不让亲人担心又能够保护他们。

  正在专心吃着东西的鬼乐,听到他这般询问,心里本就疑惑的种子又变得更大了。再这小山村里知道他的名号的人已经实属罕见甚至可以说没有,但既然他能吹出如此韵律就表明他还是有些底蕴的,所以这名号之事可以暂且不提,但知道他会音杀的人却没有几个。要知道知道他会音杀的人大多都死了,而活着的则是称其为“无常无索“看来他收的这个徒弟有点意思啊。

  “不急,慢慢来,该教的我都会教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是,徒弟记住了。“季天霂点点头。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吃饱喝足的鬼乐用帕子细细的擦擦手和嘴角,又理理他那油光发亮的头发,问道。

  季天霂恭顺的回道:“师傅叫我天霂就好了。“

  “天霂?有点像他那个忘年友家的小子的名字。“鬼乐咕哝一句。不过是不可能的。心下又补充一句。

  他咕哝的那句季天霂没听清,只知道他说了什么。毕竟实力摆在那里,也到没什么。

  鬼乐看看四周,还不错这间屋子,“今晚我就住这了。“

  季天霂本就是这样打算的,让师傅住他这儿,他去二哥房里就行了。当下也不迟疑,点点头,“好那师傅你先休息一下,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唤我。……“

  鬼乐摆摆手,直接和衣躺在季天霂的床上。心下感慨:还是床舒服啊。

  季天霂本来还想给他打点水洗漱一下呢,看他这态度也是不用了。看看自己的床和被褥,叹了口气就出去了。

  来到季天铭的屋子,清扫了一下薄尘,他也睡了会午觉。

  到感觉快要到馨儿和大哥回来的时候时,他忙把水碗里倒上水,待到他俩回来时就能喝了。在他手指敲击了两三首曲子的时候,疏馨和季天舒终于回来了。

  “天霂!“每次馨儿回来都会这样带着欢悦跳脱的声调唤他,而他也是十分欢喜的。只是今天有些不对劲了,馨儿虽然想像往常那般唤他,但语气之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疲惫感还是被他敏锐的捕捉到了。

  “馨儿,大哥你们回来了。“又道:“馨儿怎么了?“

  “疏馨笑了笑,道:“没事儿,你俩先聊,我去清洗一下。“

  季天霂乖巧的点点头。

  “天霂在家没什么事吧?“季天舒放下背上的东西,日常一问。

  季天霂摇摇头,又雀跃又神秘的和他大哥道:“大哥你知道现在谁在我们家里吗?“

  谁现在在家里?季天舒疑惑不解。“有外人来了?“这小子怎么回事,都告诉他了不能让外人进来,尤其还是在他们都不在家的时候!

  “嗯,但现在不是外人了。他现在是我师傅。“季天霂一脸欢喜,高兴的像得了好多块糖的孩子。

  “师傅?“季天舒更困惑了。“把话说清楚,事情的原委都交代清楚了。“别是被骗了还不知道吧。

  季天霂带着兴奋的语气将事情从头到尾都说清楚,等了片刻也不见他大哥回他话,忽地头上挨了一下,“哎吆,大哥你打我干嘛。“委屈道。

  “打的就是你,我以前都是怎么和你说的?嗯,你都忘了吗?先不管那人是谁,他现在院外敲门,之后又在你没允许的情况下进院敲你房门,你居然还给他开了,你知道这有多危险不?“季天舒恨铁不成钢啊。

  “他说他饿了嘛,还是一个老人家。“

  “什么都不行!理由怎么说都行!“

  “好,绝没有下次。可他真的是鬼乐啊。“

  “你怎么知道的?“季天舒不解。

  季天霂得意的说道:“他说出了鬼乐的一个名字,而那个名字只有爹爹知道,有次爹爹告诉了我。“

  季天舒点点头,能却定是安全的就好。摸了摸他的头,道:“如此难得机会,你要好好学啊。“

  “什么好好学?“恰巧疏馨听道这句,问道。

第四十八章,鬼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