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完败

  饭罢,季天舒将锅碗瓢盆洗刷好后才洗漱一下去睡觉,而有些人则直接将洗漱这一步省略了,比如鬼乐大爷。

  疏馨说这样不好,您老还是去洗漱一下。他回答累乏。

  疏馨说洗漱有洗漱一下更健康。他回答困倦。

  疏馨说那您去睡去吧。他回答本该如此。

  像如此难伺候的老头谁爱此后谁伺候!疏馨罢工。但,那是季天霂的师傅,他还想学人家的绝学,真是世纪一大难题。

  第二天本是天气晴朗的日子但有些人就是不想让你心情晴朗。比如鬼乐。对,还是他。比如梁老太。对,就是她。

  刚睡醒,疏馨努力睁大一双朦胧睡眼,鬼乐就凑上前去,不满道:“我要洗头!“

  疏馨摆摆手,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从他身走过,打了个哈欠:“大爷,你今年才六十出头,又不是七老八十走不动了,有些事情还是可以自己做的。“

  “喂,听说过人生七十古来稀吗?“移到疏馨眼前继续给她添堵。

  “不好意思啊,我孤陋寡闻,学识浅薄,才学疏浅,赐墙及肩。”

  “你!”这明明就是在挑衅!

  季天霂连忙出来圆场,道:“师傅,今天教什么?”

  “不爽!不教!补觉!”有能力就是任性。

  呵,敢欺负我家天霂小可爱?老头你没事儿吧?所以要搞事情啊。“那今天,明天,后天!都没你的饭!”不把你撵走就是好的了。

  “我是他师傅!”指着季天霂对疏馨不满道。

  疏馨点点头,表示了解,“要不然就是赶你走了。您说,今天教什么?”

  鬼乐怒,他本以为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人生肆意快活了,怎么摊上这么一个徒弟媳妇?

  “我本来就是要教的,这不用你说!是我是师傅还是你是师傅?怎么教是你说的算还是我说的算?”懂不懂规矩?

  疏馨一挑眉,教就好,不能白养活一个人吧。

  然而,事实上却是他饭后就去睡觉去了。没错,疏馨没有看错,他就是有去睡觉去了,由那绵长的呼吸声可以看出一二。也是一个奇怪的老头,怎么吃过就睡,居然身体看起来还很硬朗。

  “师傅是去练功去了。“季天霂为他解释道。

  怎可能?那么绵长的呼吸声难道是假的不成?

  “师傅是个奇人。“季天霂又为她解释道。

  看出来了,是个奇人,还是个气人的奇人。

  “那你在家和他好好学吧,我去聪聪家看看去。“疏馨收拾一下就去聪聪家继续构想她的商业大计了。唉,她本该是搞学术的一类人,生活硬生生的将她逼成了一商业女强人,时势造人啊。

  鬼乐在屋子里睡觉,不,是练功。季天舒在院子里打磨他的打猎工具。季天霂则在看一本书。是的,他师傅明知道他双目失明还是给了他一本书,让他先自学一下看看。还好疏馨不在,不然肯定要上火了,这不是在人家心窝上戳刀子吗?简直太过分了。

  看是看不见的,摸也是摸不出来的。季天霂就这样捧着一本书也不知道在干嘛。

  “你看的见吗?“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的鬼老头来了,站在季天霂的房门前问他。

  季天霂连忙站起身来,不知所措的又愧疚的回答道:“看,看不见。“说着垂下了头。

  鬼老头无奈,嘟囔一句:“那机灵丫头能看上你也是眼神不太好。“他自认为说的很小声,可还是被季天霂听见了。

  “我很好的。“猛地抬起头来,季天霂反驳道。“师傅,你不懂。谁看上谁都是有一定道理的。“

  鬼大爷怒!老头子我一大把年纪了,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都多,昨儿老大明里暗里表示我不懂,今儿这小子明目张胆的说我不懂,就你们懂,就你们懂,行了吧!以后有你们哭的时候就知道是你们懂还是我懂了!

  “我什么都不懂,我也不教了,你聪明你自学吧。“鬼老头一甩袖子就走了。

  院子里的季天舒将他俩的对话听听的一清二楚,悠悠的道了句:“不教就没有饭吃。“

  鬼老头握了握皱巴巴的手,士可杀不可辱!他走,走还不行吗?!

  转头就回了季天霂的屋子。大丈夫能屈能伸!

  不得不说,季天霂的天赋确实极高,嗯,比他略低一点,一丁点。鬼老头表示。不过有时候也是够笨的。

  “你拿到书后怎么不让那丫头读给你听?我看那丫头像是个识字的。“季天霂在一旁练习,他就在一旁叨叨,问的问题季天霂还必须回答,不回答还要被敲脑袋。

  “师傅给的书未经师傅允许不能给外人看。“季天霂诚恳的回答道。

  鬼老头摇摇头,满不在乎的说道:“没事儿,不给你大哥看就行了。给那丫头看看是没问题的。反正她也看不懂。“鬼老头甚是肯定的说道。

  “嗯。等她回来我就让她教我。“

  朝季天霂头上敲了一下,道:“不,你说错了。是读给你听。她又不懂,教什么教,教是我的事,她只负责读就好了。“

  “哦。“

  当三人都忙了起来,(就把鬼老头也算上吧,不然怪可怜的。)农家小院里一片祥和安静,与世无争自由简单不过如此。但总有人想要来打破这份宁静。这不安静了许久的梁老太又找上门来了,不过,这次可是遇到对手了。季天舒他们碍于辈分情分不好过于纠缠,可鬼老头岂会怕她,再来十个这样战斗力的老太婆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听说你昨天卖了头很大的野猪。“这次来倒没有大喊大叫,但那语气依旧不太友好啊。

  季天舒站起身来,对她道:“没错。“

  “有错!“梁老太一瞪眼,粗声道:“咋没朝那边送点?我们那老的老小的小的可能糊上吃的?你们是长大了,翅膀硬了,就不管我们了吗?“

  季天舒心里憋着一口闷气,这都什么人?怎么一点道理都不讲?“您老是有多健忘?要不要我帮您回想一下那些陈年旧事?“

  “事归事,情归情,事过去了,情过不去!那东西就还是要给的!“所以说啊,这人要脸树要皮,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季天霂在屋里听不下去了想要出去,被鬼老头给拦了下来,就他徒弟这点战斗力还不够送去给那老太婆碾压的。

  “这事过去了情也就过去了,东西事不可能给的。“鬼老头一语打断。

  梁老太瞪着她那秃鹰似的钩子眼,黝红泛黑的起皮厚唇一撇,不屑一顾不可一世的说道:“这哪里来的老不死的,还敢插嘴我家的事情,你出去打听打听,这一片儿谁……“

  “哎!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家可没有你这么丑还老的人。什么你家的事情?你站在我家的地盘上怎么能说出“我家“这么不要脸的话呢?这都活了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呢?!敢问这位半截身子已经在土里埋着的老太婆是怎么做到这么不要脸的?“鬼老头捻了捻他嘴上仅有的一屡黑胡子,一派风轻云淡的说道,丝毫不觉得他得话对于梁老太有多大得杀伤力。

  梁老太气得要吐血,这老头嘴太损了。忙转移对象,质问季天舒:“你说吧,今儿到底给不给?!“

  季天舒还没说话,鬼老头又淡淡道:“果然上了年纪得人不但耳朵不好使,脑子也是坏的。明明刚刚已经说过的话非要再啰嗦一遍。噢,上了年纪的人啊,嘴还是好使的,啰嗦!“

  “我没有和你说话!“梁老太气急败坏,哆嗦着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他。

  鬼乐挑眉朝她看了一眼,继续捻自己的小胡子。“他是我家孩子。“

  此一句足以暖了季天舒和季天霂两人余生,就算以后鬼老头再如何折腾,他们也愿意忍让三分,因为他们是孩子。

  “明明是我家的!“

  “放你娘的狗屁!“鬼老头爆粗。

  季天舒心里笑,但忍了下来,扯了扯他的袖子,道:“这么大年纪了骂娘不好。“

  那么大年纪了,被骂娘也不好啊!梁老太整个人都要气疯了,这刚到这不大一会就被气个半死,还没拿到东西,怒火可想而知。

  鬼老头见她一副被气的说不出话的样子,摆摆手极其好心的劝慰道:“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改天再来就是咯。“

  梁老太一跺脚,率门而出,也不放狠话了。倒是鬼老头又皮了一下“欢迎下次再来啊!“气得梁老太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而那门也惨遭毒手,一分为二。

  季天舒看看门不说话,要上山砍竹子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再说那门也脏了。“鬼老头宽慰道。

  季天舒点点头,“谢谢您。“

  “不必。“

  “祝贺您完败一人。“

  鬼老头摇摇头,不赞同道:“不!是我完胜一人。“

  季天舒茫然,有差吗?好像没区别啊。

  季天霂出来了,给他大哥解释道:“师傅喜欢好听的话。“

  这,也是没谁了。

第五十章,完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