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雪儿

  看到又能如何?徒增伤悲罢了。由于季天铭回来了,房间又要重新分配。

  “我睡天铭屋里就行了。”季天舒淡淡说道。

  季天霂道:“大哥,我和二哥睡吧。”

  “我和大哥睡。”季天铭表态,“三弟听话!”

  “二哥我和你睡……”

  “一张床挣什么,天霂快去休息吧。”季天舒又道。

  ……

  疏馨在一旁听的只抽嘴角,不好意思她想歪了。

  “罗里吧嗦的,你们想怎么睡就怎么睡,想和谁睡就和谁睡,我困了先撤了。你们慢聊。”疏馨打了个哈欠道。

  至于最后是怎么个分法,她就不得而知了。

  第二天天一亮疏馨就和季天铭高高兴兴的朝镇上赶去,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就能够过上梦想中的生活,疏馨就乐不拢嘴,一路上小调不断。

  “哎,你说那侯府小姐咋样?”走在前面的疏馨扭头问季天铭道。

  “不知道。”

  不会吧?“你和她不熟吗?”

  “你。”觉得我和她很熟?季天铭抿紧了嘴,不在往下说。没意义。

  “?”疏馨疑惑,怎么说了一个字就不说了。

  季天铭转移话题,“快走吧。”

  “哦,好。”

  话题是转移了不假,可疏馨也不再说话了,季天铭郁闷。

  累个半死终于来到了镇上,疏馨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她要买辆车!不然这以后动不动就要去镇上的节奏要是还靠她这细胳膊细腿不歹给她累死啊。

  将疏馨送到店门口,季天铭道:“馨儿你进去吧,我先回码头了。”

  “你就请一天假吗?”疏馨问。

  季天铭点点头,道:“没事儿,你估计一下什么时候要走我再来接你将你送回去。”

  这要多麻烦啊,估计码头也忙,假不好请。“你不用来接我了,我刚才看到张权叔的车在那边等着呢,等回去时我坐他的就行了。”

  “可是……”季天铭还是不太放心让她一个人回去。虽然这个世道相对太平,但谁都不知道哪个黑暗角落里藏匿着什么样的坏人,她一个小姑娘实在太危险了。

  “不用担心,一车人呢,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疏馨宽慰道。

  季天铭担心又无奈,终于点点头。“你进去吧。”

  疏馨道:“好,那你干活也别太累着了,家里现在也没那么穷了。”唉,都还是半大小伙子,只能让她这个老阿姨多多操心了。

  季天铭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盛新号里后才转过头去朝码头走去。

  楼上窗户处依窗而望的侯安雪将下面的一切看的真真切切,季天铭眼神中的柔光刺伤了她的双眼。待季天铭的身影消失在渐渐嘈杂拥挤的人流中后,她才感到意兴阑珊,本应流光溢彩的眸子黯淡下来,又叹了口气,提提精神朝楼下走去。

  疏馨左脚才迈进门来,就听那兴奋的清脆声音传来,“哎呀,夫人您可算是来了,上次是我们不对,先给您陪个不是,您大人有雅量,可千万不要怪罪啊。”

  声音未完人儿已经热情的跑到疏馨面前了,惊的疏馨愣在那里,暗自琢磨:我这右脚要不要迈进来了呢?我现在后悔还来的急不?不过看这丫头疯癫的样子似乎也走不掉啊。

  “阿兰,你吓到人家了!”随着侯安雪下楼的若晴叫喊道。“夫人请进来吧。”

  阿兰让疏馨进来,再看到疏馨挂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时,天真道:“哪有,夫人很开心啊,是吧夫人?”

  疏馨只好又笑着对她点点头。

  侯安雪朝她明媚的笑了笑,声音娇弱又不失飒爽的说道:“你来啦,到后院坐吧。”素手轻摆,衣袖轻挥,“请。“

  疏馨微微一笑,入,随俗,“请。“

  院中有一棵极大的马褂木,疏馨粗粗估计一下应该这棵马褂木的胸径应该有一米左右,由此也可以看出侯家的财大气粗啊,不亏是首富,虽然只是这小小镇上的首富,但要知道这镇上还有许多人家的生活只是将将温饱而已。

  在粗壮的马褂木下有一木桌,木桌的材料疏馨不清楚,但你木材的硬度却是很高的,估计取得是某种木材的中心部位。木桌一侧种些花草,疏馨认出得也就两三种,其他得也就不大知道了。但那株西湖柳月疏馨却是一眼就看见了,真是奢靡啊,这小小得一镇首富看样子不可小觑啊。不,应该是这侯家小姐也不容小觑。

  两人在木桌旁坐下,若晴为两人个倒一杯茶,侯安雪道:“上次实属抱歉,是丫鬟没规矩,重装到夫人了。“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老是记那么清楚这合作还要怎么继续呢。“疏馨喝了口茶,赞道:“好茶!“其实这茶到底好在哪里,她也不知道,只是要转移话题罢了。

  侯安雪会心一笑,“平时就喜欢品些茶水。夫人要是喜欢的话,等回去的时候就带些回去吧。“

  “那我就先谢谢小姐了。“疏馨道,“小姐不必喊我夫人夫人的了,直接称呼名字吧,我叫疏馨。“

  侯安雪道:“疏馨。重新认识一下,我叫侯安雪,你可以喊我雪儿。“

  “那雪儿我们先谈谈具体的事宜吧。“

  “疏馨你说。“侯安雪道,又吩咐一旁的若晴道:“在一旁记着。“

  疏馨将她的想法一说,侯安雪眼睛就亮了起来,由衷赞道:“疏馨你是怎么想到这些的呢?真是太厉害了。“

  “随便瞎想罢了,你看可有市场?额,就是可能卖的很好?“疏馨殷切的问道。

  侯安雪重重的点点头,畅想道:“肯定能卖的很好。到时候我可以让绣娘在那暖手抱枕上绣不同的图案,在用料的时候也可以从麻布到丝绸做不同的级别卖给不同层次的人,这样就扩大了受惠人群。“

  听完她的话,疏馨只有一种想法,遇到同道中人了,感觉这个侯家小姐人还是不错的。

  疏馨又给补充几点,听的侯安雪直想说:你加入我的店吧,有这样一个军师在,她的盛新号很有可能走出四平镇走向京都!可这刚见一面就说不大可靠,等再看看再说吧。

  “若晴将契约拿来,疏馨你看看可有不妥之处?“

  疏馨仔细斟酌着利益关系,发现自己好像赚了很大的一头。“雪儿这,对你不太公平啊。“

  侯安雪了然于胸的一笑,“点子都是你想的,你要大头,很公平的。你就不要推脱了,以后说不定还要有别的什么要合,合作呢。“

  事情谈完,若晴又上了点吃食。舒适的风中赏着怡人的景色,疏馨和侯安雪边吃着点心一边说说笑笑闲聊着。

  忽地外边店里传来一阵争吵声,疏馨和侯安雪对视一眼,两人起身朝外面走去。

  店里来了个人高马大的夫人,声音粗犷,指着阿兰就骂:“你家这是什么黑店,我婆婆前天在你这买的裤子,今天死了,你说咋办吧。“

  “你有病吧,我家是卖衣服的,又不是卖药的,人死了挨我家什么事了。“阿兰愤怒,想讹人也不选个好地!

  这话一出,周围有看热闹的一医馆的小学徒不乐意了,“哎,你这人怎么回事,怎么说话呢!我们医馆药铺怎么了,怎么就不是卖药的了!“

  “就是就是。“旁边看热闹的也不嫌事大,起哄说道。

  “我……“阿兰有嘴难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时疏馨和侯安雪来到了,侯安雪道:“首先,我家的裤子没有问题。再说,这镇上又不知我这一家成衣铺子,你怎么就断定你婆婆就是从我这买的呢?就算你婆婆从我这买了裤子,那能让人死的缘由多了去了,有天定的,还有,“说到这,侯安雪眯眼朝她看去,缓缓道:“还有人为的。“

  那妇人被侯安雪的眼神看的心中一紧,特吓人了!大嘴张张合合,道:“人为!可不就是人为的!就是你们盛新号害的,谁知道你卖给我婆婆的裤子里参杂了什么毒物!你们这黑心的商贩!“

  疏馨听道这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

无窝的猫说
谢俣儿!

第五十四章,雪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