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拜访

  要是鬼老头在,以他的战斗力绝对分分钟秒杀他!“好了,我和您老解释一下,我叫疏馨,是来找你家小姐的,你去问问就知道了。”

  “你说你叫啥玩意儿?”看门老伯以手扶耳贴在门上问道。

  ……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我说我叫疏馨。你可以回去问问你家小姐。”

  吱的一声,门就开了,露出一个堆起一脸讨好笑容的脸,笑的眼睛都眯完了。”疏夫人啊,我说我这平时老眼昏花的眼怎么今天突地就亮了起来,原来是有贵人造访啊,快请进快请进!”

  刚刚还佝偻着的要霎时就直了不少,人显得特精神。疏馨不由内心暗自啧啧两声,这里的人呐,都是成了精的。

  疏馨微微一笑,似乎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老一少也没有斗过嘴,气氛顿时好的犹如忘年好友再相见!

  “老伯好,麻烦您带我去见一下侯小姐吧。”疏馨微微欠身,像对待一位平常老人一样。

  那看门老伯也极其具有侯府看门人应有的风范,右手一伸,恭敬道:“疏夫人请。”

  “谢老伯!”应对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心,纵使她有七窍玲珑心也心累哦。

  一路上侯老伯将疏馨的神情看在眼里,暗自评价:可以啊,走在这侯府后花园平常农妇哪有这般气定神闲?

  这侯府后花园嘛,按照疏馨的眼光来看还是有瑕疵的。借景之处尚可取,障景之处稍有不足。不过这花园也着实够大的,在疏馨怀疑这老头是不是在耍她的时候,终于停在了一出远门外,圆形拱门上洋洋洒洒的写着清和院三个大字。

  ”清和院?你家小姐是四月出生的?“熟悉问道。

  侯老伯疑惑,她怎么知道的,但也照实回答,”是啊。“

  “那叫安雪也是可以的。“

  ”怎么说?“突然一女声传来,应该是侯安雪来了。

  疏馨解释,”梨花开了嘛,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嘛。“

  侯安雪赞叹道:”疏馨不但想法异于常人,诗句造的也颇好。“

  好肯定是好的,但不是她造的。疏馨回以一笑,不解释便是最好的解释。但在侯安雪看来就是谦虚,故作高深了。

  跟在侯安雪身后,来到她介绍说的梨花树下,品茶聊天。但茶都喝了两壶了,事情还没说到点子上。

  疏馨是想问问那件事情的,但又有些顾虑。若是真的,那对她的生意肯定是有些影响的,问不问呢。

  “疏馨你想问就问吧。”似有读心术一般,侯安雪喝一口茶道。

  疏馨揉揉鼻尖,有些尴尬。“那日的事情怎么样了?可解决了?”

  “嗯。”侯安雪点点头,“是店里一女工做的,她们私下有些过节。”具体的事情却不愿意再多说。转而安慰疏馨,“没事儿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对我们的合作没有什么影响的,只要推迟几天等这个风波过去就一切归于平常了。”

  疏馨内心翻起阵阵风浪,面上还要按压下想要泄露的表情,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勉强露出一丝算是微笑的笑,道:“那就推迟几天吧,也,也不急于一时,是不是?”

  “嗯,”侯安雪温和一笑,“对了,疏馨你说的那个标记可有想好要怎么弄?”

  “没有呢,要不你找你们绣楼里的人设计一个,我对这些不太了解,不知道别人家的都是什么样的。”

  “那行,我就找人做一个就行了。那些特色样式……”

  疏馨将最近几天的成果递给她,道“我同村的有个媳妇,女红很好,我想带带她……“

  “可以啊,我第一眼见你的时候就知道疏馨你特别善良!”侯安雪笑意盈盈的称赞道,“等你回去的时候可以拿回去一些布匹,只要你认为绣工可以的都能做。”

  谢您嘞!那么大的帽子,压死人哦。善良就够可以的了,还特别善良……

  又继续将了一会儿各处细节,疏馨就提出要告辞了。

  “你看都在家里了,还不留下吃一顿饭再走,我可要生气喽!”侯安雪故作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挽留着疏馨。

  “不是我不愿意留下吃一顿饭,实在是家中有事,我急着回去啊。”

  “能有什么大事情啊,也不耽误这一顿饭的时间啊。”

  见侯安雪还是不愿意放人,疏馨道:“我家有重病在床的老人,你说上次我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他突然就卧床不起了,实在是离不得人啊!”实在是抱歉啊,鬼老头,回去补偿你!

  远在家里后山的鬼老头一个喷嚏没忍住,从树上掉了下来。“这哪个龟孙子!居然敢背后骂爷爷!”

  “这样啊,你来之前就没托付一个人帮忙照看吗?”

  “不是不想托付给别人,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门里还没什么人了。”疏馨说的自己都要哭了,实在是太可怜了。

  侯安雪也被她说的眼眶湿润的,“那我就不好多留你了,待有时间我再请你来我家做客啊。我送送你吧。”

  “不必送了,等有时间我再来啊。雪儿我就走了。”疏馨说着的同时转过身去,背影是那么的急切。

  侯安雪还在她的身后感慨道:“这样的女子实在是很好的。可是,我也不错的,……”

  走出侯府来到一处隐蔽处疏馨才长舒一口气,“呼~这让一个生在长在还是挺安全的时代的人怎么有安全感嘛,在这,我特么的就是一百无一用的书生啊!”“自从到了这个环境,感觉自己的淑女气质都快消耗完了,动不动就要爆粗口来发泄心中的抑郁。要是回去了,估计她们都要惊呆了,不敢认识了。”唉,我自己都快要不敢认识自己了。

  一路嘀嘀咕咕自言自语像个精神病人一样的疏馨终于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下来到了和季天舒约好的地方。

  “我还以为侯府会留你饭呢,看来这侯府还是很小气的。”季天舒打招呼道。

  疏馨蔫蔫的回了句,“她想留,不过我拒绝了。”说着疏馨看他一眼,“你怎么知道侯府留不留我饭的事情?”

  “怎么了?这样问不正常吗?”季天舒不回反问。

  疏馨脑子转了半圈,点点头,“正常。”

  哪里正常了?季天舒见她那少有的迷糊样,不觉好笑,但也知道她累了,也不打趣她了,道:“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去。”

  “不行啊。”疏馨忙摆摆手。“我和侯安雪说了,急着回家呢,我们赶紧走吧。”

  季天舒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无声的问道怎么回事?

  疏馨拉了一下他,“边走边说吧。”

第五十九章,拜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