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解释

  贵人语迟?我不说话了如何?这老头子就是将人气个半死的本领。疏馨表示若要珍爱生命,还请远离鬼乐。

  第三天,鬼乐到底还是跟着去镇上了,到了镇上之后就自己一个人单独行动,疏馨还想关心的问问他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呢。

  他倒好,直接将话说死了,自恋加卖萌道:“怎么了?怕我一去不返啊?舍不得爷爷?”嗯,这丫头还是有些良心的嘛。

  疏馨抿嘴不语,内心无限吐槽:眼前的老头子真的和天铭所说的那个人是一个人吗?太假了吧!

  见疏馨不语,鬼老头又转过头去想对季天舒说几句话,季天舒吓得忙摆摆手,“老爷子饶过我吧,我受不了你的表情。”说着看鬼老头的神情缓缓沉了沉,以为他不相信,就又加一句:“真的!”

  鬼老头的脸黑的都能滴出墨水了,可怜见的季天舒在他面前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居然还在不竭余力的说着。

  “说的好像谁能够受得了你的表情一样!”鬼老头怒吼一声,惊的路人频频回头看向他们,疏馨和季天舒那个尴尬啊,可鬼老头似是无感一般,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也是,之前顶着一头油腻的头发,穿着一身污迹斑斑的衣服时都不在乎别人的目光,该唱唱,该乐乐的。眼前这点目光在他眼里当真算不得什么。疏馨又是一番感慨,鬼老头内心实在是太强大了。

  内心娇弱如花的疏馨和季天舒二人一步步的朝后退,要不是碍于老爷子的面子,他们真相飞离现场!

  “你俩哪去?我话还没说完呢!”鬼老头子又吼道。

  疏馨捂着耳朵,为什么这老头越在外边越自信呢?迷之自信。

  季天舒也想捂上耳朵,但,不敢。“老爷子有何吩咐,请说请说!”弯腰伸手恭请道。

  “哼!”就一鼻音,接着就没了。人也没了。

  留下疏馨和季天舒两人在原地风中凌乱……

  “早就知道老爷子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但没想到竟是这般好。”季天舒感慨,“天霂可以了。”

  “武功高是高,就是人啊,太高调……”说着,疏馨扫了一眼四周抬头望天的路人,亦是感慨。

  突地,不知道谁突然喊了一句,“神仙现身了!神仙现身了!……”

  一时之间,大街上,知道事情原委的,不知情的都俯身叩首,念叨着:“神仙啊!……”

  有祈祷治病的,“求神仙显灵救救俺家娃吧……”

  有祈祷发财的,“求神仙保佑小店今年财运啊……”

  还有祈祷高中的,“求神仙保佑,榜上有名啊……”

  果然“志存高远”,有志向!

  ……

  疏馨和季天舒趁众人注意力还没转移到他俩身上时,忙抽身离开。走在路上疏馨笑着问道:“不都是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嘛,你说,“老神仙”也在家住那么久了,升天怎么不带上咱们呢?”

  “老神仙?”季天舒不解。

  疏馨见他一脸迷糊的模样,轻摇摇头,看到了吧,有个懂你的人多重要!不然说话都费劲!

  季天舒嘴角偷偷的弯了弯,道:“你给解释解释不就行了嘛。”

  “好吧。……”疏馨勉为其难的就说了一遍极其简单明了的话,就怕他还听不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季天舒点点头,表示了解,又道:“你这样说是不是在骂我们是鸡犬啊?”

  这季天舒的脑子是被什么给偷吃了吗?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

  疏馨甚是无语道:“你要非这般认为,就这样认为吧,不过,请将我排除在外,谢谢。”还有天霂。可是为防尴尬,还是不要说的好。

  真是一个可爱的丫头!季天舒嘴角弯的更深了。

  两人先去将季天舒打到的一些小猎物给卖掉,才转身朝盛新号走去。走到盛新号时,恰好侯安雪刚走不久,若晴想要去追小姐回来,可疏馨摆摆手说不用了。她就是来那钱的,至于生意上的事情,侯安雪还是值得信任的。

  “夫人,这是近一个月您的分红。这是账本,还请您过目。”若晴将账本和疏馨的分红拿给她,这是小姐每次来都要吩咐一遍的事情,自然是不会忘记的。

  疏馨也不客气,将账本拿来翻了翻,刚开始有些惨淡,过了近半个月才稍稍有些客人。“还行,现在还没到寒冬腊月呢,买的人自然不会那么多,到了冬天就会有人了。”说着将账本递给她,道:“辛苦了。”

  若晴笑笑,道:“不辛苦!”

  疏馨亦笑笑,道:“那你们先忙着吧,我还要上街买点东西。”

  疏馨走在街上,买了一大堆生活必需品,全由季天舒抱着或拎着,还好他力气够大!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天铭去。”疏馨道。

  听这语气是要去的。季天舒当然肯定的回答,“去吧,也好久没见他了,去看看他咋样。”

  季天舒将一大堆东西都放到张权叔那里让帮忙看着,两人这才拎着一些吃食朝季天铭干活的码头走去。

  两人来到码头,却没见几个人在外活动,疏馨纳闷,这是都休息了?

  这时迎面走来一蓬头垢面的身材瘦小的码头工人,季天舒刚想上前问问让帮忙找找人呢,就见那人甚是激动的朝他俩飞奔而来,吓得季天舒忙把疏馨拉到身后。

  那人在快到两人跟前时急急刹住脚,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地就叫人道:“哎呀,这不是大哥和嫂子嘛,您俩怎么来了?”

  还在纳闷的季天舒刚张嘴想说什么来着呢,那人又是一顿抢白,“是来找铭哥的吧?铭哥今儿一大早就回家去了,码头放半个月的假呢!没办法,雨下的太大了,有的地方都淹死人了……”巴拉巴拉说的没完没了。

  还问道:“哎,哥,嫂子,你俩咋不说话啊?”

  疏馨吐槽:还有的说吗?话都被你说完了。

  季天舒只好问了一句,“既然都放假了,你咋没回家啊。”

  “说起这个就难受,真的!哥,这世上就没有比我更惨的了!巴拉巴拉……”

  得,就不该多嘴。

  了了又说句,“算了,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巴拉巴拉……”

  好不容易待他又住一次嘴,季天舒忙道:“那既然天铭已经……”

  季天舒的告辞还没说出口呢,他又开始道:“哎,哥,你这是给铭哥带的吃的啊?我帮你送过去啊!”话还没说完呢,包裹已经抢过去了。

  季天舒:……

  疏馨:……

  “那谢谢你啊,要是没什么事情,我们就要回去了家里离不得人!”疏馨笑着说道。

  “好好好,那大哥,嫂子慢走啊!”他客气的。

  疏馨同样客气道:“您留步。”

  季天舒和疏馨都走远了,他在身后又吼了一句,“大哥,嫂子常来啊!”

  疏馨一个踉跄差点摔了,季天舒回头冲他摆摆手,赶紧回去吧!拜托!

  离开码头有些距离时,熟悉才问道:“刚才那是谁啊?”

  季天舒笑道:“天铭的小弟吧。”

  “大柱?不像啊。”

  “另一个。”

  “……”疏馨抿嘴,“我说呢,怎么这么皮。”

  季天舒道:“有点小毛病,但人整体还是不错的。”

  “嗯。”

  两人乘张权叔的牛车晃晃悠悠的回去了,也不打算等老头子了。

  疏馨说:“就“老神仙”那一身法力,哪他去不了,不必等他,说不定他会在在我们前头到呢。”

  果然疏馨没有说错,鬼老头早就到了,还一直不停的给季天霂吹着“枕边风”,什么你大哥和那丫头一路有说有笑的,什么那丫头见到稍有些模样的男人就挪不开眼,什么那丫头……各种疏馨的“坏话”,疏馨真是白喂他那么多吃的了!

  不过季天霂还是挺给力的,“师傅,我相信馨儿。”潜在意思就是你别乱造谣了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那你就是不相信你师傅咯?!”鬼老头瞪眼。

  “……”季天霂不说话了意思是如此的明显。

  “喂不熟的白眼狼!”鬼老头愤愤而去。

  季天霂抿唇,小声嘀咕一句:“一直都是馨儿在喂我好吧。”说完似后悔了一般,忙捂住自己的嘴。

  刚做出门的鬼老头扭头问道:“你说啥?!”其实以他的耳力又怎么可能听不见,就是想逗逗他。

  季天霂忙摇头,结巴道:“没,没说,什么。”

  “哼!”

  疏馨一回到家,就高声喊道:“天霂我回来啦!我和你说一见特别好玩的事情!”说着快步走到屋里迫不急的将今天在镇上发生的有趣事情说给他听。

  听到疏馨说的老神仙的时候,季天霂问道:“老神仙?”

  疏馨耐心的给他解释着,边说边乐,季天霂也高兴的一直眉眼弯弯的。

  又说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疏馨又是一番有趣的解释。

  在放东西的季天舒的手就一直停在空中动不得了,放还是不放呢?

  这时,季天铭的声音突然出来,季天舒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重物稳稳的放下了。

第六十七章,解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