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度过的修真岁月

我度过的修真岁月

夜访客 著

仙侠
类型
2018.04.13
上架
3.31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序曲 命运女神

  夜色浓重,寒风呼啸。

  一轮淡淡的血月照着这一片莽莽大山。

  万物静籁。

  大山的深处,是一座古老的庙宇。

  庙宇并无一丝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的式样,初看起来,就是一处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庙宇而已。规模也不甚大,三进的院子,低矮的围墙。但是它坐落于大山深处,人迹罕见的地方。

  这种地点怎么瞧,都透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意味。

  从前面看,庙宇大门紧闭,了无人气。有点青苔的青砖黑瓦上面,偶尔可看到一两个风铃。北风肆虐,风铃响个不停。

  这风铃清脆,虽然风大,但铃声也不急迫,更衬托得这世界更加安静。

  但徐亮知道,这世界并不安静,这庙宇也并不了无人迹。

  他就在里面。中间那进院子的主卧里。

  他的耳边,是不曾停息的或低沉或高昂的呻吟,是不曾停歇的甜言蜜语;触手所及,是如脂如玉的娇嫩皮肤,是血脉愤张的泥泞;他眼前所见,是三张天使般面容,是三具魔鬼般胴体,是迷蒙而妩媚的眼神,是微微开启的玉唇,是无微不至的奉迎。

  “记得这快乐,记得这身体!”

  “血,血!”

  “救救我,救救我!”

  徐亮早已经脱光衣服,沉溺于这无边的快感。但是,在恍惚中,他的耳边却是不停地不停地响起这三句话。

  窗外寒风肆虐,窗内温暖如春。

  然后,在爆发的瞬间,他醒了。

  消毒水的味道,弥漫在他的鼻腔,提醒着不同于梦境的胴体幽香。他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依然躺在病床上。

  他看看雪白的房顶,窗外的阳光充斥了整个房间。

  徐亮嘴角笑笑,有点尴尬。人都要死了,怎么还想着那事?

  徐亮不记得多久了,估计得有十年了吧?

  他一直在做这个春梦。

  然后,他又闭上了眼睛。因为,脑内的那种疼痛又一阵阵袭来了。

  这频率,越来越快了。然而,他无能为力。

  现代医学都无能为力。

  死亡,他觉得他自己已经呼吸到了死亡了味道,在二十五岁的年纪。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由远到近地传来,到他的床前听了下来。

  他脸色微微有点红,眼睛也不睁开。他说:“美女,我需要换一下内……内,衣。”

  耳边传来一个年轻的女声轻笑:“你先别忙,有人来看你了。”

  徐亮睁开眼,一个小护士对他露出友好的笑容。他转头一看,一个男人正好推开门,微微确定一下室内的情况,然后直接朝徐亮走来。

  男人身躯伟岸,身材将近2米,国字脸,带着墨镜,脸上的肌肉紧绷,步伐稳定。像极了富豪们的保镖。

  小护士让开地方,男人走到徐亮床前,拿下墨镜,看起来眉毛粗浓,眼睛炯炯有神。

  他观察了两眼徐亮,然后自我介绍,说:“我姓张,为第八肿瘤医院工作。你是徐亮?”

  徐亮的点点头,心里颤抖了一下。

  男人点点头,说:“不好意思,你和我的时间都不多,我就直接问了。听医生说,你最多只有三个月的日子了?”

  徐亮微微张张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只能苦涩地点点头。

  姓张的男人一脸肃穆,说:“你这么年轻,就得了脑瘤,听说现在肿瘤压迫了下肢的神经?你也没有家人,我不知道你怎么熬过来的。我很……”他仿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徐亮好像可以从他的眼里看到深深的同情。

  徐亮突然感到窗外的阳光有点刺眼。

  我的人生就是他妈的一场误会。现在,上天终于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就是多余,终于要把我收了回去。

  姓张的男人突然对着徐亮微微一笑,他慢慢地说:“不过,可能是命运女神笼罩了你,但是我们也无法对你保证什么。这里只是有一个机会……”

  …………

  随后的一个月,徐亮做了不计其数的检测,验血、验各类排泄物、拍片,甚至做了一次开颅取样的手术。最后,他被推进了手术室。

  他还一直在回忆当时的情况。这件事怎么降临到他的头上?

  或者年轻的人得脑瘤的比较少,而这个手术实施的对象又最好是年轻人,毕竟生命力强,年轻人容易抗得过这手术并发症后遗症什么的。

  或许是,徐亮自身作为一个孤儿没有太多的制约和纠纷。

  主任医生,也就是郝教授曾经和他简单解释了一下,众所周知,肿瘤细胞就是无限繁殖的变异细胞,这种无限制的繁殖导致的结果就是侵犯和吞噬了其他的功能性细胞、组织、器官等,导致人体这套异常精密的仪器无法维持下去,从而死亡。

  郝教授的研究方向其实是生物智能量子计算芯片,说白了就是以生物能为能量来源的、以有机质构建的、以量子为计算方式的、具有自主学习功能的智能型芯片。

  徐亮不懂。

  郝教授脾气很好,他说你不懂也没关系。

  因为作者也不懂。

  郝教授介绍,实验就是把这个劳么子装到你的脑子里面去,利用你脑内的癌细胞过于富余的活力提供生物能,再通过药物引导,使你的这些富余的活力不至于危害人体,取得一些平衡,以及争取实现某些层面上的突破云云。

  徐亮还是不懂。

  郝教授继续介绍:其实在小白鼠上试了很多次了,小白鼠的智商提高了若干云云。但是,毕竟动物脑子里长瘤的不好培养,健康的又往往由于脑细胞过快枯竭萎缩,导致生物体很快死亡。

  再加上动物没有自我和他者的概念,没有语言和实体的概念,就算和芯片之间有某种信息或数据交流,动物也无法识别,无法利用,因为他们不懂来源于芯片的数据意味着什么。

  它们终归只是凭本能活动。郝教授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他也承认,这种想法可能有遗漏的地方,但是人体试验总归是最后验证的必由之路。

  徐亮还是听得不是太懂。

  郝教授叹口气,说这不需要你懂。

  他说,只是需要你签字。

  反正,你也只有一两个月的日子了,对吧?

  对于签字,徐亮当然并不后悔。

  人生已经输光了,命运这个庄家看你可怜,最后破天荒给你几个筹码,你还能抱怨什么呢?

  随着脖子上的刺痛,徐亮知道麻醉效果很快就要来了,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次醒来。

  徐亮对着麻醉医师,尝试着努力笑一下,还没来得及成功,就陷入了深深的黑暗。

  可惜,老子做了十年的春梦,撸了十年的管,结果到死了也只是一个处男。

  这是徐亮最后的念头。

序曲 命运女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