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人,是你杀的吧?

  此时正是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初冬的下午,温暖得令人感到十分的适宜。徐亮只觉得浑身懒洋洋的,但是此刻对于这种天气,他现在并无多少享受的心思。

  他的心思都在室内。

  在门外,徐亮听到千云大师竟然早已经和周府有关联,本来还不知道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但是,千云大师的反应却是很奇怪。

  那就是,安静。

  房内安静了很久。

  良久,才传来福伯那疲惫冷淡的声音:“本来,老朽以为千云大师只是一个普通的道人。老朽此次拜访,只是邀请道友去周府走个场就行了。毕竟,周府的命案不是寻常手段,道友能否解决,老朽不奢求,也不在意。因为,事情老朽自己就能解决。如果实在不能解决,周府自会寻求天师道高人的相助。但是,没想到,道友竟然在求道一途上,也已经登门入室了。而且,道友竟然和四哥隐隐有关,这其中或者有蹊跷之处,或者没有。但是,这却不能不令老朽多想。否则,那老朽也太过于无能了。”

  千云大师语气带笑,说:“道友如何知道,周家四子与我有关?”

  “四哥最近在暗中练习法术,老朽在府中,又怎么瞒得住我?再加上,四哥这两天采购的东西,不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他在做些什么了。这几个月,四哥经常往白云寺跑,自然也不是秘密。再加上道行不浅的千云大师你,答案显而易见了。”

  “道友这是怀疑我在暗中搞鬼?”

  福伯缓慢地说:“老朽谁都怀疑。不过,说句诛心的话,大哥一心向道,与尘世相关已经不大了。此时二哥一死,四哥得利最大,因为如此一来,只要老爷一旦春秋,周府就是四哥的了。”

  千云大师长叹一声,说:“我就知道,不该惹红尘啊!”

  福伯责问道:“道友什么意思?难道真是你出的手?”

  “当然不是。前些日子,周府的四子在离这不远的小青山游玩,遭遇了一只大虫,”千云大师低低地说,并不在意福伯的语气,“正好,当时本道就在附近修身养性。看贵府的家丁抵御大虫十分辛苦,本道恐有伤亡,于是,忍不住当场伸了一把手,将大虫赶跑了。

  “本是想立即离去,不愿和人有什么干戈。不料被人当场认了出来。也怪本道,平时惹了一些虚名,导致和红尘之间纠扯不清。那周家四子倒是十分恭敬,从那之后,每日拜访,修缮院庙,心诚可贵。本道知他所求,但当时以为他乃谦谦君子,向道求仙之心也是人之本性。所以,一时没经住他的哀求,传了几手给他,但并没有收为弟子。”

  千云大师最后哀叹一声,说:“本道听闻道友的意思,我和周家四子,你都有怀疑?”

  “不是他做的。他还没有那个能力。但,若老朽知道是你,那老朽就算拼着这一身性命也不要,也要将你拿下,以报老主人大恩。”

  千云大师舒口气,放松地说:“不是周家四子?那就好,那就好。不然本道不但心中有愧,而且真的要束手就擒了。传妖法,导致其杀害弟兄,罪不可赦啊……周家四子,我不敢保证,道友说无事最好。但是我自己……这两日本道都在白云寺内修行,本寺应该能找几个证人。请问是什么时候出的事?”

  “应该是今天凌晨,天还未亮之时。”

  “本道昨夜都在寺内昏睡,到今早天色大亮才起。寺中有几个道友能帮本道作证。”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你大可以在大家睡好之后,偷偷出去。”

  室内传来千云大师的轻笑,说:“出家人不打妄语。替人夺产杀人?而且还是兄弟相残这种惨绝人伦之事?道友,本道所求之道,还没有这么下作!周家四子,如果道友以后查出来此人果然牵连其中,我自会收回他的法术,断掉他求道之路。但是,你所说的本道涉及昨晚之事……”

  千云大师淡淡地说:“本道说没有就没有!何须再谈?若无其他事,施主还是请回吧!”

  余音未落,室外已经狂风大作。徐亮等几人七倒八歪,一时竟站不住身。但是,徐亮的眼睛却亮了。

  ……

  步音不稳,心绪难平。徐亮几人跟随福伯走下小山。

  徐亮跟上福伯,侧脸看着福伯的脸色,心里嘀咕。福伯脸色不好看,双眼满是忧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福伯一瞪眼,说:“什么事?”吓了徐亮一跳。

  徐亮讪讪地说:“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刚刚的那道怪风,倒是真的奇怪。”

  福伯又瞪了徐亮一眼,说:“山上起个风,奇怪什么?正常!回去之后,此行的一切,都不许多说。”后面一句是对三个人一起说的。

  徐亮和两个小厮都乖巧地点点头,一幅我们都是乖孩子的神态。

  福伯说:“千云大师最后已经答应,明天会来周府,为府上祈福,驱邪。”

  他手里掏出一张纸条,对后面的一个小厮说:“周财,这是千云大师所需物品,你回府之后,检查一下。府上如有缺少,报之于我,我会派人购买。”

  周财小跑着过来,拿过纸条,说了一声是。

  徐亮心里想,终究还是没有相互撕破脸皮。

  他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说:“福伯,千云大师说你是道友,这是怎么回事?”

  福伯板着脸,说:“不许多问!”

  “呃。”徐亮垂头丧气答应了一声。但是,立马心里想——

  乃乃的,求道?求仙?法术?这个世界的画风展开,我喜欢啊!

  难道我这屌丝的人生要开始逆袭了?

  但是,按照前世一堆小说纸上谈兵得到的经验,修仙这一路上,死亡率很高啊,不是主角命,很容易扑街。

  徐亮从来没有我不相信命运,我要热血,我要战斗,我要杀人夺宝,我要绝境中逆袭的想法。

  在他的眼中,这样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总归有运气不好的时候,到时候嗝屁的概率相当大。慎重,一定要慎重。算了,我还是老老实实找大腿抱最好。

  边上的福伯,对于一窍不通的徐亮来说,不就是一条金光闪闪的大腿吗?不管怎么样,先入了门再说。徐亮一扫刚才的垂头丧气,在福伯面前使劲地摆起自己想象中的“狗尾巴”来。

  你妹的,尾巴到用时,方恨少啊。

  ……

  天还没有黑,就到了晚饭时间。吃好晚饭,洗好弄好,天正好黑了下来。

  府上,也渐渐陷入了沉寂,大部分地方,都是漆黑一片。只有少数几个亮着的地方,也都是周府的主人和重要仆人的所在地。

  徐亮估计现在也就是六七点的样子。但是古代没办法,纵然主人能点点蜡烛,烧烧柴火进行照明,但是大部分的人家和下人都没有这种待遇。

  毕竟,经济上受不了这个成本。

  再加上营养跟不上,导致古代人得夜盲症的情况也很多。因此,一般到了此时,那可真是家家户户都休息了。

  不过,这样睡得早,起得也早,人们一般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就陆续起来为生活奔波。

  此时,徐亮已经躺到床上去了,清凉的月光照下来,但是穿过这个纸糊的窗户已经有点困难了。导致室内经常是昏暗一片。不过还好,因为脑子动过的原因,徐亮在夜晚勉强能看得见。

  徐亮有点睡不着,白天受到的刺激太大,心中纷纷扬扬的想法、念头不知道有多少,此起彼伏,滂湃难平。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徐亮在床上翻来覆去,正要迷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隔壁的开门声。

  是福伯的房间。福伯不是一直在隔壁睡觉吗?难道有人进来了?

  徐亮一下子惊醒了,张大了双耳仔细聆听。没办法,他现在对福伯的一切,都很关心。

  过了一会儿,正在徐亮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有错觉,或者自己的耳朵是不是丧失了能力的时候,福伯幽幽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过来了?”

  “我过来了。”

  是周……周夫人!

  徐亮瞠目结舌!

  周大善人的正室,周老爷的续弦!

  徐亮曾经见过一次,也听过周夫人说过一两句话。

  凭着能力,徐亮一下子就知道了所说话的人是谁!听这声音,分明就是端庄文雅,秀丽婀娜的周夫人!但是,这半夜三更的,在这周府总管福伯的房间……

  怎么可能?!

  然后,更加令徐亮心神失守的一句话来了。

  福伯幽幽的声音显得无比疲惫:

  “人,是你杀的吧?”

第四章 人,是你杀的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