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亡命鸳鸯

  福伯说完那句话之后,一时间,福伯的房间内安静得落针可闻。徐亮窝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尽量调整呼吸,保持自己的正常,免得被人发现有什么异常。

  毕竟,修道之人能力怎么样,还真不是那么清楚。被人知道自己在偷听,后果会怎样,谁也不清楚。周府二公子的遭遇,他可是今天刚刚看到。

  他十之八九是被这些所谓的修道者谋害的。如果福伯说得不错,也就是周夫人了。而且,听这语气,周夫人也不简单啊!十之八九又是一个所谓的修道之人。

  过了一会儿,周夫人的幽幽声音才传了过来:“张子林,你就这么甘心让他这么轻浮于我?”

  徐亮心想,原来福伯的名字叫张子林。

  周夫人说的那个“他”,难道就是二公子?二公子轻浮周夫人?难道这就是原因?周夫人是周府诸多公子的继母。他们要么是姨娘所生,要么就是已亡的正室所生,和周夫人均无血缘关系,而这周夫人生得又这么迷人,发生这种事也只能说大户人家龌蹉事真多。

  但是,为这事就杀人?修道之人看我们普通人也如刍狗吗?徐亮心里感到周夫人这杀人也未免太过分了。

  只听周夫人用有点楚楚可怜的语气,不满地说:“我们修道之人,挥刀斩人、逆天而行的勇气都有,难道你要我忍受,忍受一个凡人对我的欺辱吗?”

  福伯低声安慰说:“没有,我没有怪你。只是,惩罚他的手段很多,何至于此?”

  “他竟然要,要我服侍他……杀了他,我才快意!”周夫人语带哽咽,最后才蛮横地说。

  福伯柔声说:“我知道你受的苦……只是,这样我们真的对不起周老大人。”

  “我不管,这么多年,我们默默付出,周家也从一个赤贫之家一举成为吴苏城的首善之家。我们已经对得起周老大人了,”说着说着,周夫人的语气也软了下来,“师兄,我们走,好不好?这个周府已经不像以前了,现在的周老爷昏庸无能,底下的几个儿子大多都是凉薄之辈,我不喜欢!”

  “走到哪里去?”

  “随便走到哪里去!我们去小林谷,也可以去咸安城!那里散修多,也禁止打斗,我们在那里留下来好了。”

  福伯没吭声。

  周夫人软软地劝说:“师兄,当年你说要留下来照顾周老大人,我也毫无怨言。毕竟周老大人对我们有救命之恩。我们留在尘世养伤恢复,也隐姓埋名,这么多年过来,靠着周府的遮拦,我们安然无忧。但是,我们也为周府付出良多,甚至想办法把大哥送进了天师道,将来大道可期。这可是圆了周老大人的梦。以后周府一飞冲天也未可知。

  “但是,”周夫人语气转硬,她说,“这里毕竟不是久留之地。一来,你知道三年前的事,此事会导致何种结果还尚未可知,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留在这里,周府都有可能会在劫难逃。另外,如果周家大哥回来了,发觉我们也是修道之人,怕是要在周府横生波澜,很多事情我们也无法和周府之人说得清楚,也说不清白。”

  福伯沉闷地说:“我已经老了,没几年好活了。师妹,师兄当年深受重伤,好不容易养好伤,但是,也已经不是当年的张子林了。如今更是道基已断,二十年不得寸进,反而随着身体的老化,境界更是大不如前了。就算是异虫,对我的状况也无能为力。如果此时外出闯荡,师兄可是再也没有能力照拂你一二了。”

  周夫人温柔地说:“师兄,我们是一对亡命的鸳鸯,何必说这见外的话。当年,如果不是你奋力一博,我还能有现在的自由?早已经沦为……沦为他的侍姬。如果不是为了遮挡耳目,为了逃掉有心人的视线,我当然愿意嫁给师兄。现在你化身为周府管家,而我假嫁于周府老爷,没人会想到我们是二十多年前的那对亡命鸳鸯。但是,现在事情有变,我们不如去小林谷,我们去咸安城,然后我……我光明正大地嫁给师兄可好?”

  福伯苦笑着说:“师妹,你何必?二十多年过去,我已经是一个糟老头子了。而师妹,依然光彩照人。”

  周夫人柔声说:“我知道这么多年,师兄对我付出良多,师妹我,我无以为报,我愿意……”

  福伯却是仍然不答应,他说:“师妹,我救你,不是为了让你嫁给我。”

  “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我……”

  “师妹,你从小天资卓越,聪慧过人,师门无一人可比。而且,你的容貌也是出类拔萃,随着你的长大,更是芳名远播。这是你的幸运,但这也是你的不幸啊。”

  周夫人语带哽咽:“师兄……”

  “我救你,一是我不忍心看到你如此天资,却只能成为一个老怪物众多宠姬中的一人,终日以色娱人,沉沦下流,修炼那种炉鼎功法,从而断绝你的上进之路,浪费你自己的天赋……”

  周夫人满是感动的语气,柔声说:“师兄对我的大恩,小妹永远铭记于心。”

  “二是,我自己也在赎罪,”福伯长叹一声,“我和师门有着私人恩怨,因此才出手。主要是这个原因,你倒不必因我救你而将此事放在心上。我顺势为之。”

  周夫人说:“不管怎样,总是因为师兄,我才……”

  隔壁一时静了下来。

  “三年前,”周夫人又幽幽地说,“异虫醒过来一次。师兄,我担心师门有什么手段,会寻了过来。这些年,小妹因为无人指点,也因为没有多少修行资源,本身境界也无多大进展。如果我们不走,该是如何?我怕到时候抵挡不住。”

  “异虫十分诡异,师门也是知之甚少,应该没有办法。否则,三年前,我们早就应该被找到了。何况,如果师门真的有什么手段,只要我们不舍弃异虫,师门可是随时可以找到我们。”

  “但这样,毕竟比连累周府好。”

  福伯沉默了下来。

  周夫人连连催问,说:“怎么样?”

  福伯叹口气:“今天我去见了一个道友。”

  周夫人诧异地问:“吴苏城还有修行之人?”

  “你可知白云寺的千云大师?”

  周夫人声音寒了下去,说:“我知道这个人,但没想到他竟然是修行之人。他才来了不到半年吧?”

  “嗯。”

  周夫人冷冷地说:“也就是说,师兄认为他,也是专门为了我们而来的?”

  “我不知道,我看不透他,”福伯也用低沉的声音说,“但是,在这敏感时候,他过来了。我也只能当他是师门派过来的了。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那师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福伯叹口气:“怎么办?师妹,我不能走。如果千云大师不是师门派过来的,那么自然最好,一切无事。如果真的是师门派过来的,我又走了,那么我担心周府会鸡犬不留,大哥毕竟隔得远,天师道实力也不行,惹了我们的师门,可能天师道也会被一起端了,那我们才万万对不起周家。”

  “为今之计,”福伯的语气突然变得疲惫,他说,“你走!我留!”

第五章 亡命鸳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