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第二天早上,天气甚好,福伯年纪大了,起来得极早,此时都已经在府中做了一圈事了。忙好之后,福伯回到小院,却看到徐亮在院中小亭那里早已经摆好了茶水。人也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等候。

  福伯点点头,也不和徐亮说什么,直接坐下来,喝了一口,颇为满意。

  徐亮在边上讪讪地说:“福伯,昨晚……”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福伯斜了一眼,冷哼:“怎么?都被你听到了?”

  徐亮老老实实地说:“听到了。”

  “听了多少?”

  “基本上……基本上差不多。”

  “哦?都被你听到了?那我要不要杀人灭口啊?你这个没来历的人死了,也就白死了啊,没人会追究什么的。”

  徐亮冷汗都要下来,讪笑着说:“福伯开玩笑。”

  “不开玩笑,”福伯淡淡地说,“你听到了我师妹杀人呢!我师妹啊!我那又可爱又漂亮还说要嫁给我的师妹啊!而且,你还听到了我的仇家寻上门来了。我的秘密基本上都被你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你妹的,我就知道,有些话现代的话不能教给古代人!福伯你学得能不能不要这么快啊!这样很容易出戏啊!

  “更何况,”福伯瞄了他一样,说,“你也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呢!会不会是我的仇家派来的啊?”

  徐亮实在不习惯跪,听到这话,他感觉自己最好跪下来……

  徐亮勉强站立,摇摇晃晃,艰难地说:“福伯真的担心我对您不利,昨晚早就一巴掌拍死我了。何必等到今早?”

  福伯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说:“我早就知道你没有任何道行,否则的话,早就一巴掌拍死了。”

  “而且,”福伯古怪地说,“你看过猫抓老鼠吗?猫可不会第一时间就把老鼠咬死,总归先要玩玩,玩腻了,再一口咬死!”

  “福伯!”徐亮闭眼,大声说,“不要调戏我了,要死要活,您老人家一句话。”

  “哼!”福伯瞄了徐亮不停晃动的双腿,瘪瘪嘴,不屑地说,“说得大气。不过我看你心里怕得要死吧?”

  徐亮苦笑着说:“福伯,我自从知道你是修道之人以后,早就有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觉悟了。”

  福伯淡淡地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主意。”

  徐亮嘘口气,他乃乃的,这一关总算先过了。

  徐亮睁眼说白话;“福伯,我听不懂呢,我能打什么主意?”

  福伯打个哈哈,说:“不懂?最好了。那我先休息一下,等会儿千云大师那个小白脸要过来,嗯,你用这个小白脸,形容千云那个道友倒是十分贴切。”

  徐亮讪笑着,给福伯添了添茶水,笑嘻嘻地说:“福伯,昨晚怎么知道我在听啊?后面我被你一个冷哼,吓死了。”

  福伯倒是不开玩笑了,很严肃地看着徐亮。

  徐亮的笑容僵了僵,你妹的,我不会有问题吧?

  福伯严肃地吩咐到:“伸出你的右手来。”

  徐亮乖乖地伸出右手。

  福伯用中医就诊的方式,按住徐亮的脉搏。徐亮正在诧异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热流从福伯按住的那个地方流了出来。

  热流缓慢,但是坚定,很快就沿着徐亮的上肢蔓延至肩膀、胸口、头部、腹部、下肢,乃至全身。

  热流温暖,徐亮感到很舒服。

  但是福伯的脸色越来越严肃。他放下手,热流在徐亮的身上慢慢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徐亮不明所以,依旧恭敬地看着福伯。

  福伯喝了一口茶,然后看着徐亮,说:“昨天在白云寺,我就感到了你的异常。呼吸、心脏的跳动都不同于平常。只是没多想,因为这不大可能。但是,昨晚师妹过来,话还没说两句,我就察觉到了你的心跳有异,呼吸不稳,才最终确定了,知道你能听到我们的谈话。”

  “按道理,一个凡人,是听不到隔壁房间的话的。除非他是修道之人。”福伯缓慢地说。

  “但是,刚刚我又重新检查了你一下,你确实,根本就没有任何道行。徐小子,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这个打死徐亮,他也不会说的。

  他依然讪讪地说:“福伯,我真的不知道。以前的事,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福伯淡淡地说:“也许你真的记不起来了。也许你有事瞒着我。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为什么啊?”福伯有点搞不懂了。

  他喃喃地说:“或者你不是人类?是妖?是鬼怪?但是我检查了一次又一次,绝对不可能是妖类鬼物之类的。或者你曾经是修道人,只是因为某种原因导致你全身功力被封?但是这样你无法调动功力的话,也根本无法听到啊?奇怪奇怪!”

  徐亮叹口气,心里想,这不重要啊,福伯!

  这个世界有妖魔鬼怪?你妹的,果然修道的世界有点危险啊!

  想了半晌,福伯没搞清楚。他摇摇头,古怪地看着徐亮,说:“你这小子,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你这个怪胎了。”

  徐亮尴尬地摸摸头。

  福伯继续说:“现在,你这个能力,好吧,我姑且把你这种能力当做你的天赋。现在,你这个天赋有谁知道?”

  徐亮想了想,说:“应该就福伯您吧?”

  福伯摇摇头,说:“还有师妹,她也知道,她境界比我高,对你的异状更加敏感。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让她保密了。还有一个有可能,就是千云。不过他可能不会那么疑惑,因为他可能当时没有在意,或者以为你稍微有点道行,只是非常浅显。”

  徐亮苦笑了一下,感觉自己的秘密很快就要天下皆知了。

  什么都瞒不过修道的人啊,这怎么玩?福伯一向心善,就算被偷听了,福伯大多数的时候,都可能会放过我。但是,碰到了其他人,自己会不会真的被杀人灭口啊?

  福伯看着徐亮一副苦瓜脸,板着脸说:“看你以后还动不动偷听别人说话吗?你这样做,不仅不礼貌,还容易惹祸上身,小心被人宰了都不知道。”

  徐亮苦着脸说:“福伯,这不能怪我。我自然而然就听到了。平时屏蔽掉了也就算了,但是有时候感兴趣,就忍不住……”

  福伯也苦笑了一下,说:“如果你是自然而然的,这倒真是忍不住。”

  徐亮巴巴地说:“福伯有办法吗?”

  福伯喝口茶,悠然地说:“办法当然有!”

  听了这话,徐亮大喜过望,二话不说,推金山倒玉柱,当机立断,立马跪了下来,然后磕头,伏地不起,毫不含糊。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第六章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