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周夫人死了?

  徐亮趴在地上趴了一会儿,发现没了响动,忍不住偷偷向上瞄了一眼,发现福伯还在又好笑又好气地看着他。

  “师父,师父。”徐亮弱弱地呼唤了几声。

  “你就这样?喜欢霸王硬上弓吗?”福伯好笑地说,“你先起来,你以后的师父不是我。”

  徐亮麻利地爬起来,疑惑地说:“福伯,那是谁?”

  福伯扭扭头,带着笑意说:“是她。”

  徐亮还在诧异,突然他就闻到了一股幽香。他扭过头一看,却看到一个美女从他隔壁的一个小房间走了出来,她做丫鬟的打扮,刚刚起来的缘故,头上还没收拾好,有点小碎发飘到额头前面,看起来有点慵懒。美女伸个懒腰,凹凸有致的身材连宽松的古代衣服也遮挡不住,带着满满的风情显露出来,徐亮差点流了鼻血。

  美女伸个懒腰后,似笑非笑地向这边看过来,然后走了过来,盯着徐亮看了一下,扭头对福伯说:“这就是昨晚的小子?”

  福伯悠然自得地倒茶,喝茶,笑呵呵地说:“是的。就是那个小子。”

  美女摇摇头,说:“看起来也不咋的嘛!”

  徐亮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

  福伯笑笑,没否认,说:“我知道,这小子材质一般,年纪又大,除了有点小天赋,其他都是泛善可陈。这种人,在以前我们的师门,也就是混混外门,当当炮灰的命。”

  美女眨眨眼,捂嘴笑道:“但是,师兄心情很好呢。看起来还是蛮中意他的?”

  福伯苦笑着摇头,说:“此人其它的不好说,唯独心境一事,却是让我看不透。”

  美女点点头,说:“大道万千,凶险崎岖,确实应该求速的同时,也要求稳。因此,心境十分重要。但是看这呆头呆脑的样子,心境能好到哪里去也很难说啊!”

  福伯瞄了徐亮一眼,还好不是明显的猪哥样。福伯摇摇头,说:“我所谓的心境却是另外的意思。此人胆子不大,连碰到具死尸也会怕得跳起来。性格也怕东怕西,做事拈轻怕重,顾前怕后,又好吃懒做,习性一动不如一静,在大道一途上,缺乏精勇猛进,开拓争先,唯我独行的品行,实在是称不上我道门中的良才美玉。这种心境倒真的是下而下之了。”

  徐亮心里忍不住吐糟:“不要看不起我们宅男,宅男也挺好的啊。”

  美女倒是好奇了,说:“那打动师兄的是哪些心境?”

  福伯看着徐亮,说:“唯一让我好奇的,就是徐家小子那种不亢不卑的态度。他在这个周府也有一个多月了,遇到周府下人,徐家小子从来都是微笑待人、点头示意,貌似执礼甚轻,却又坦诚直率,不视下人为鄙,让人如沐春风。遇到周府大人,却也是这样,平等待人,从不以下人为鄙。像这样不傲慢、不卑鄙的人,对下人、老朽、周家老爷公子都一视同仁的怪胎,我真的很好奇啊!”

  美女也看着徐亮,笑笑,说:“看样子,以前是个和尚吧?头发刚刚长出来?”

  福伯摇摇头,笑着说:“应该不是。我以前试过,他可是对释家那一套,一窍不通。”

  徐亮苦笑了,说:“福伯,过去一个月,你探了我多少老底?”

  福伯颇感兴趣地说:“那你想起来了吗?还有多少老底?还失忆吗?”

  徐亮麻利地说:“还失忆。”

  美女打个哈哈。福伯也一脸的不相信。

  徐亮睁眼说瞎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

  福伯失笑地摇着头,说:“这小子。”

  美女倒是好奇地说:“师兄,那你为什么还相信徐亮?”

  福伯笑笑,对着美女说:“师妹,你知道徐家小子还有一个特点是什么吗?”

  美女仔细看看徐亮,好奇地说:“什么?”

  “心思透彻,可能有点自私,有点龌蹉,但是,心地大抵是善良的。而且,也不迂腐,懂得权变。”出人意料,福伯给了徐亮一个大大的好评。

  徐亮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美女正要说话,福伯却摆摆手,说:“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你昨晚不是杀人了吗?”

  美女微微蹙眉,不满地说:“师兄,我已经说了,他惹了我。”

  “但是,徐亮和我一样,认为他罪不至死。”福伯淡淡地说。

  “师兄!我们何必为了一个凡人争执?有什么大不了的?”美女跳着脚生气了。

  福伯无动于衷,淡淡地说:“徐亮,你说?”

  “啊,说,说什么?”徐亮可没忘记眼前这两位的身份,哪敢瞎说。

  “你要我帮你,就说你的真实想法。”福伯认真地说,“你可以把这当做一次考核。你知道,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资质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人是否能得到我的认可。你就说,一个凡人而已,师妹说周家二哥该死,那么,他究竟该不该死?”

  “呃,”徐亮摸摸耳朵,尴尬地说:“周夫人这样说,这样想,可能,可能……”

  美女,也就是周夫人瞪着徐亮,冷哼了一声,说:“可能什么?”

  你妹的,要死卵朝天!徐亮索性也不管了。

  “可能,可能你们昨晚说的那个老怪物当初也是这样想的。不就是强迫一个宠姬吗?不就是找个炉鼎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周夫人一时怔住了。福伯也没想到徐亮竟然这么说。他一怔之下,倒茶的手都抖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微微一笑,继续怡然自得地喝起茶来。看样子,心情很好。

  周夫人黑着脸,说:“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是应该的了?”

  “没,没,没,”就算徐亮心里这么想,也不能真的说出来。

  周夫人恼怒了,突然对着福伯嚷起来:“这就是你的主意?”

  “什么主意?我听不懂。”福伯失笑。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了什么主意,”周夫人脸都微微红了,气的。

  靠,又有阴谋?徐亮心里涌起淡淡的忧伤。

  “没什么主意。”福伯矢口否认。

  周夫人连连冷笑,说:“你不就以为,我妄杀无辜,需要一个人管吗?”

  我去,我怎么敢管?

  福伯失笑,说:“他管得住你吗?”

  绝对管不住,绝对不想管。

  周夫人瞥了一眼徐亮,轻蔑地说:“一个凡人,怎么可能?”

  福伯哈哈一笑,说:“所以说,我哪有什么主意?我也没让他管你。但是,他是你师兄我唯一的弟子,师妹你反得多管管他,不要让他和我一样,最后一事无成。”

  周夫人愣住了,一时沉默了。

  徐亮感动地看着福伯,犹豫自己要不要继续磕头。他喃喃地说:“福伯。”

  “好了,别想撒马尿了。”福伯好笑地看着徐亮,站了起来,摆摆手就往外走去:“我先走了。去忙喽。”

  “啊,福伯,还要忙什么吗?”

  “当然要忙啊!周府的周夫人被害了,现在差不多要被发现了吧。我得去现场坐坐阵。另外,晚点,千云那个小白脸还要来呢。”福伯扭过头,笑笑,给了徐亮一道暧昧不明的神色。

  “周夫人……”徐亮扭头看着还在发怔的周夫人,古怪地说,“周夫人死了?”

第七章 周夫人死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