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2.富贵在天

  短短一个月里。李作已经记不清楚在群里有多少人讨论了多少次关于唐超的话题。

  就像一颗超新星一样,今年的几个学校的主教练在市长杯见证了唐超的爆发。对于他们而言,那是一种刺眼的瞎。

  李作的心情很放松。与第一次带队打市长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这座繁华的都市,每天都会有新的话题。

  这个月,平湖论坛上关于市长杯的话题,比以往每一年都要多。

  这个月每个讨论市长杯的人都重新认识了第一次杀进市长杯决赛的平湖二中。

  李作很满意,一次电视台采访,校长李永吉的三次直接问询,一次平湖论坛专访,无数次学校老师的恭喜,连和老婆的夜生活,都和谐了许多。

  不过,李作很清醒,这一切并全是他的功劳,只是,这并不妨碍他获得他应得的荣誉和好处。

  校长甚至很隐晦的提醒过他,要是足球队在这次市长杯中夺取冠军,那么明年教导处副主任的位子,就是他的了。

  体育老师历来在学校里就不受待见。想要上位,就需要特殊机遇.这一次机会在李作的教师生涯中,已经是前无了,至于有没有后来,那还另说。

   5月21日晚上八点,偌大的体育组办公室内,只有李作还在电脑前面‘工作’着,电脑屏幕上是平湖一中半决赛对阵平湖十三中的比赛录像。

  办公桌上丢着一包云烟,看上去已经抽了一大半,但是李作的手上还点着一根,他的眉头紧紧皱着,有登顶的荣耀在召唤,实际上,也还有失败的落寞在等待。这种反差极大的情绪翻腾让李作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明天的决赛啊……哎……’李作猛吸了一口烟,整个人靠在椅背上,平湖一中的强大并不是简单的实力强大。他们从主教练到队员,已经习惯了自己是平湖高中足球界扛把子的心里角色,随之而来的是一中极其强大的心理自信,这会让他们在比赛里更加从容的应对各种场面,而这些精神上的自信,也会给对手以强大的压力。

  很难打,李作叹了口气,又在脑海里更改了评价,非常难打。

  ……

  ……

  无论是在前世还是这一世,唐超都习惯于在晚上浏览一些互联网新闻,透过虚拟世界,往往会看到一些平日里看不到的真实。

  但今天他没有看五大联赛的新闻,而是认真地看着有关于明天的决赛对手平湖一中的比赛短视频,很久之后才屏幕前抬起头来,平静对郝滂道:“我们的人很难和一中的这帮人硬肛,必须要拿出点新的东西,不然会有些麻烦。”

  在书桌的前的另一张椅子上,坐着着一位有些胖的正啃着冰棍的青年,正是如今在学校里也小有名气的右边后卫郝滂同学。这位犹如唐超跟屁虫一样的的小伙子,微低着头,认真倾听着唐超的分析,他时不时‘嗯嗯啊啊’的应和着唐超,实际上讨论到具体战术的时候,脑子里根本没有任何的概念。

  但是郝滂知道跟着唐超就对了,一如球场上,唐超指着东,现在已经没有队友向西跑去。

  谁能相信平湖二中能进入市长杯的决赛?

  你敢?比赛没开打之前你敢下个万把块的赌注吗?

  他和唐超可以像朋友一样相处,甚至在生活中完全就像是亲兄弟一样,但是一旦到了球场之上,这位老铁却像是太阳一样耀眼。郝滂甚至怀疑,如果自己是这小子的对手的话,自己的自信心会不会直接被弄垮。平湖市里怎么能有这么强的高中球员,居然强到刺眼?

  “超人,我还是没想明白,你是被外星人绑架了还是怎么的,一下子把我甩那么远,想想当初我们的水平是差不多的啊。”郝滂微笑看着身前还在敲打键盘的唐超,说道:“你看这一个对月来,妹子们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唐超脸部的表情终于变化了一下,点击鼠标垫手指顿了一下。从重生以来,他一向并不太擅长的情场,居然……

  想起每天抽屉里的那些零食和情书,还有微信里的各种新的好友申请,这就像是一场梦一般。

  但,足球,足球才是他永远的情人。现在的唐超根本没有心思去和这些小屁孩儿谈什么感情。

  “哪有什么不一样。”唐超并没有因为这些而改变近期的努力重心,“你小子就知道看妹子,能多想想明天的比赛吗?”

  郝滂把啃完的冰棍条一下扔到垃圾筐,带着一丝羡慕看了唐超一眼,说道:“饱汉不知饿汉饥。哎,球赛,我反正是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去弄,你看怎么样?”

  唐超摇了摇头,再次认真地看着论坛里的那些视频资料,忽然说了一句:“我们玩点不一样的,你觉得有没有搞头。”

  郝滂沉默片刻后忽然开口说道:“你大爷的,我发现了,市长杯开搞以来,你说搞点不一样的时候,我们都要累个半死。”

  郝滂明白唐超这句话的意思,怎么搞都搞不过一中,那只能搞点‘不一样’的了,要是和以前一样的话,那就是各司其职大家伙按部就班的把球砸到前锋头上,然后把对方砸过来的球再砸回去,完事儿。

  而这个‘不一样’就真的让二中的球员们有点抓狂了。

  每场比赛都要不断的跑动,后卫进攻时当做边前卫使唤,前锋防守的时候必要时能把自己当成中后卫。这特么踢完一场球就根做了十八次大保健一样,受不了啊大哥。

  唐超没有解释他的想法,只是挥了挥手。

  最后,郝滂带着忐忑的心情离开了唐超的家。天色有点阴,因为天空中连月亮都没有露面。跑就跑,大不了减肥五斤呗,嘀咕了一声,郝滂跨上自行车朝着自己家的方向骑了回去。

  ……

  ……

  李作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沉默了许久,然后走到了窗边,看着学校里人若隐若现的植物带,久久无语。

  他心里最大的依仗,球技突飞猛进的唐超。自从市长杯开赛之后,便再也找不到以前踢球的那种畏首畏尾的痕迹,看来去年被平湖一中蹂躏之后,只有这小子对自己发了狠。

  校领导开赛前并不如何在乎本届市长杯的成绩,虽然区里市会的时候总说德智体要一起抓,但这‘体’从来都没有在初中特别是高中的‘成绩单’上有明显的一席之地。

  李作微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隐没在黑暗里的二中足球场,不禁有些羡慕,一中的政策性扶持,让很多踢球踢的很好的孩子都去了那儿。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李作看着窗外的风景,掐灭了手上还未抽完的烟,皱起了眉尖。反反复复的思来考去,在他看来,除了让唐超继续自由发挥之外,他没有想到任何的方法和战术去应对明天的决赛。

  除了唐超这个点,其余的球员和一中的对比起来,是全方位的落差,还不止一个档次。

  新的的超新星?八中也没有打垮他?开创平湖的学生?李作的眼眸里生出一丝坚毅之意,他自认非常清楚唐超的恐怖,但平湖市怎么可能有学校是一中的对手?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因为平湖高中足球界的老大位置,平湖一中已经坐了太多年了,以至于没有人会相信他们会从位置上掉下来。

  既然没有人相信,那就我先相信吧!

  李作拿出了电话拨了唐超的号码。

  “小超,还没睡呢?”

  “没呢,教练,那么晚了,有什么事么?”

  李作在学校的体育界拥有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地位,从印象中来看,他是一位甚至有些独断专行的老大式人物,唐超有些担心他在重压之下对明天的球赛有新的看法和战术改变。

  “没事,我就是想说,今晚你好好休息,明天的比赛,好好发挥,就和前几场一样,该怎么踢就怎么踢。”李作这句话说的很真实诚恳,自从和校长的那次谈话之后,他对唐超的感觉比任何一个学生都要亲密。

  “嘿,好的,教练,明天我们都会好好发挥的。”唐超笑了笑,他只知道李作是真心为了球队取得好成绩,却不知道李作心里还有的一些小九九的来历。

  “那好,早点休息。挂了。”

  ……

  ……

  唐超自然没有那么快就上床,他的内心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事实上,能够重新站在足球场上,去追寻梦想,就足够让他激动的了。

  而在这些日子,适应着这个师姐的足球踢法、战术、舆论等方面,也让唐超多了些感悟。没必要为了融入这个世界而去改变自己,我的技术,之前世界的战术打法,不知道比这个世界高出了多少。

  坚持!

  坚持才能胜利!

  但唐超也知道,无论是在哪里,战争还是竞技,自古以来人们最为看重的还是成绩,无论他们的嘴上说得多好听,成王败寇都是恒古不变的真理。

  唐超也知道自己的坚持受到过队里的人的质疑,即使是李作,也有过担心,一只纯粹靠着地面传递的球队究竟能不能走的更远。

  不过,进入决赛,总算是让大家对唐超的这一套有了更多的信心。

  那么,明天,来吧!

12.富贵在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