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4.知道得太少

  彩旗招展、人山人海,这人海从高层的看台向着靠近球场的底层看台延伸。隔着一个球场的两边的看台上,两队的球迷穿着红、蓝两色的助威衫,像就要参加高考的学子一般,亢奋中带着些许紧张。

  没有入选球队的男生倚着栏杆敲打着空矿泉水瓶,看着这一幕大战前的场景,或许不少人心中都生出一些恨不能重新来过好好练球,加入校队上场踢球的感触。

  小雨伞下,目光一直不离儿子身形的许婧痕,接过旁边一个二中女学生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座椅上滴落的雨水坐了下来。

  跟在蒙奇峰身后慢步走入场内的唐超心里很不是滋味,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觉得一中这一招确实太让人心生厌恶了。就好像大家一起好好的玩着游戏,他忽然买了挂一般。平衡已经失去了。

  但,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战斗才是当下最应该做的事情,至于后悔和眼泪,即使有,那也得留在赛后!

  而唐超也没有把李作对他说的话传给队友们,或许李作的担心是对的,假如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最大的可能便是失去信信,只顾着骂平湖一中的领导和市足协的官员,怒骂他们为何让这原本公平的比赛变得黑暗,

  不过又何必呢,唐超也早就知道人生漫漫,很多时候,是不能因为由于别人不能成为我们所希望的人而愤怒……因为有时候,甚至我们自己都难以成为自己所希望成为的那种人。

  ……

  ……

  看台上除了官员们和工作人员,还有有不少平湖的媒体人也在关注着比赛,平湖电视台就专门为这次比赛准备了两个星期,除了现场直播之外,还第一次为一场高中足球联赛奉献现场解说。

  邵明添是平湖体育台的老牌主播,平日里只要有湖源队的比赛,平湖人民肯定能在平湖体育电视台上看到他的身影,而湖源队的青训教练洛佳益则是今天的转播嘉宾。

  两人中午就到了体育场适应场地,虽然天气不佳,但是两人见惯了风雨,倒也不惧,收拾准备着,只等比赛的开始。

  “洛指导,其实在本届市长杯开始之前,我想很少有人会想到平湖二中能够进入到最终的决赛,本以为去年四强里的其他三所学校的实力会有所增强,能够对一中造成更大的压力,却不曾想二中成了最大的一匹黑马。对此,你怎么看?”穿着一身白色轻麻衬衫的邵明添,平静地看着身旁的洛佳益,开始说起本场比赛前大家比较关注的一个话题,那就是凭什么二中能够闯进决赛。

  二中自然不是大家所想象的运气爆棚进了决赛。

  从小组赛的三连胜,到淘汰赛的波澜不惊,顺利闯进争夺冠军的决赛,没看过比赛的人根本不了解二中在这些比赛里的掌控力,但观看过二中八强战和半决赛的洛佳益觉得关于二中凭什么能进决赛,完全有发言权。

  “虽然说足球是一项有时候很依赖运气的运动,但是大家不要忘记,只有实力,才是一只球队的根本,即使这支球队能有一场球的运气,但要凭运气杀进决赛,这也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各个足球队的主教练对二中进入决赛的看法虽然不太一样,但最终都会绕到一个小球员的身上,洛佳益也非常认同这一点,正是这个球员的横空出世,二中才得以以一种令人感到震惊的战术打法绞杀了其他各队,“之前很多人和我提起过二中今年之所以有出色的成绩,和他们出了一个出色球员有很大的关系,这个人等下比赛的时候大家可以关注一下,他就是七号唐超,我认为他的技术并不比职业球队的青训球员差上多少。”

  “洛指导,这可是一个很高的评价啊。”

  邵明添作为一个业余足球界的老油条,也曾对自己的球技抱有很足的信心,但是当他和湖源退下来的一个替补球员踢过几场五人制之后,他就明白了什么叫做不要拿自己的爱好挑战人家的饭碗了。

  业余球员和职业球员完全没有可比性。然而洛佳益却给了唐超那么高的评价。

  洛佳益对着镜头笑了笑:“我们还是在比赛里观察观察吧。”

  邵明添点了点头,随即把目光投向比赛场内,裁判已经吹响了比赛开始的哨声,“好,观众朋友们,平湖市第七届市长杯的决赛,现在正式开始了!首先开球的是卫冕冠军一中队。”

  平湖下午的天空依旧飘着小雨,唐超略显秀气的脸上,因为赛前热身出现了两抹红晕。他向李作问明原委之后,便开始沉默,眯着眼睛盯着对方开球的球员。

  七个!至少有七个湖源U17梯队的球员。

  郝滂比赛没开始之前脚有点儿抖,但是裁判吹了哨子之后却莫名的膨胀了起来,在一次经过唐超身边的时候,大言不惭道:“一中也不过如此,我看,我们和前几场一样,把他们遛死算了。”

  唐超的眼中闪过一丝哭笑不得的情绪,真的是人之所以言之凿凿,就是因为知道得太少。

  不过胖子不知道也罢,知道了怕是直接要抽筋。

  唐超这般想着,心里却没有什么办法去短时间内提升大家的战斗力,他是拥有队里‘同龄人’所不具有的冷静和经验,但其他人相对湖源的小球员来说,几乎是除了一腔热血,其他什么都没有。

  “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蒙奇峰,终于也开了口,朝唐超问道:“我虽然知道一中是挺强的,但是去年我和他们拼身体的时候,没这么难堪过啊。我怎么感觉这帮家伙是专业的!”

  唐超眯着的眼睛渐渐睁开,他诧异地看了一眼蒙奇峰。关于湖源和一中的狗屁交易,以及这整个事件里的很多细节,李作是没有告诉蒙奇峰的,难道实力差距太大,都要看出来了?

  “没事,好好踢。”唐超看着在本方半场耐心倒脚的一中球员,说道:“不要有心理压力,我们能站在这里,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蒙奇峰摸了摸被撞得生疼的胸口,真的很佩服眼前这家伙,至少这届比赛开始之后,无论什么样的逆境,仿佛都不能让他在球场上情绪失控。

  ……

  ……

  “比赛开始之后,一中还是显得更老辣一些啊……没有多余的盘带,大家都是一脚出球,虽然有些球传的不是很好,但是总体思路很清晰啊。”看台上的邵明添,观察了一会场上的形势之后,才用认真的语气说道:“二中必须时刻都要保持专注才行,不然一中要起球的时候,恐怕会措手不及。”

  “我很好奇的是,为什么二中的球员那么仓促的大脚往前开,而不是和其他比赛一样把球传给他们的核心球员,就是他们的七号。”

  “实力,压力,承受力……”邵明添在略微昏暗的天空下眯着眼睛,看了看场上的二中七号球员,沉声说道:“二中的小球员们会不会是因为是决赛,而平添了更大的心里心理压力呢?”

  ……

  蒙奇峰很狼狈,和李正喜他们对一中后场的围抢很失败,他有些无助的朝唐超看去,每次需要站出来的时候,唐超从不让他们失望。而现在,这个二中场上球员的主心骨目光很平静,让人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和身体里蕴藏着的情绪。

  比赛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唐超不断后撤帮助球队阻截对方的传球,阻挡对手的进攻。然而情势还是慢慢的危险起来了。

  唐超最大的困难就是进攻的时候他无法作为。

  任何一个人,在对手用两个人来和他纠缠的时候,都很难有所作为。

  唐超苦笑了一下,平湖一中的教练员还真是看得起我。

  实际上,藤子庆是真的非常看重唐超。赛前的布置会他还专门把唐超的精彩集锦放给所有的球员看,再三提醒一定要跟紧、贴紧平湖二中这个为数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危险点。只要掐死了这点,平湖二中就会像一只断了尾巴的鱼,任人摆布。

  现在,场上的形势也印证了藤子庆的布置是完全正确的。

  唐超抬头看天,看着天上落雨点点,脸上忽然闪现出一抹极为痛苦的神情,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有限了,哪怕再多一个不怕夹抢,能把球稍微控制一下的人,二中都不会踢得那么艰难。

  ……

  ……

  “真是一群垃圾,我还以为有点儿抵抗呢。”

  这句话孟磊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看出来,这样的对手甚至不用他和他的U17对手用上半分气力。

  “亦哥,孟华,往中间靠一点。”孟磊在右边路带着球,每次对面的防守球员要过来抢球的时候,他1.87cm,70kg的身高体重就会体现出极大的优势,往往依靠身体就能把对方球员撞开,顺势杀出一条坦途。

  也不知对方七号是什么来头,之前几次进攻打的中路都被他亲自或者指挥断防了下来。所以孟磊下意识的跑到了右边路,示意己方的队友赶紧到禁区内抢点,然后起球。

  接触球的点很好,孟磊右脚一抬起就知道自己这个传球传的非常不错。

  在前世的比赛里里,唐超也曾经看过很多精彩的四十五度角的斜长传,但这一次,他眯着眼睛看着天上,也忍不住轻声说道:“这球传的真贼。”

  球绕了一个大弧线,直飞二中这边小禁区边沿的后点上,由于人还在大禁区线上,唐超已经无能为力。

  想要喊一声,也来不及了,郝滂因为前几次进攻对方都是打中路,这次收的太多了,对于对手边路插上的球员则完全放空了。

  怪不得郝滂,之前的比赛没有人能够在那么长的距离传出那么精妙的传球,即使有心,也没有那么强的脚力。因此郝滂根本就没有过防住后点的想法。

  陈孟华高速插上,在球即将飘过自己跟前的时候一个冲顶,他甚至没有跳起来。

  周围三米之内都没有防守球员,他顶的比平日的训练都还要轻松。

  邵明添看着这个进球,无比惋惜说道:“终于还是来了,一中还是凭借一脚漂亮的传中和对方后卫的漏人进了第一个球。如果说之前几次对中路的防守,他们做的还不赖,那么毫无疑问这次是一次很大的失误,右边后卫,2号郝滂要负上一点责任。”

  “这球传的太漂亮了。”洛佳益摇摇头,“哪怕郝滂在位置上,也很难扛得住陈孟华的冲顶。”

  话虽如此说,他依然对唐超产生了一丝敬意和惋惜,看着场内有些失落的唐超,洛佳益下意识里轻轻抚摸着腕上的手表,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性动作,代表着他此时此刻思绪复杂。

  唐超,你就这样了吗?这场比赛,就这样了吗?

  洛佳益嘴上仍详细分析了这个进球的前因后果,但内心,还是对这个他非常看好的‘对手’的球员,有着很大的好奇。

  因为之前的几场比赛,唐超也不是没碰到过逆境,但笑到最后的,不是他是谁?

14.知道得太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