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5.现实残酷得令人心碎

  第一次,唐超觉得自己有些紧张。他的心里有些担心,扯着球衣的手微微有些发抖,尽管雨丝不断的飘落下来,但嘴唇竟觉得有些发干。

  蒙奇峰招呼队友们振作起来的声音没几声,就沉寂了。

  “超哥,他们把你看的太紧了吧?”古巨衫抹着额头的雨水,满脸的焦急。

  “呃……不……”唐超刚想反对古巨衫这个观点,却发现在现实面前,反驳的依据有些无力。

  唐超突然卡壳,明明刚才他自己想了一大串理由,可真的被人问起了,他却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

  “没事儿,你们多跑一点,帮我扯出一点空当,我们还有机会的。”

  “哦,对,对。没事儿!我就是觉得……嗯,这场比赛又是我们先丢球哈,了,所以,我……哎,反正超哥你叫我们怎么踢我们就怎么踢!”

  唐超略显尴尬地笑了笑,拍了拍古巨衫的肩膀,没有说话。

  比赛紧紧进行了八分钟,二中就丢了球。说老实话唐超的预想当中,凭借铁桶阵,再加上自己的补锅,起码要撑个二三十分钟大家才见分晓的,但现实大多都是残酷得令人心碎的。

  ……

  ……

  许婧痕撑着伞,看着场上儿子略显落寞的身形,不知道为何,她对唐超的愧疚莫名的从心底缓缓涌起,恨不得即刻把他拥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

  但正如孩子他爸说的,儿子真的长大了,很多事情,都需要他自己去摸索,去前行,甚至是去失败,没有在风雨中飞行过的海燕,不足以论成长。

  以前不太关注足球的许婧痕使劲的握着伞柄,只能祈祷。

  比赛在裁判的一声哨响后继续进行,郝滂小心翼翼地跟在唐超的后面,时刻准备听从唐超的指挥去进行下一个技术动作。

  二中原本的开球套路是蒙奇峰把球先传给身后的中场古巨衫。但开场之后一中给的压力太不一般,让古巨衫处理球的动作都变形了。

  于是唐超只好向中路靠了靠,示意开球的蒙奇峰把球给他。

  蒙奇峰是一个生活中的好队长,任何人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和他说,他也乐意去帮助解决,但是在球场上,他距离一个合格的队长明显就还差得远。因此当他看到唐超终于主动过来要球的时候,缓缓舒了口气,立即把球传到了唐超脚下。

  孟磊和宋极亦作为湖源U17梯队里最好的两个前锋,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能进球,更是因为他们很多时候不惜余力的奔跑,去阻截,去抢断,去防守!

  因此当唐超拿球不到三秒,他已经看到孟磊和宋极亦像两条疯狗一般扑了过来!

  当球在唐超脚下的时候,他觉得对面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他是一个要去五大联赛的人,湖源梯队又如何?

  这像是一种武侠高手出道江湖的一种自我定位。即使全世界都不相信你,而你,还是要坚信你是最牛逼的那个人。来到这个世界,唐超一直这样告诫自己。因为他只能相信自己,相信他的双脚。

  孟磊180的身高也只比唐超高了一些,但是肌肉力量明显就不一样了。所以他并没有等待宋极亦一起上来夹击唐超,一开始,他就想用自己的身体去逼迫唐超失误,或者把球传出去。

  唐超一旦把球传出去,那么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个球权,又是一中的了。

  唐超迎着孟磊冲了过去!

  看台上的洛佳益眼睛一亮,终于来了!

  “唐超这一次没有选择传球,哎!!”洛佳益扯长了音量,声音中满是惊讶,“这是什么动作?!”

  “这!这!唐超把孟磊过掉了!”邵明添也瞬时提高了音量,“身子一摆,宋极亦也被过了!”

  “犯规,这绝对是一个犯规!”洛佳益的双手死死撑在摆放设备的桌子上,情绪很激动:“宋极亦这一脚很不应该啊!应该是一个危险的蹬踏动作!”

  邵明添下意识的点点头,“是的,一会慢镜我们再看一下,这确实是一次比较恶劣的犯规,不知道裁判会不会给他一张黄牌。”

  “给了,对了。这绝对是一个危险动作。希望宋极亦记住这次教训,因为如果裁判更狠一点,给你个红牌你也没话说。”洛佳益并没有因为宋极亦是自己的弟子就嘴下留情,因为这个动作很恶劣。

  在唐超已经把他过掉的情况下,亮了鞋钉直接踩到了唐超的左脚踝上。

  此时,李作的脸色很难看,使用超常规武器也就罢了,居然还对老子的核心下黑脚?

  示意队友进场看一下唐超的情况之后,李作三步并作两步就冲到了场边的第四裁判身边,“这球不给红牌?”

  李作怒目圆睁的直直盯着第四裁判,在场边的人肯定能看到刚才一中11号那恶劣的犯规动作,双脚离地,直接侧后方蹬了一脚,鞋钉狠狠刮到了唐超的脚踝上。这样的犯规还只是黄牌?

  第四裁判咽了咽口水,用对话机和场上的主教练沟通着,表示二中的主教练对这次判罚很有意见。

  二中的校医进到场内。

  唐超捂着脚踝,倒吸着凉气。在没有护角板保护的地方被鞋钉刮到!这种硬伤在最开始的时候简直是要命的疼。过了十几秒,这种疼痛才稍微缓解一些。他原本弓着像是一直被扔进水里的小虾米一般的身子,才慢慢的舒展开来。

  前世多次的受伤经验告诉他应该没有伤到骨头,场边处理一下还能踢。

  “没事,嘶……,只是外伤,没事。”

  唐超对学校的校医断断续续的说着话。

  主裁判汪杰牟听到唐超的话,判定这小子应该没受重伤,悬着的心也落地了。紧接着他迅速跑到了场边,第四官员正和二中的主教练解释着什么。

  李作的火很大,仅凭这点小雨熄灭不了,而他看到主裁判朝他冲了过来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但很快又挺起了胸膛,“凭什么这个动作只能黄牌!”

  汪杰牟面上依旧保持着一个主裁判应有的冷峻,但内心其实也很挣扎,这个犯规是很恶劣,完全够得上红牌,但是,真的要在比赛还没到15分钟的时候给一中一张红牌?而且在一中才领先一个球的情况下?

  且不说以后自己在平湖业余足球界怎么和湖源的人继续混下去,就自己那个在一中读高二的儿子……哎,主裁判好当吗?

  “李教练,请你冷静一下,唐超并没有受很严重的伤。”汪杰牟也是老江湖了,他没有直接回答这个动作够不够的上红牌,而是要求李作先‘冷静’一下,不然红牌不给宋极亦,就很有可能先给你了。第二,唐超没有受很大的伤,一张黄牌,也差不多了吧。

  李作从汪杰牟的眼神和语气中明白了许多事情,虽然赛前也猜测了一下,但他的内心其实还是有点侥幸心理,只不过现在他懂了。

  李作咬着嘴唇,狠狠的点了点头,食指指了指汪杰牟,头也不回的走回了教练席。

  唐超也被校医兼队医扶到了场边,瘫坐下来,让队医做进一步的处理,其实,无非是喷一点云南白药,不过聊胜于无了。

  看台上,许婧痕捂着嘴巴的手显得很苍白,差一点控制不住自己就要冲下场去,还好快要绷不住的时候,唐超自己站了起来。看着自己最关心的儿子坐在地上咧着嘴让队医喷药,她的眼眶终于还是忍不住潮湿了。

  “嘟……”

  汪杰牟在吹响哨子之前,大概是出于对二中的补偿心理,足足让靠近发球区边沿的一中的球员退后了两次。

  古巨衫没有往后传球,而是看准了前场蒙奇峰的位置,直接一脚撩到了前场。

  蒙奇峰已经尽力去拼抢了,但是在陈卓杰的身高和体重面前,他完全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徒劳。

  球被陈卓杰一顶,球直直又飞回到了中圈附近。孟磊丝毫没有受刚才那个犯规的影响,身子张开,靠住了古巨衫,用胸口把球卸了下来。

  球掉落,孟磊右脚的脚尖轻轻一点,球顺势落到了地面上,余光一扫,陈孟华在右边路已经快速的前插了!

  没有一丝的犹豫,孟磊扭着身子,左脚趁着球落到地面弹起来的那一刻用力一扫,球从中后卫和右边后卫的缝隙间闪了过去!

  唐超咧着嘴,校医这手法太不专业了,摸得他的脚踝疼得更厉害了,他赶紧示意可以了可以了。咬着牙勉强站立起来之后,他正好看见郝滂一脸惊悚的转身,而一个蓝色的身影以更快的速度从他的身后后来居上,六七步就把郝滂甩了一个半身位!

  单刀球!

  没有奇迹,陈孟华再趟了几步之后轻微内切,没有犹豫,一脚推射,杨晓葆的落地动作非常不专业,球耻辱的从他两腿之间穿过,进了网窝。

  上半场仅仅进行到了第十四分钟。平湖一中队2:0领先平湖二中队!

15.现实残酷得令人心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