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约战

  换姿势?

  夏婵猛地发现两人的姿势尺度太大了,忍不住爆粗:“换你妹啊。”

  她立刻踹飞苏愿,但没有踹中,一双大长腿被控制住了。

  她想要挣扎,以柔克刚,但这一次没能成功,小男人力气大增。

  不行,这小男人力气太大了,硬刚她不是对手。

  旋即,夏婵强忍着滔天怒火,换成一副委屈的表情,大眼睛写满了无辜,软萌软萌的哀求道:“小哥哥,我错了,放开我好不好?”

  哼哼,等她被放开,他保证让这个小男人知道什么是被女修罗所支配的恐惧。

  “知错就改,真是乖孩子,再见。”

  苏愿不打算跟这个波涛汹涌的女人纠缠下去,后者虽然双手被扣住了,但开车应该没有问题,于是推门下车。

  想了想,他提醒了夏婵一句:“小姐姐,如果我的鼻子没骗我的话,小姐姐你有那些方面的疾病,应该上火引起的,宜疏不宜堵。”

  夏婵整个人僵硬在座位上,吃人的心都有了。

  小男人的狗鼻子居然敢乱闻!

  “臭流氓!”

  苏愿一脸无辜:“我是被逼……迫的。”

  刚刚下车,一道尖锐的鸣笛声前方传来。

  “嘟!——”

  是一辆白色型货车,时速超过120,已经完全失控了,直接朝着夏婵的宝马730li冲过来,距离不过三十米。

  被扣在方向盘的夏婵被惊出一身冷汗,眼睁睁的看着那辆货车撞上来,但她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依旧挣不脱手铐。

  本姑奶奶还没结婚呢,还没尝过被男人疼的滋味呢,这就要凉凉了?

  轰!

  一声巨响传来,黑色的宝马730li瞬间被撞成一堆废铁,浓烟滚滚,四周尖叫不止,场面一度混乱。

  货车逃逸。

  数十米外的位置,夏婵和苏愿从地上爬起来,两人尽皆一头冷汗。

  夏婵更是震惊不已,当时千钧一发,这个小男人突然冲进车内,一只大手握在方向盘,直接把方向盘给拔出来了。

  整个过程,小男人用了半秒钟不到的时间把她救出来了。

  敢问,这是人力所能做到的么?

  不管如何,她之所以能够活下来,都是小男人救了她。

  咬了咬牙,她面无表情的开口:“谢……”

  还没说完她就懵逼了,刚刚还站在身边的小男人已经没影了。

  ……

  逃离现场的白色小货车上。

  司机是一个醉意熏天的黄毛大汉,三十五岁左右,一身纹身,社会人。

  此事,黄毛大汉拼命的抽烟,一根接着一根,全身在颤抖,冷汗直流,紧张的不行。

  这时,一个手机响了,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一个青年冷酷的声音传来:“黄彪,事情办得怎样了?”

  黄毛大汉连忙讨好道:“原来是周少啊,你放心,事情帮你办得漂漂亮亮的,那小子在车上,车子都被我撞碎了,肯定活不了。”

  那个青年自言自语的声音传来:“敢欺骗本少的女人,敢打本少的马仔,那个死扑街还是头一人,这就是这个下场。”

  “黄彪,一百万已经打到你老婆账号上了,这阵子出去躲躲,风声过了再回来,你现在就去找我二叔,他那边的人都给你安排好了。”

  黄毛大汉一脸感激的道:“谢谢周少,谢谢周少。”

  等他放下手机,黄毛大汉猛地发现,副驾驶座上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青年。

  下一刻,黄毛大汉猛地记起来,周少要他撞的人不就是这小子吗?

  这小子没死,还在他车上?

  大白天装见鬼了?

  醉酒的他脑袋一下子清醒了,冷汗直流。

  这个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苏愿。

  苏愿看了一眼司机,道:“说完了?”

  黄毛大汉瑟瑟发抖,接受不了这个灵异事件,要知道,他的车速保持在100以上,根本就没减速过。

  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人能够半途上车。

  苏愿摇了摇头:“一百万撞死我,不值得,人的一辈子长久着呢,保不准哪天遇到一次机会就大富大贵了。”

  “听说你还有老婆,看你这把年纪应该也有孩子,你忍心让他们变成孤儿寡母?”

  黄毛大汉冷汗直流,咬牙道:“你小子想怎样?”

  苏愿淡淡的道:“一句话,两个问题,谁要撞我,理由是什么。”

  黄毛大汉哆嗦道:“要……要撞你的人是周少,具体原因不清楚,不过听说你碰他的女人,打了他的马仔,脸上挂不住,所以要动你。”

  苏愿皱眉:“周少,周东吧?”

  黄毛大汉咬牙点了点头。

  苏愿双眼微微眯起,只因为他向校花兜售了一份丰胸膏,顺带教训了一下那些学生混混,周东就要叫人撞死他。

  这很强势,大写的牛笔,苏愿给那个周东双击666!

  苏愿开门下车,临走前对司机打了一个响指,拿走后者的手机。

  白色小火车没开多远,直接撞断大桥的栏杆,飞进了河里。

  杀人者,人恒杀之,这是自古不变的真理,苏愿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如果不是系统上身,现在他和女警花已经变成一对死命鸳鸯了。

  没有犹豫,苏愿拨通手机最近一个通话的号码。

  电话打通了,还是那个青年的声音,口音很重:“黄彪,还有毛事?”

  苏愿沉声道:“我是苏愿。”

  电话那头的青年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咬牙切齿的道:“苏愿!你……你没死?”

  苏愿开门见山:“乡下人,找个没人的地方,我们好好谈谈。”

  这个周东的口音是香江那边的,本人也是香江人,在过去九百年,香江人都叫南海市为省城,所以苏愿叫周东乡下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哪怕是现在,南海市的综合实力早已经不是香江可以比的了,在年青一代人眼中,香江之于南海市就是乡下。

  没毛病。

  电话那头,周东当场炸毛了,怒气冲冲的道:“死扑街,你话谁是乡下人?没服气是吧,好啊,本少陪你玩,天上香会所,有种今天晚上来搞我。”

  “不来你是我孙子!”

  苏愿淡淡的道:“不用等晚上,现在就行。”

第八章 约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