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植物人

  会议室内一片轰动,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风韵犹存的女董事身上,一个个脸色震惊,眼神怪异。

  震惊的是,出卖集团机密有这位女董事一份。

  怪异的是,她居然跟徐半山搞到一张床上去了。

  徐锦程气的全身哆嗦,情绪几乎崩溃:“七嫂!黄梅!你还是不是人?!”

  无它,名为黄梅女董事是徐家这一代八个兄弟中排行老七的内人,老七早死,留下了孤儿寡母。

  徐半山在徐家八兄弟中排行老大,黄梅是他的弟妹,现在老大居然把老七的未亡人弄到自己床上了。

  这简直是家族耻辱。

  如果老爷子还清醒,今天徐半山不被打断腿都是轻的。

  风韵犹存的女董事黄梅脸色一下子绿了,指着徐半山的鼻子破口大骂:“徐半山你这个老东西,你别血口喷人!老娘不是那种女人!”

  “四哥,你听我解释。”

  徐家八兄弟中徐锦程排行老四,也是黄梅口中的四哥。

  徐锦程面无表情的道:“是不是,等会就知道了。”

  说着,徐锦程从徐半山的公文包里弄出一个U盘,然后插在电脑上,一个视频迅速被投放在公屏上,画面放大十六倍。

  徐锦程双击打开视频。

  然而,让所有人措不及防的是,视屏刚刚打开,突然传来一阵浪叫声。

  “啊!——”

  “啊!——”

  “啊啊啊!——”

  画面上,是两具光溜溜的身体在纠缠着。

  男的正是肥胖得流油的徐半山。

  女的,正是风韵犹存的黄梅。

  众人面面相觑,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徐梦枚听着刺耳的叫声,未经人事的她顿时面红耳赤,娇羞欲死,恨不得挖一个地缝钻下去。

  她死死抓住苏愿的手臂。

  她那种反应,仿佛看一眼好像自己就不纯洁了,贞操被人夺走了一样。

  苏愿也是一脸懵逼,这徐家关系真是混乱啊。

  不过不得不说,黄梅虽然老了,但风韵犹存,年轻时估计真是大美人,不然估计也嫁不进豪门。

  一旁,徐梦枚发现苏愿正在偷瞄视屏,顿时在他腰上的软肉狠狠掐了一下,气冲冲的道:“你往哪里看?!”

  苏愿连忙收回目光。

  不过反应最为剧烈的还是风韵犹存的少妇黄梅,她气得全身哆嗦,尖叫道:“关掉,快关掉!”

  徐锦程目光冰冷无比,直视黄梅:“敢做不敢认么?”

  视频在继续。

  少妇黄梅终究还是要脸的,垂头丧气,哭泣道:“四哥,我错了,我错了,你快把视频关掉,我把所知道的事情统统告诉你。”

  啪。

  愤怒之极的徐锦程一巴掌下去,力道奇大,直接把笔记本被拍碎了,视频的画面戛然而止。

  徐半山也被这一巴掌给惊醒了,垂死病中惊坐起,大呼大叫:“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七弟妹,你哭啥?”

  黄梅哭得更加厉害了:“你个老混蛋,老娘不会放过你的。”

  这时,苏愿主动开口:“伯父,内奸的事情已经弄清楚了,我想我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你们继续,再见。”

  说完,苏愿转身离开。

  徐锦程突然叫住苏愿:“你叫苏愿是吧?”

  苏愿点头:“是的,伯父。”

  徐锦程淡淡的点头:“如果我晚上有空的话,我请你吃饭。”

  这个少年刚刚立了一个大功,解除他的心头大患,却没有邀功请赏,而是表现出远超同龄人的沉稳气质,最重要的为人低调,性格内敛,并不张扬。

  这样的年轻人并不多见了,更身怀绝技,或许自家女儿的眼光不错。

  苏愿礼貌一笑:“一定。”

  两人离开会议室。

  徐梦枚余怒未消,恨恨的道:“苏愿,没想到你居然是那种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苏愿一脸懵逼,道:“啥情况?我是哪种人?”

  徐梦枚又气又羞的道:“你居然偷看视频……”

  苏愿一身正气的道:“好像你没看一样。”

  徐梦枚连忙否认:“我才没看呢。”

  苏愿反问:“你没看?那你怎么知道内容不宜?”

  苏愿还没说完,脚背就被说中痛处的校花轻轻踩了一脚。

  两人更上一层楼,徐梦枚打开徐锦程的办公室,倒了两杯冰冻的水,一人一杯,一起降温。

  苏愿随口问道:“校花同学,你叫我来你家的公司就是为了帮你找内奸?”

  徐梦枚红着脸道:“不是。”

  顿了顿,她一脸喜悦的道:“今天的真的谢谢你,要是找不出内奸,爸爸一定很烦躁,回家估计又要骂我了。”

  这一次找出内奸,对集团意义重大,以徐半山为首支持联姻的一派估计要安分一段时间了。

  罪魁祸首徐半山肯定会被剥夺董事系会,失去在集团内部的话事权。

  最重要的是,以黄梅为首的中立派必定因为不雅视频而向反对联姻的一派妥协。

  黄梅不妥协,意味着失去董事席位。

  简单的说,经过苏愿今天的帮忙,支持联姻的呼声肯定消停一段时间,她至少半年内不用为联姻一事而头疼了。

  她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了。

  这一切都是苏愿带来的,短短一天时间不到,这个小男人就给她的人生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苏愿一本正经的道:“我这个人穷习惯了,校花同学既然想要谢我,不如来点实在的。”

  徐梦枚气得想掀桌。

  这个小男人就知道钱钱钱。

  难道就没有钱更加重要的东西么?

  要知道,换做别的男人跟着她,第一想法恐怕就是讨好她,取悦她,一旦俘获了她的欢心,那整个徐汇集团都是他的了。

  心底,徐梦枚给苏愿贴上了一个标签:咸鱼。

  不过当徐梦枚想起带苏愿来集团主要目的后,小脸一凝,站起来道:“苏愿同学,其实我今天带你来这里是别的原因。”

  “你不是想赚钱吗?现在机会来了。”

  苏愿眉开眼笑:“这才是我认识的校花。”

  徐梦枚把苏愿带到一个实验室。

  这个实验室很高大上,附近全是消毒水的味道,有带面具的专员保护,需要虹膜识别才能进入。

  这个实验室没有任何介绍,显然是一个私人的实验室。

  苏愿慌得一笔,久久不愿意进去,弱弱的问道:“校花小姐姐,你不会是想把我骗进去当小白鼠做实验吧?”

  徐梦枚嘿嘿一笑,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贝齿:“如果你愿意的话。”

  苏愿一脸严肃:“校花同学,你这样我翻脸了。”

  徐梦枚收起笑容,认真道:“我爷爷在里面,他已经沉睡了快十年了,需要靠生物科技才能维持生命,你的医术不是很厉害吗?”

  “如果你能让我爷爷醒过来,没准我爷爷高兴,你从此就有一辈子都用不完的钱。”

  两人进入实验,经过至少十层关卡,多次消毒,终于来到了一个核心地带。

  苏愿看到一个骨瘦如材的光头老人躺在病床上,身体插着无数的管子,那些管子连着无数的精密仪器,还有一个储存着绿色液体的能量舱非常显眼,作用不明。

  苏愿只是看了一眼便确定,这是一个植物人。

第二十四章 植物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