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有救

  “行,走着。”

  苏愿当时就爽快的答应了。

  突然多出了一个身材火爆、姿色上佳的绝密情人,虽然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怎么算都不亏啊。

  再者,男人一生最快意的一件事就是金屋藏娇,他如今终于有机会体验一番了,岂能错过。

  必须答应。

  夏婵黑着脸,立刻把车开往医院。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局长大人打来的,顿时微微皱眉,然后接听:“局长。”

  “夏队长!”

  那边中年人用着一种愠怒的语气道:“你是不是抓了一个叫苏愿的学生?”

  夏婵一怔,然后道:“是的。”

  中年人用着命令的口气喝道:“马上放了他,跟他道歉,不然明天你就不用来上班了!”

  夏婵皱眉:“理由。”

  中年人沉声道:“没有理由。”

  夏婵同样也是强势无比:“对不起,爱莫能助。”

  同时,她斜视了苏愿一眼,心中对后者愤怒顿时强烈了数分。

  这种情况她见多了,一些被她抓住的犯罪分子第一时间都会动用保护伞的力量自我保护,这个小男人的情况恐怕也是如此。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前脚刚刚抓了小男人,后脚跟保护伞的力量就影响到了她的正常工作。

  这让她更加肯定,这个小男人一定是一个犯罪分子,且罪恶滔天。

  这时,电话那头的中年人语气顿时凌厉的数分:“夏队长,你不要胡闹,我不是在跟你商讨,这是命令,你必须得遵从。”

  夏婵道:“没其他事的话我先挂了。”

  那头的中年人服软,长长一叹:“夏婵啊,我虽然不能告诉你具体原因,但有一点可以跟你兜底,如果你不放了那个苏愿,不但我的饭碗不保,我上司的饭碗,甚至是我上司的上司也会跟着一起丢饭碗。”

  “这是真话,这个苏愿来头不简单,已经有人越过我们,对我们的上司下了命令。”

  闻言,夏婵不寒而栗,又看了苏愿一看,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饱满傲人的36E也是剧烈起伏。

  这个小男人什么来头,到底什么背景,背后的伞居然可以一手遮天?

  苏愿耳聪目明,也听到了那位中年人的话,但是整个人一怔懵逼。

  到底是谁在帮他,而且能量如此巨大,难不成是徐汇?

  不对啊,徐汇应该也没有这么强大的能量。

  要知道,夏婵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可是级别很高的人物了,在南海市可是遮天蔽日级别的白道人物,徐汇虽然名镇一方,但在南海市也不过一流企业,根本没有那种一手遮天的影响力。

  夏婵挂了电话,死死盯着苏愿,警惕性大增:“你到底是什么人?谁在帮你?”

  苏愿嘴角弯起一道得意的弧度:“得道多助,应该是我贵人多,夏警官不用惊讶。”

  夏婵也没有再问,这种事情小男人是不可能会说的,除非证据摆在面前。

  车子直接开往了医院。

  “到底是谁在帮我?”

  苏愿在考虑这个问题,一转眼的功夫就来到了开发区医院。

  一分钟后,苏愿在消化内科的病床上看到之前想要拜他为师的中年酒鬼。

  中年男人正在输液,整个人还处于亢奋的状态。

  苏愿一看就知道中年酒鬼是一个长期病号,之所以能够在外面碰见,应该是偷偷溜了出去。

  “夏警官不会和这酒鬼认识吧?”

  苏愿摸了摸下巴。

  中年酒鬼一看到苏愿,顿时身躯一震,激动的道:“这不是小赌神吗?你怎么在这里?”

  苏愿点头示意,没有多说什么。

  但夏婵听到这个绰号后脸色一黑,小男人也去赌钱了?

  但中年酒鬼是十分亢奋,连忙介绍道:“小赌神,你应该是被夏警官抓回来吧,没事,这是老哥跟你担着。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夏栋梁,这位夏警官是我的女儿,只要我老夏一句话,她立刻就放了你。”

  夏婵恼怒不已:“爸!”

  苏愿当时就怔住了。

  夏婵和中年酒鬼居然是父女关系。

  夏婵想要让他救的人,应该就是这个中年酒鬼。

  夏栋梁笑容越发灿烂,对夏婵道:“小婵,你不知道,这位小兄弟可是一位赌神,王霸厉害吧,那可是小有名气的赌神,但又如何?在这位小赌神手中,眨巴眼的功夫就输了好几个亿。”

  夏婵嘴角轻轻抽搐着。

  地下娱乐场的老板王霸被打成重伤,就是这个小男人的手笔?

  不仅如此,小男人还赢了几个亿?

  果然,小男人所到之处没有没有好事。

  夏婵强忍着怒火,道:“爸,他现在不是赌神,他是你的医生,是我请回来给你看病的,如果你再乱跑酗酒,我就当没有你这个爸,你跳楼了,你欠赌债别人打死了,我正眼都不会看你一下。”

  说着,她眼中闪过一抹落寞和无奈。

  夏栋梁无视夏婵,一脸疯狂的道:“小赌神,你看我女儿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只要你把你的赌术传授给我,我就认你这个女婿。”

  “等老夏我把夏天五金城赢回来就给我女儿当嫁妆。”

  夏婵冲上去就是一巴掌,然后低吼道:“夏栋梁,你这个疯子!”

  打完夏栋梁,夏婵强忍着了许久的委屈泪水夺眶而出。

  苏愿走到夏栋梁旁边,手指在后者身上轻轻点了几下关键穴位。

  夏栋梁吐出一口浊气,然后昏了过去。

  夏婵冷冷的问道:“苏愿,我父亲还有救么?”

  苏愿摇头:“没救了。”

  闻言,夏婵一屁股瘫倒在椅子上,那无措的样子,仿佛灵魂都被抽走了,而后讥讽道:“什么小神医,什么起死回生,都是假的,我没有看错人,你就是一个街头卖假药的江湖骗子。”

  说着,她撕碎了桌子上的病历单。

  病历单她看过了,父亲,肝硬化引起的血管破裂随时有可能大出血。

  一旦大出血,那就完了。

  即便血管不会破裂,但肝功能严重退化已经造成了功能性衰竭,死也是迟早的事情,最多只能活三个月。

  苏愿摇头:“我说你父亲没救了,并不是治不好,而是觉得没有治疗的必要了,因为他的失心疯了。”

  闻言,夏婵喜出望外,连忙站起来抓住苏愿的领口,激动的质问道:“你说你可以治好我父亲?!你确定?!”

  苏愿道:“治好了又能怎样?你父亲的病是心病,他已经是半个疯子了,他沉迷在过去,救这样的人,我不如去救一个有明天有憧憬的人。”

  夏婵信誓旦旦的道:“心病的事你不用管,治好你治好我爸,我答应你的事,夏婵说到做到。”

  苏愿淡淡的点了点头:“这有什么难的,给十分钟时间,今天晚上就让你跟我聊聊人生理想。”

第六十一章 有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