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要走?

  一觉醒来,呼吸着窗外吹来的清新空气,李清欢神清气爽,头脑无比清醒,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一种体验。

  原来睡觉也可以这么舒服,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

  难道是因为修为突破的原因?

  很快,她才记起来自己昨天晚上忘记趁着小男人睡着穿衣服了,现在还是一丝不挂的。

  漫漫长夜,小男人不会偷偷对他使坏吧?

  要知道,小男人是那种大胆而直接的性格,这是一种充满侵略性的性格,含蓄什么完全不存在。

  虽然她是天榜第一的女人,支配暗黑的女王,别人根本不敢靠近,只要听到她的称号就会色变。

  可以说,简单的一个极夜女王的称号,就足以产生巨大的威慑力。

  但在这个小男人面前,两人住在一起快一个礼拜了,但意外的是,她并没有在小男人那里建立起任何威严。

  恰恰相反,在小男人心里,她只是一个老婆,短期目标是滚床单,终极目标和她成家立业。

  这样一个怪类,偷偷对她做出什么坏事都不意外。

  她目光小心翼翼的落在身边的小男人身上,发现后者还在睡觉,不过大概跟别的男人不一样,这个小男人的气息很绵长,没有任何声音,虽然睡在身边,但没有任何打扰她的睡意。

  她小心翼翼的给自己检查身体。

  一丝不挂是真的,不是做梦,但小男人睡得沉,仿佛进入了冬眠,开始保持着昨天晚上一模一样的睡姿。

  目光下移,看到小男人某处弧度惊人的膨胀,她脸色微微一变,连忙移开目光。

  看来是她多虑了。

  不过,一想到昨天晚上自己震碎了身上的衣物,身上光溜溜的,从上到下,最羞耻的部位毫无保留的被小男人看个精光,她一双美眸便浮现一抹羞恼之色,很快又被寒意取代。

  她蹑手捏脚的起床,无声无息的穿上衣服,刷牙洗脸,然后回到房间梳头。

  这时,苏愿醒了过来,摸了摸身边,没人,睁开眼睛,这才看到镜子前的李清欢,青丝及腰,已经可以嫁人了。

  不过见到后者已经穿上了衣服,严丝缝合,顿时整个人一阵失望。

  哎,没办法啊,昨天经历太多事,开启透视眼,地下娱乐场使用透视眼,夜闯大鱼坊,回来被缠着写作业,又得护法的,整个人仿佛被榨干,一躺下就不愿意动了。

  似乎错过了天大的好事。

  要知道,清欢老婆一丝不挂的躺在身边,这明显是对他的暗示啊,对他的权限进一步开放了。

  可惜他没有抓住。

  李清欢打招呼道:“你醒了。”

  苏愿懒洋洋的道:“清欢老婆,看起来气色不错啊,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得到滋润了。”

  李清欢轻语:“嗯,今天和之前不一样,以前每天修炼很晚,起来精神不在最佳,需要养神,今天不用,可能是修为提升的原因。”

  苏愿看了一眼李清欢,旋即一本正经的胡说道:“怎么可能,根据我多年行医的经验来看,你今天精神好是因为和不穿衣睡觉有直接关系。”

  李清欢一双美眸渐渐浮现寒霜。

  苏愿一口咬定:“绝对是真的。”

  李清欢微微皱眉:“当真?”

  苏愿不经过脑子就说道:“肯定是真的。睡觉不穿内衣不会产生压迫感……压迫神经会让神经一天都无法放松,精神便一点一滴的流逝了,积少成多,睡觉恢复的精神也自然变少了,无法达到最佳……”

  李清欢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神色恢复淡漠:“今天晚上我不回来吃饭了,晚上也不用等我了,先睡吧。”

  “如果我不回来,以后就不要再等我了。”

  苏愿心中一镜,清欢老婆一大早起来梳妆打扮,这是要离开?

  旋即,苏愿立刻惊醒了过来:“清欢老婆,是不是你昨天晚上的事情你生气了?我保证,我对天发誓,绝对没有冒犯到你……”

  看着小男人真心着急的样子,李清欢心中感受莫名,这是被人关心的感觉?

  胸口似乎有些暖暖的。

  本能的,她淡漠的应道:“我没有要走,只是找人下战书,把仇报了。”

  苏愿义愤填膺:“谁敢欺负我老婆,看我不碾死他?!”

  李清欢没有在说什么,但她想要说的话写在脸上,四个字——

  与你无关。

  苏愿又问道:“清欢老婆,你的那么厉害,敌人一定也很厉害,你昨天晚上才突破,会不会太操之过急了?”

  “不行,我必须陪你去。”

  开什么玩笑,老婆去找人报仇,作为男人,怎么可能缩着家里呢。

  谁敢欺负他的极品尤物老婆,不管他是谁,保证把那人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李清欢抽柜子里取出一个长长的梨花木盒子,一边问道:“你确定要跟着去?你能为我做什么?”

  说着,梨花木盒子被打开,一把长剑出现在苏愿的视线内。

  这一刻,苏愿绝壁可以肯定,清欢老婆刚刚恢复伤势,顺带提升了一小段修为就复仇,绝壁是膨胀了。

  苏愿连忙道:“我能为清欢老婆你做的事情可多了。”

  “比如,我是医生,你受伤了,我可以给第一时间治疗。”

  “又比如,你打不过对手,我可以带你跑啊,毕竟,我可是跑过十万米不流一滴汗的男人。”

  “最重要的是,如果你跑不掉,我可以给当挡箭牌啊,可以拖住你的敌人一阵子也是好的。”

  “不用解释了,总之,我一定要去。”

  话虽如此,但苏愿不是一个傻子。

  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她有多惨,他还记得一清二楚。

  他怀疑,这个女人打算去找废掉她经脉的人报仇。

  这一去,肯定凶多吉少。

  这么漂亮的极品老婆,人间尤物,尤其是昨天晚上看到她那近乎完美的身材后,他更不想让她出现一丝问题。

  哪怕一点瑕疵都不行。

  李清欢关上剑盒,冷冷的道:“那我不去了。”

  看样子,小男人是一定要跟她去了,甩都甩不掉。

  然而,小男人是她的救命恩人,更是她命定贵人一般,她可不想让小男人跟着一去经历那些黑暗的画面。

  说不定,小男人会留下阴影。

  等小男人不在家再去。

  苏愿半信半疑:“真的不去了?”

  李清欢道“我饿了。”

  苏愿松了一口气:“这才是我认识的清欢老婆,等着。”

  苏愿跳下床,走出房间。

  很不巧,清纯校花和小姨子正在站在门口,和只穿着一条黑色四角短裤的苏愿撞得正着。

  姐妹花的俏脸先是浮现片片红霞,但很快就变异了。

  清纯校花俏脸苍白。

  小姨子一脸震惊。

  苏愿道:“让开。”

  清纯校花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质问道:“苏愿,你就没什么要解释的吗?”

  大早上从一个女人房间里走出来,给未婚妻碰上居然没有一个解释,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不解释。”

  苏愿一脸淡定的道。

  但他头上一万头草拟马飞过,他想解释啊,可是特么的能解释得清楚?

第七十章 要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