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日月精华太难修

  接下来的几日里,大公村有心的村民便发现了一件怪事,村西头那个傻子自从能开口说话之后,便似变了个人,每天下午太阳最烈的时候,都能看到这孩子在一块大石上面修炼,晚上则是在那破茅草屋外修炼。

  按理说,9岁的孩子那正是调皮捣蛋的年纪,即便是以前的那个傻子,也喜欢跟着村里的孩子看他们练功嬉戏。

  而现在傻子不仅不出去玩,还没日没夜的修炼,可修炼就修炼吧,这白天找晒,晚上找冻的,看到这孩子晒得浑身冒汗,晚上冻得浑身发抖,真不知道图个啥。(宋羽:没文化真可怕,这是牵引决,不是自虐!)

  只有李全心里知道怎么回事,他此时也万分后悔啊,每次去叫宋羽吃饭的时候,他的愧疚感都爆棚,天天暴晒的后果便是黑,宋羽孩子现在和关公也有的一拼啊!

  因为愧疚,他现在都不和宋羽比吃了,有好吃的都让宋羽多吃,一个星期下来,宋羽便脱胎换骨,从骨瘦如柴,变成了较为精壮的少年。

  李父见此十分欣慰,一方面他对自己的儿子感到欣慰,这孩子懂得谦让了,好吃的知道让给别人吃了,还教导比自己小的孩子练功,简直是三好少年啊!

  另一方面,他也觉得始终觉得宋羽是个好苗子,这么小便如此勤奋自律,他有时甚至在想,如果这孩子要是有修行资质,那可能未来还真的有修仙的可能。

  可是修行一途实在是太讲究机缘了,这不是勤奋便能成功的问题啊。想他自己,刚刚修行强体功法的时候不也是如此么,天天练,日日练,夜夜练,可直到15岁的时候,他才感觉的到体内有气流的影子。

  直至今日,他也只不过才能感觉到体内有几条气流,至于修成气海,只怕此生无望了。

  而作为当事人,宋羽此时正坐在村南边那大石块上修炼,他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每次修炼的时候,他总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练圣贤功!

  自打从李全那里学来修炼功法之后,这已经是第七日了,第一日他修出气海,第二日误打误撞学会控制肌肉震颤增加气流,第五日他便领悟了使用意念控制气流加速流动、控制气海漩涡加速旋转,而今日,则是他再做突破之日。

  他切实能够感觉到,丹田内的气海终于填满,此时的宋羽正式踏入了小周天之境。

  他忍不住一声长啸,惊的几个村民向他看来,这些村民小声叨咕着:“这孩子怕又是傻了,练功练傻了!”

  宋羽听到了他们的叨咕之声,他前世便具备超人一等的听觉和视觉,当然他并不以为意,他又打了一套强体功法,只听引爆之声不绝于耳。

  他满意的坐下,继续修炼。

  常人到达小周天只是具备了二牛之力,而宋羽此时功法施展之时便有音爆,已然达到了九牛之力。

  一来,他通过肌肉震颤之法修炼,体内气流本就产生的多,丹田内的气海存量也远超常人。

  再者,他第五日便掌握了意念控制气流运转的诀窍,现今赫然已经达到了大成,全身气流可以由他随心所欲操控,他挥拳之时,气流便全部涌向拳力,他踢腿,气流便涌入腿中。

  一法通,万法通,前世的他便学会了牵引决,能够控制自己的全身肌肉。这一世,在李全看来千难万难的控制气流的法门,在宋羽这里便不是什么难事。

  所谓的意念,无非是与控制肌肉一样,通过自己的神经控制气流。在这一条道路上,他已经修炼了三十多年了!在他眼里,气流便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控制自己的身体有多难?

  三十多年的修炼,如今水到渠成,看似惊艳绝绝,却只是厚积薄发而已!

  只是,他唯一不满意的是,即便他修行如此变态,却也还没有掌握到利用太阳和月亮的能量,加速修行的方法,他不禁在想,是不是哪里有什么问题?小胖子,你特么是不是有什么窍门没告诉老子!

  小胖子此时在邻村修炼呢,突然打了个喷嚏,他诧异的想道:“难道俺感冒了,不可能啊,俺修行之后,身体出奇的好,已经不知道感冒是什么感觉了!”

  宋羽和李全都不知道,所谓采集日月精华在修真界却有其事,只不过那都是正式踏入修仙之路的修真者,利用日月精华修炼真气时的功法。

  而他们现在体内还都是普通的气流,距离真气还远得很,且没有相应的功法,怎么能够成功?就像普通人知道沙里可能有金子,可是你不可能从沙里找出金子拿去卖钱一样的道理。

  ————————————————————————————————————

  到了傍晚时分,这是大公村最热闹的时光。小胖子一众三个修行者都从学堂回来了,其他孩子们也结束了一天的练功时光。

  一群猎人满载而归,其中李举铁拖着一头野狼回到家中,引得一众村民纷纷注目。

  妇女们则忙着张罗家人吃晚饭,宋羽也结束了白天的修炼,肌肉震了一下午,早已疲倦不堪。

  此时,在李全家中,一家人带着宋羽坐在餐桌上,小胖子兴奋的对宋羽说着白天在学堂发生的趣事,却被他爹一个眼神打断,小胖子悻悻然闭嘴吃饭。

  宋羽第一个吃完,他似是无意的问李举铁道:“李伯父,我看你今天猎回了一头野狼,很是威武,山里猎物都是如此吗?”

  李举铁看了宋羽一眼,爽朗的笑道:“哈哈哈,平日里只能猎些山猪獐子之类的,今日猎了这头野狼,狼皮倒是能去镇上卖个好价钱!”

  宋羽又问道:“李伯父,你们没有修行天资,如何能敌得过这野狼?”

  李举铁抬了抬自己的胳膊,说道:“小羽,你看俺这胳膊,这可都是力气,再说了,俺们修炼那强体功法,虽说没有修出气海,但练了这么多年,浑身还是有些气流的。俺一拳打出去,少说那也得有五牛之力!配合弓弩,杀些山猪野狼之类的,倒也不算太难。”

  他顿了顿,又说道:“只是这山中却不止普通动物,还有一些变异野兽,近两年变异野兽似是变多了,好在咱们练武强身,跑的也快,遇到一般变异的野兽打不过的话,也有自保之力。”

  宋羽很是好奇,山里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按照李举铁的说法,山里的普通野兽自己应该也能应付了,是不是自己也可以去山里打打猎呢?

  对于他来说,现在早上打两遍功法,晚上再打两遍,配合震颤之法,已经基本上算是完工了,其他时候因为要让肌肉休息,修炼速度要慢了很多。

  再说了,只修炼不实战,那岂不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吗?

  他尝试的问道:“李伯父,我现在也修炼了强身健体功,感觉浑身充满了力气,俺也想上山去打猎!不知道可不可以?”

  李举铁听完哈哈大笑,他说道:“你这孩子没学会走便想跑了,才学了七天能有啥力气,就是全子这样的修行者,俺也不放心他上山打猎,你们还都是孩子,这野兽可狡诈着呢!不是光有力气就行的!”

  宋羽略感失望,不过他眼中流露出渴望之色看向李婶,小胖子李全跟她说过,家里有什么事李父不同意的话,那就去求李婶。

  李婶见状,心里也有些不忍,她开口劝道:“全子他爹,你就带着小羽上去看看罢,有你护着,只要不遇见甚么变异大虫,也不会有事,大不了明天少猎一点野物罢了!”

  李举铁心说,难得这孩子有心,自己本来也想往后带他狩猎,那便试一试罢。

  李全看到父亲点头,他忙说道:“爹,俺也要去!”

  李父白了他一眼,怒道:“胡闹!你不去老师那里学课,去什么山上!你小子给俺听好了,以后若是成不了修仙者,看俺不扒了你一层皮!”

  在李举铁心中,李全那是全家的希望,若是李全成了修仙者,叩开仙门,那便是光宗耀祖的大事情,哪个父母不是望子成龙的?明年便是州考,若是出了个什么幺蛾子,那怎能对得起列祖列宗!

  李全又低下头,心里有些失落,宋羽小声对他说道:“全哥,我先去探探路,等我把山上摸清楚了,以后带你一起去上山!”

  李全这才会心一笑,两人在饭桌下拉起了小手勾。

  在宋羽看来,所谓修行和自己前世赌博那是一样的,只学会了技术是没有用的,你还得上台去赌,面对不同的对手,积累更多经验,才会知道自己的不足,这样才有提高。

  再说的简单点,便是玩游戏,前期你也得打打小怪兽升级吧?

第6章 日月精华太难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