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见鬼愁谍中王

鬼见鬼愁谍中王

馨文 著

军事
类型
2018.04.13
上架
3.83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临危受命的妇救会主任

  一九四零年八月二十日,八路军发起“百团大战”,以排山倒海、雷霆万钧之势,打了日军一个措手不及。短短三个多月,围困太行山抗日根据地的大量碉堡、据点被拔除,铁路、桥梁、公路被炸毁,日军整个华北交通线陷入了严重瘫痪状态,并打乱了日军南进战略和部署。日军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自此将八路军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调集重兵,对太行山抗日军民进行围剿。可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扎根于太行山的八路军始终难以根除,这引起了日本大本营的不满。一九四一年七月,老谋深算的冈村宁次被日本天皇“钦点”,出任日军驻华北方面军司令。这个刽子手,在华北抗日根据地推行“三光”(杀光、烧光、抢光)政策,使根据地所见之处,“家家闻哭声,村村见硝烟”,并实施严密的经济封锁。一时间,汉奸、特务也跟着肆虐和猖狂起来,可谓“汉奸遍地藏,特务多如毛。民族危难际,草包变贼刀。”根据地面临从所未有的经济困难。

  太行英雄团特务营指挥部坐镇葫芦县小西村。这是一九四一年的金秋,营长郑重山突然接到团长陈锋的电话:“你马上派人,到漳河县边界,跟县高官卢志清联系,把五万斤粮食拉到根据地,注意沿途汉奸和特务。”

  “放心吧,团长,这是小事,我马上派人去办。”郑重山满不在乎地说道,他放下了电话。

  郑重山是个“老红军”,今年三十岁,身体粗壮,脸庞黝黑,性情豪爽。他马上将警卫员、十七岁的田石头找来,说道:“你去找吴小瘦,带上五十个人,去漳河县边境,把粮食拉回来,他知道规矩。我后天带人,到老地方等。你也别在我身边干熬着,跟着吴小瘦出去历练历练。”

  “是。”脸颊又黑又瘦的田石头马上跑了出去。

  吴小瘦是一个排级干部,今年二十三岁,已经多次带队护送粮食,从来没有出过问题。而郑重山所说的“老地方”,是一座位于漳河县边界的破庙。每次从漳河县拉粮食,郑重山都会带上十几个人,在这里迎接。

  第三天上午,郑重山便骑着一匹大灰马,带着十二个人,来到了那座破庙前。郑重山预计,这批粮食连夜出发,在今天中午前,一定会赶到这里。郑重山来到庙里,坐在一个台阶上,歇了半个时辰,也没等到路上有人来,就有点儿不耐烦了,对庙里的人说:“你们都去别的地方溜达溜达,守住我,就把人等来了?”

  手下的人都知道郑重山这个脾气,一听他这么说,便都离开了庙宇。有的在路边向远处张望,有的跑到河边,坐在石头上聊天,不过,他们对周围的警戒性却没丢。

  破庙里供着一个不知被谁削去半个脑袋的关老爷像。郑重山等人一走,这嘴头唠叨的话就出来了。他冲着关老爷像道:“关老爷啊,关老爷,你看我,平常也不求个人,我少说来你面前也有十几趟了吧,可求你办的事,怎么还没办成呢?你说,让沈玉翎嫁给我老郑,就这么难么?我都三十岁的人了,连个对象也没有,光棍一条,你知道是啥滋味不知道?!……”

  空荡荡的小庙里,就他一个人自言自语,自然,他说什么话,也没人回应。

  十一点钟时,路上响起了一串飞马疾驰的马蹄声音。有人叫道:“来了——”

  郑重山看着关老爷,也没去看外面,他知道,吴小瘦他们把粮食护送回来时,怕他着急,都会先派个人飞马送信来。

  这匹马径奔庙宇前停下,人也从马上翻了下来,伸手推了一下庙门,发出“哐当”一声,气喘吁吁地说道:“不好,粮食被敌人抢走了!”

  郑重山一惊,回头间,脱口就骂道:“你们干什么吃的!你们是软柿子?!”

  跑来报信的人正是田石头,他说了这句话,一口血喷出口腔,人便倒在了地上,原来是胸口、背部都中枪了,他是憋了一口气,骑马跑回来的。可此时再也支撑不住,倒地便死。

  郑重山大惊失色,上前扶起田石头,摇着他的身体问道:“田石头,你快醒醒,你可不能死啊!”

  庙外的人都跑了进来,有人伸到田石头的鼻子下摸了摸,已经没有了呼吸,说道:“郑营长,石头他——,牺牲了。”

  郑重山指着一个人,催促道:“赶快,骑上我的马,回营部报信,带两个连的人来。”

  一众人心急火燎中,等援助队伍赶到,再赶往事发地,已经折腾了三个多小时。骡马和粮食都已经不见,留下的只是六十多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包括护送粮食的兵马、赶车的民夫和漳河县的一个村长。

  看到战友和老乡们的尸体,郑重山喉头一哽,话也说不上来了。前天都还好好的,哪知现在就已躺在地上,到另一个世界了。

  郑重山含着泪,带着战友们掩埋了尸体,他咬牙切齿地说:“一定是哪个汉奸通风报信,干的这事,这个仇,我一定会替他们报。”

  事后才知道,袭击的人,正是漳河县的日伪军,共抢去一万多斤粮食。老百姓家里还藏有四万多斤公粮,等待送出去,只是突然出了这事,便暂停下来。

  郑重山深为自责,他来到红岸村的团部,向陈锋做深刻检讨。

  红岸村是一个位于清漳河畔的小村庄,背靠青山,面朝漳河。一九四零年十二月,太行英雄团辗转来到这个小村。

  团部占用的是一座四合院,原为村里“张家祠堂”,是村民祭祀祖先、神灵和举办社火活动的场所,太行英雄团进驻红岸村后,便移去“祠堂”中用于祭祀的塑像、神龛等东西,改为了团部办公地。北屋原为献殿,是院子里面积最大的房屋,作为了“会议室”,南屋原为戏台,改为一个办公室。

  陈锋是在会议室接见的郑重山。在郑重山来团部前,就有人通过电话,报告了粮食被抢、人员牺牲的消息。

  陈锋治军严格,但为人忠厚,深受将士爱戴。他听了郑重山口头的述说和检讨,心情也十分沉重,说道:“粮食是根据地的命根子,吃一堑,长一智,打仗也好,护送粮食也好,以后一定要注意提前多收集情报,搞好侦察,避免再次出现这样的重大失误和损失。”

  “是,团长,我记住了。”郑重山嗓音低沉地说道。

  事情一晃,半个多月过去了。在葫芦县城的街头上,出现了一支宣传队。这是葫芦县抗日政府联合组织的,葫芦县税务支局、县妇救会、县群众剧团的人也参加了。

  妇救会主任叫沈玉翎,是响铺村人,今年二十六岁,留着一头短头发,她为人开朗活泼,做什么事都比较积极,而且,胆大心细,曾经带着一队民兵,抓过三个汉奸。在这次宣传活动上,她亮出了自己的拿手“好戏”,说快板,还是她自己编的。她边打快板,边冲周围观看的人说道:“老乡们,听一听,是谁帮助翻了身,是咱们英勇的八路军。小鬼子,真歹毒,烧杀抢掠如豺狼,是人人痛恨的狗阎王。国民党,风气坏,吃喝坑骗像土匪,是恶霸地主的大帮凶。共产党,为人民,减租减息闹革命,是咱们穷人的大恩人。八路军,冲在前,饿着肚子这咋行,是大伙义务支援的子弟兵。根据地,新办法,税收负担最公平,是咱们拥护的好政府。经商人,要纳税,换成枪弹换大炮,是支持抗战的大贡献。老百姓,交公粮,边区发展离不了,是持久抗战的大命脉。”

  等她一说完,二十岁的李若霞率先鼓起了掌,带动周围的人也纷纷鼓起掌来,一片喝彩。

  沈玉翎看到李若霞带头鼓掌,脸上笑了,这个在葫芦县税务支局工作的女干事,文雅秀气,有些与众不同,因为李若霞来自上海,她面上有一股天生的丽质和雅气。沈玉翎跟李若霞交谈过,知道李若霞出身在上海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抗战爆发后,她毅然奔赴革命圣地延安,参加抗战工作,后来,又跟着别人来到太行山,此后几经辗转,被安排入葫芦县税务支局,做了一名普通干事。

  李若霞这才恍然大悟,自语道:“该我了,那我唱一首《交纳公粮歌》吧!”

  这轮着沈玉翎当李若霞的观众了,可是,葫芦县税务支局总务科科长刘书河却把沈玉翎拉到一边,低声说道:“刚才,区党委的王书记派人来,要你现在就到他那儿跑一趟,有重要任务派给你。”

  刘书河口中的王书记,指的是四十一岁的王连生,住在七原村,距县城十里路。

  沈玉翎只得离开宣传队,徒步赶往七原村,去找王连生书记。她心里嘀咕:“他那么大的官,找我干什么。”

  在一个四合院里,沈玉翎找到王连生,王连生已经等候多时。王连生面带担心之色,说道:“我心里正担心,怕你不来呢!”

  “你这么大的领导招呼我,我哪敢不来?刘科长说,你有重要任务派给我,什么任务?”

  “这个任务很艰巨,区党委的人研究来,研究去,觉得你这个人去,比较合适。你胆大心细,抗日坚决,一定能挑起这副重担。”

  沈玉翎有些发懵:“什么重担?王书记,你别卖关子了,你知道,我这个人是个直爽人,有什么事就直说。”

  见沈玉翎急欲知晓的样子,王连生笑了,说道:“我们想派你到漳河县,做一段时间的地下工作,由你担任漳河县党高官。当然,你要不愿意去,我们也不能勉强。我们充分尊重你的意见。”

  “只要组织上需要,哪怕献出生命,我也再所不惜。可是,我能当好这个县高官么?漳河县到底出了什么事?”沈玉翎对自己的能力,有些忐忑不安。

  漳河县属于敌占区,沈玉翎身在葫芦县,哪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漳河县出现了叛徒,前不久,县委组织遭到严重破坏。目前,已经得知,县委的七名骨干成员、四十三名配合开展地下工作的抗日群众全部遭到敌人杀害,还有二百七十多名无辜群众,至今生死下落不明。因为那里的党组织无人领导,全县的地下抗日活动也无法开展,公粮征收和运送工作也受到阻挠。半个月前,太行英雄团派去一支队伍,到漳河县边护送公粮往回走,包括那里一个村长、十几名赶车夫,一出漳河县便遭到了敌人伏击,无一生还。现在我们需要派一个漳河县谁都不认识的人,去接下卢志清书记这副担子,而且,身份还不能让敌人怀疑到。”

  “好,只要是跟鬼子干,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去。我跟日本鬼子可是有雪海深仇。”一九三八年三月底,太行英雄团部队在响铺村一带设伏,袭击了日军的运输车队。可是,恼羞成怒的日军随后血洗了响铺村,沈玉翎因人在外地,幸免于难,但是,她全家人被杀。因此,她和很多痛恨鬼子的人一样,发誓道,不赶走日本鬼子,绝不结婚,所以,她至今未婚。

  “我一个人去么?我到漳河县,需要找什么人?”沈玉翎接着问道。

  “我们给你要来了两个得力助手,他们负责保护你的安全,并听从你调遣。一个叫何兵,一个叫赵龙。这两个人,原来都在太行英雄团部队里打过仗,何兵是排长,赵龙是班长,因为葫芦县政府缺少安全保卫干部,他们这两个人就转到了地方工作。这两个人政治上绝对可靠,身手不错,一定会成为你的得力助手。你到了漳河县后,需要到县城找一个外号‘关老粗’,真名关向前的老地下党员。前几天,我亲自到漳河县跑了一趟,目前,能绝对信任的人只有他了。你去漳河县找他,名义上是关向前的外甥女,住在山西潞城县,父母和丈夫都被日本人的飞机扔炸弹给炸死了,剩下你一个人,走投无路,只好去投靠。这个关向前,有一个大他三岁的姐姐,嫁到了山西潞城县,丈夫也恰好姓沈。这对沈家夫妇,有一个女儿,叫小云,活到现在,应该有二十多岁了吧。可惜,战乱当中,一家三口全部遇难。你这次去,顶替的就是关向前这个外甥女的身份。”

  没想到上级连她要冒充的身份都想好了,这让沈玉翎有了一份安稳感,心想,至少到了漳河县,她也不至于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往哪里落足了。

馨文说
一个粗犷的团长喜欢上一个美女,而这个泼辣的美女却奉命潜入敌占区。

第一章 临危受命的妇救会主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