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珍珠港事件后的杀戮(上)

  刘书河是赶着一匹骡子,驮着两包花椒,以一个普通商贩的身份,进入漳河县界的。

  “顺昌贸易商行”的老板陶汉斋已经安排人,在一个地下交通站,跟刘书河接上了头。交通员按陶汉斋的吩咐,直接将刘书河领到了“一号仓库”。正巧,陶汉斋正带着两个人,往地窖里装货物。

  陶汉斋领着刘书河,钻到地窖里,让刘书河看了看里面堆积的各种货物,不少物资都是根据地急需的。

  刘书河惊喜之下,说道:“你们买的这些物资,对根据地来说,真是太重要了。怪不得陈团长亲自下令,让郑营长无论如何也得想办法,把这批货安全接到根据地,还让我亲自到这边来,跟你们接下头。咱们这批货,什么时候出发?”

  “出发的时间,由二十六号定。明天上午,我会把二十六号叫到这里,跟你碰个头。他会告诉我们时间的。你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这里很安全。”陶汉斋说道,“二十六号”其实是萧鸣的代号,刘书河他们都知道。

  陶汉斋一个人返回县城后,他从商行的抽屉里拿出两百元钱,径奔八仙茶楼。此时,萧鸣正坐在楼上喝茶,眼睛看着窗下的大街上。

  陶汉斋满脸堆笑,走上前去,恭敬地说道:“萧科长,上次你在我们小店放的小玩意儿,我们给估了个价,给你出二百块,你看怎么样?”

  萧鸣扭过头来,笑道:“好吧,我可是个不识货的人,你们说值二百块,那肯定多不了!好了,这二百块钱我收下了。”他伸手接过陶汉斋递来的几张伪钞,而钞票里,夹着一张纸条。

  陶汉斋拱手道:“那我就告辞了!”

  “你慢走,我就不送你了。”萧鸣看着陶汉斋下了楼,自己走到一个无人的房间,打开纸条来看,上面写着:“收货人已到。”他明白根据地来人了。

  第二天上午,萧鸣和陶汉斋陆续来到“一号仓库”,跟刘书河相见。

  刘书河握着萧鸣的手,说道:“你们在这里的工作实在是太重要了,根据地很多急需的物资,都是从你们这里发回去的,首长们都夸你们干得漂亮!”

  听到刘书河夸赞,萧鸣和陶汉斋面上也非常高兴。

  萧鸣道:“为根据地做这些事,都是应该的。”陶汉斋也跟着道:“是啊,根据地时常遭受日本鬼子的扫荡,经济上,也被日本鬼子封锁得厉害,不想点儿办法,货都运不进去。山里的部队和老百姓过得都非常艰苦,我们在这边,还算过得挺好的。”

  “你们啊,就是潜伏在敌人心脏里的一把尖刀,功高而无人知的无名英雄,我可是真心佩服你们啊!”刘书河钦佩道。

  “过奖了,在前方打仗的将士们,他们才是真英雄,我们只不过是做了一点儿该做的事!”萧鸣谦虚地说道。

  这三个人,见了面,就像许久不见的老朋友,有说不完的高兴话。三人聊了一番心里话,才说到正题。

  刘书河问道:“咱们这批货什么时候出发,根据地已经派了人,在漳河县边界接应。”

  “明天凌晨就出发。我已经从日本宪兵队得到消息,明天凌晨一点,日军两个中队、五百伪军,还有警备队、侦缉队配合,出城去分头攻打孙家包、何胜龙这两伙土匪。这个时间,我们走货最安全。”

  “卖给咱们两台印刷机的那个人,叫崔福。我跟他说,你已经被日本特务盯上,留在这边肯定有危险,不如到八路军的地盘上,我找人给你安排工作,保证你衣食无忧。他听说这两台印刷机是往抗日根据地送,货款也不要了,愿意跟我们走。”陶汉斋这时提起了做印刷技术工人崔福的事情。

  “那太好了,你派人把他接到这里,让他明天跟着这批货走。”萧鸣喜道。

  “行,我这就派人去接。”陶汉斋应道。

  “这次的货,非常重要。祝愿咱们旗开得胜。”萧鸣伸出了一只手,刘书河、陶汉斋也把手放了上去,都道:“好,祝咱们旗开得胜。”

  萧鸣不能在“一号仓库”久呆,他离开时,拉了刘书河到一边,悄悄问道:“她还好吧!”

  刘书河自然知道,萧鸣惦记着李若霞,笑道:“她很好,这回也跟着我来接货了。不过,我怕她进敌占区有危险,就没让她跟进来,我让她跟着郑营长在边界那边等。你放心,我会把你问候她的消息,告诉她的。”

  萧鸣不好意思地笑了。

  这天晚上,萧鸣没有回家居住,而是留在了八仙茶楼,因为日军每次出城“扫荡”,都会路过八仙茶楼下。

  将近第二天凌晨一点钟的时候,萧鸣透过窗户缝儿,借着日军汽车上的灯光,看到日伪军按计划出发了。楼下日伪军一队队整齐地向城门方向行去,萧鸣暗下笑了。鬼子按时出动,说明这批货往根据地运送时,非常安全。

  整个事情均在萧鸣的计划当中。第二天凌晨,整整五大马车货出发了,印刷技术工人崔福也跟着。

  车队安全到达漳河县边界,跟郑重山带的两个连接上了头。

  漳河县边界常有日本特务、汉奸出现,郑重山这回是慎之又慎。他在沿途布置了几十个暗哨,同时,带来了十二辆马车,车上都是装着干草、木头之类的东西,上面蒙着布,外人从表面看起来,根本不会知道装的什么。

  这五车要紧货一到,郑重山就安排那十二辆马车,分为三组,各有二三十个人护送,朝着不同的道路行去。即使路上有汉奸、特务猜测到八路军有重要物资运送,可好几拨马车,他们也猜不出哪路货才是真货。

  在护送五车重要物资返回葫芦县途中,李若霞策马赶到刘书河身边,低声问道:“刘科长,你见到他了吧!他还好吧?”

  刘书河笑了,说道:“他很好,他也向我询问你的情况,我也告诉他,你很好,呵呵!”

  李若霞不好意思地笑了,当她听到“他很好”这三个字时,她放心了,而且,心头也伴有一丝甜蜜感。

  走在前面的郑重山回过头来,看到刘书河和李若霞两个人在马上嘀嘀咕咕,大声问道:“你们两个人,在嘀咕什么呢?说出来听听。”

  “没什么,郑副司令。”李若霞笑着随口回应道。

  车队在前行中,还是遇到了一个日本特务,藏在山林里,向车队这边打了两下黑枪。

  郑重山怒道:“狗日的,给我拿机枪,狠狠打。”

  立即有人回应:“是。”

  两挺机枪,密集的子弹接连扫射过去。扫射一阵,等机枪停声,山林那边再也没有听到一丝动静。而此时,车队已经走远了。

  对郑重山这支护送货物的队伍来说,遇到一两个暗放黑枪的特务,并不是什么大危险。

  漳河县城日伪军的这次出动,非常顺利,他们事先搜集好了情报,侦察了地形,攻打两个土匪窝时,打死打伤一百多人,并活捉了孙家包、何胜龙等二十多个土匪,押回了县城。

  十二月九日清晨,萧鸣早早去征收局上班,准备派人打探一下宪兵队审讯孙家包、何胜龙两伙土匪的消息,却从一台收音机里听到这样一个广播:

  “中华社东京十二月八日电:日军战机三百五十四架,于八日未明,突然袭击美国强筑在太平洋上的海军基地珍珠港,使它停泊在该港内的上百艘军舰,被炸起火,酿成一派烈焰飞腾、浓烟蔽空的火海。多艘舰艇沉没,人员死伤殆尽。太平洋上的对比优势已转入日方手中……”接着,听到了日本天皇对英美宣战的宣诏书,再接着,竟然是伪华北政务委员会的通知,要求河北、山东、山西、河南四个省,以及北平、天津、青岛三个特别市,自十二月九日到十五日,举行庆祝友邦珍珠港大捷宣传周活动。

  原来,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凌晨,日本海军偷袭了美国在太平洋上的珍珠港军事基地,重创美军太平洋舰队。消息传至日本本土,自是举国欢腾,而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在日本顾问的指导下,也迎合日军要求,通知所辖各地大张旗鼓地举办庆祝活动。

  漳河县伪公署的人员动作可真快,听到广播的当天,便派人四处张贴庆祝标语、图画,并请了两个戏团在街头唱戏、表演,营造举县庆祝之势。

  萧鸣看到,心中暗笑:“日本袭击珍珠港,美英宣战,跟中国一起,站到了抗日的阵营中,这样看来,小日本鬼子这侵略扩张的道路可走不远了。”

  驻守在漳河县的日军为海军的胜利,也同样惊喜兴奋,珍珠港大徢,必将大大鼓舞皇军在中国的士气。日军选了一个酒楼,在十二月十日这天,举办了一个大型庆祝酒会,邀请了漳河县各界名流、绅士参加。参加这次庆祝酒会的人员,日军一方,有驻城大队长、中佐宫本一雄、特高课课长渡边春子、日本中华商社社长高桥茂田等人,中国一方,有伪县长苏山魁、警备队司令鲁能、侦缉队队长李信风、日语翻译高大义等人。萧鸣也收到邀请函,参加了。

  酒会办得很隆重,来了近二百人。在会场的正面,挂着一个条幅,上面写着:“庆祝珍珠港大捷。”

  最先讲话的,自然是日军驻漳河城的最高长官、中佐宫本一雄。他说一句,翻译高大义在旁就说一句。

  只听高大义翻译道:“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今天,我们大日本皇军在这里隆重举办这个酒会,就是为了庆祝珍珠港大捷。就在十二月七日凌晨,我们大日本皇军袭击了美国太平洋海军,美国海军简直不堪一击,从此以后,太平洋战场上,就是我们大日本皇军的天下。珍珠港大捷,不仅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胜利,也是我们整个东亚的胜利。今天,就让我们举杯畅饮,为这次胜利共同欢呼。打败英美,大东亚共荣!”

  接着,中方代表是伪县长苏山魁,登上台讲话。四十多岁的他,中等身材,肥头大耳,是全县有名的大地主,日军占领漳河县城后,便请他出来做了县长,也帮着日军做了不少坏事。只见苏山魁从怀里掏出一张已经准备好的发言稿,大声说道:“珍珠港大捷,让敝人看到了大日本皇军的强大,皇军所到之处,真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可喜可贺,不仅是日本之幸,也是我们大中华之幸,是整个大东亚之幸。自然,也是漳河县全县父老乡亲之幸。过去,英美帝国,骄傲自大,欺压东亚,而今,日本皇军珍珠港大捷,改变了英美在世界上横行霸道的旧秩序,宣告了世界新秩序的到来。今后,敝人还将带领全县父老,继续大力支持大日本皇军圣战,支持皇军早日打败英美,扫除逆流,实现大东亚复兴。”

  两个代表讲完话,就有歌舞团上来表演,而来参加酒会的人,也都纷纷拿起酒杯,相互碰杯,共同道贺。渡边春子在走动中,也和萧鸣碰了一下杯,脸上微微一笑,并没有跟萧鸣说话。

  这个日本女特务,经常女扮男装,游走在各个特务、汉奸情报联络点间,询问情报收集情况。而那些被日本特务操纵的联络点,外表都披着商行、店铺之类的伪装,外面的普通老百姓根本看不出内里的猫腻。

  在今天这个酒会上,渡边春子显然不愿意别人看出她和萧鸣的关系,因此,她只是代之以微笑,以示鼓励。对这个日本女特务的微笑,萧鸣也以笑作答,算是心领神会。

第十三章 珍珠港事件后的杀戮(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