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魂断水中的漂亮妓女(下)

  沈玉翎知道,萧鸣经常到城中的八仙茶楼喝茶,所以,她就投其所好,主动约萧鸣到八仙茶楼上去喝茶。

  八仙茶楼可是萧鸣每天必去之处,他可躲不了,现在这个沈玉翎竟然请他上八仙茶楼喝茶,他还真是无法推托,心想,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又打的什么主意,反正自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坚决不趟这个女人的混水。

  沈玉翎请萧鸣上了茶楼,靠窗坐下,唤过伙计,上了一壶清茶。沈玉翎亲自给萧鸣倒上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萧鸣端起茶杯,浅浅尝了尝,故意说道:“好茶,好茶!”

  沈玉翎一喝茶水,就觉得有一股怪怪的味。她平常喝的都是白开水,可没有喝茶的习惯。她见萧鸣称赞好茶,也装着品尝了一口,面上装模作样地说:“真是好茶,这个茶楼的茶水真不错,怪不得萧科长会经常来这个茶楼上喝,的确是好茶啊!”

  “你知道这是什么茶么?”萧鸣笑眯眯地问道。

  沈玉翎一愣,她哪能喝出来。

  萧鸣笑道:“咱们喝的这是信阳毛尖茶,这个茶啊,叶尖、香高、味浓、汤绿,长饮此茶,有清心明目、提神醒脑的功效,喝得多了,还可以帮助消化。”

  “喝个茶,也有这么多弯弯儿。”沈玉翎一不小心,就自露马脚,她知道自己装不出品茶高手来,在萧鸣面前也没有掩饰,自己先笑了起来。

  “知道你不懂,装懂你也不像。这茶啊,可是个好东西,品种可多着呢,这茶有红茶、绿茶、白茶、青茶、黄茶、黑茶之分,每种茶,按产地不同,又分好多种。比如这绿茶吧,除了信阳毛尖,还有西湖龙井、洞庭碧螺春、黄山毛峰、峨眉雪芽等多种。每个产地的茶叶,都各有各的味道,好喝与否,还是关键在于人品。沈掌柜,你不懂也没关系,只要你常来茶楼上喝茶,每个品种都喝上那么几两,相信你慢慢就会品出它们的不同味道了。”萧鸣侃侃而谈,“看你笑的样子,我看你不是来喝茶的。有道是醉翁之意不在茶啊,说吧,你有什么事想求我?”

  “没事求你,就不能找你聊天么?”沈玉翎笑道,“我就是白天闷得慌,想找个人聊聊天。诶,我听说,城西面一个院里死了个女人,是个妓女,叫宁小翠,听说是被一个有钱的大地主给杀的。我觉得这人,年纪轻轻的,在那种地方混,死了也就那么个下场,怪可怜的。”

  “没想到沈掌柜对这事儿也感兴趣!”萧鸣感到很好笑,“这件事,我也听说了,城里很多人都跑到现场看了,都说死的那个妓女还挺漂亮,死时连衣服也没有穿,真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杀她的大地主叫巨有财,也真是心狠手辣,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就把人给杀了,真是为富不仁啊!”

  “那个大地主,死就死了,可是,我是心疼那个女人啊,怎么会在妓院那种地方混?那地方,能沾染上什么好人?迟早要吃亏。这不是,连自己性命也搭上了。”沈玉翎流露出十分同情的样子,“要认真说起来,这世道,还是穷人多,她也是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去那种地方。她要是有办法,哪能去那种地方鬼混,你说是不是?唉,真是可惜,年纪轻轻的,可怜得很,死在一个恶地主手里。”

  “你的同情心倒挺重的。”萧鸣不以为然地说道,“这年头,兵荒马乱,恶贼当道,匪祸四起,外面天天在死人,你能有什么办法?”他似乎并不关心宁小翠的死。

  “萧科长,我晚上一想到这死的是个柔弱女人,我就觉得她非常的可怜和不幸,睡不好!你说,要是死的是巨有财那些个恶霸地主,说不定我还会偷偷笑,觉得老天有眼,给穷苦的老百姓出了一口恶气,拍手称快。可现在,偏偏是那么一个漂亮女人死了,那么年轻的生命一下就结束了。我现在直觉得,这个大地主巨有财实在是太坏了,人家好心陪你睡觉,你怎么能反过来把人给杀了呢?这中间得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啊,简直是活人造大孽啊!”沈玉翎揪住宁小翠被杀这事不放,想看萧鸣的反应。

  “这个巨有财不是恶有恶报,被抓起来了么?我还听人家说,他在狱中畏罪自杀,这也算是因果报应,为死者报了仇。沈掌柜,你放着你的生意不好好做,替一个妓女可怜干什么,你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么?”萧鸣觉得这个沈玉翎真是“自讨苦吃”。

  “你就没有一点儿同情心么?我这两天,可真是翻来覆去地睡不好觉,一闭眼,想到死的是这个年轻无助的柔弱女人,我心里就恨老天不公,感到生活无趣,搅得自己心神上下不宁。你说,我这是怎么了,照这么下去,我可怎么办?”沈玉翎故意装出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来,想看萧鸣怎么“帮忙”。

  萧鸣有些不信,问道:“真的?”

  沈玉翎用手使劲揉了揉自己眼睛,说道:“你看,我眼睛里黯淡无光,还有血丝,好几天都没睡好觉了。”

  萧鸣看了一眼,他可没看出沈玉翎的眼睛有什么毛病,心里想了一下,觉得跟她透露一下真相也没什么,便凑过头去,说道:“我看在你请我喝茶的份上,给你开个良方,保准你回去以后睡好觉,不用再伤心好人没好报了。”

  “什么良方?”沈玉翎凑过头去倾听。

  “这件事,你可千万得替我保密。这是我听警备队的一个朋友,在喝醉酒后跟我说的,你可千万别泄露出去,要让日本人知道,弄不好要杀头的。”萧鸣低声说道,“我这个朋友说,这个妓女宁小翠,是给日本人做事的,专靠跟男人睡觉,搜集情报,她可不是个简单角色,虽然她没有亲手杀过人,可是经她告密,被日本宪兵队抓去杀害的有十几个人了。去年秋天,国民党那边有个军官,带着三个随从,化装成商人,从漳河县过境,这一不小心,就被她勾引住魂儿,上了她的床。这个军官喝醉了酒,晚上跟这个女人睡觉中,不小心吐露了自己的身份。这第二天上午,这个军官和三个跟班的,刚走出红厢院不远,就被日本特务给抓住,带到了宪兵队审讯室,审问完之后就全被杀了,没留一个活口。今年春天,她还唆使一个跟她上床的商人,在八路军地盘上四处投毒,害死七个人。”

  沈玉翎大吃一惊,她真没想到,宁小翠不仅是个汉奸,而且,身上还背着这么多血案,这死的真是不冤。反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萧鸣将一根手指伸到嘴边,“嘘”了一声,他回头看了看楼上,坐客不多,并没人注意他们,又回过头来轻声说道:“咱们打住,这事你我知道就行了。我啊,是个中间派,不问政治,这谁死谁活,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啊,在税务局里当好我的差,能捞几个钱,填饱肚子就行!”

  萧鸣漫不关心的神情中,不由透露出几分狡猾之色,沈玉翎忍不住笑了,说道:“好,这下,我想我能睡好觉了。这个女人,死的一点儿也不冤,真不值得同情。”

  看到萧鸣对她吐露如此重要秘密,沈玉翎想到,这个萧鸣不仅值得信任,而且,今后可能起到的作用也不会小,策反他肯定没错。

  沈玉翎想,她已经跟萧鸣交谈多次,凭萧鸣的聪明劲儿,他一定能猜出自己是抗日那边的人,便想再试探一下萧鸣。她凑近萧鸣的耳朵,压低声音问道:“喂,你想不想知道我是什么人?”

  萧鸣的身子往后一仰,跟沈玉翎保持了一定距离,用手一止,脸色严肃地道:“再说下去,咱们这茶可就喝不下去了。”沈玉翎只得闭口不谈。

  萧鸣生怕沈玉翎再提危险的话,过了一会儿,他又把身子凑过去,低声说道:“沈掌柜,你就放过我吧,我这人啊,只想明哲保身,保全好自己这条小命,不想知道太多,也不想管太多。你要有什么危险想法,从事什么危险活动,可千万别拉上我,我什么都怕。”

  沈玉翎禁不住说了一句:“胆小鬼!”

  萧鸣听了,也没有生气,他端起茶杯,细品慢咽,接着起身走到窗口,去观看街上的风景。

  看着萧鸣什么也不在意的样子,沈玉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好。

第十六章 魂断水中的漂亮妓女(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