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搅活死局的救命英雄(上)

  日本人欲封锁新冒出的“武曲星”消息,沈玉翎却来了新的主意,她想,不如借这个“武曲星”的旗号,在漳河县里好好搅上一搅,让日本人封锁消息的伎俩落空,也让那些汉奸们重新睡不好觉。

  假如那个“武曲星”能耐不凡,像找胡半仙一样,上门找到了她,那她还可以乘机见上这位英雄一面,跟这位英雄谈谈,能不能加入自己带的队伍中。

  这天晚上,沈玉翎他们在灯下商议抗日工作。

  关向前先汇报了党支部运送公粮的事情:“沈书记,我已按照你的要求,跟几个村党支部和根据地的部队联系上,把藏在八个村里的四万斤公粮,乘夜送走了。这次谢天谢地,总算没有出事。”

  “是啊,上次公粮被劫,送粮的人也被杀,想起来,谁都会心惊肉跳。现在这个叛徒是谁,仍然没有查出来,所以咱们啊,工作的面也不敢铺太大,只能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来!”沈玉翎说道,“现在我觉得,汉奸们的嚣张气焰还没有打下去,你们说,咱们打上那个武曲星的旗号,杀几个汉奸怎么样?”

  关向前笑了,说道:“现在,山村里那些小打小闹的抗日自卫团、保家团,多点的,上百号人,少点儿的,就十几个人,势力十分单薄,他们啊,现在都怕一举不慎,招致日本人血腥报复,谁敢随便打那个‘武曲星’的旗号,刺激日本人?现在是谁敢打这个招牌,那就是跟日本人过不去,想做日本人最想拔的眼中钉。”

  “他们不敢打,我们怕什么?”沈玉翎笑道,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那些自卫团、保家团,其实都是想保存自己的实力,不想当出头鸟,让日本人消灭他们。咱们可是真抗日的,有什么不敢干?这武曲星可是咱们中国民间传说里的一个神仙,这个仙号,可不是让某个人专享的,咱们也可以用。我想,咱们借这个武曲星的名号,在县城里、县城外闹上他们一闹,让所有的汉奸们都知道锄奸的武曲星并没有死,那以后他们想睡个安稳觉,可就不行了!”

  关向前明白沈玉翎的意思,笑道:“有理,沈书记,你说怎么干,咱们大伙就跟着你怎么干吧。”

  “我呀,早就想干场大点儿的了,在外面杀几个小蟊小贼的,也不过瘾,算不了什么。”何兵也来了兴致,兴致勃勃地说道。

  “对,咱们以前杀的都是城外的汉奸,咱是要在这县城里干上几票,这可是在鬼子的眼皮子底下,对老百姓的影响肯定没的说!”赵龙也来了劲头。

  “日本鬼子杀了巨有财,不就是想封锁武曲星没死的消息,让汉奸们放心么?哼哼,咱们偏偏要给他来一手,让他们知道,真正的锄奸人武曲星并没有死,而且,这城里、城外都有他的踪迹,哪里有汉奸,他就跑到哪里除奸,让那些小鬼子和汉奸们都摸不着北。”沈玉翎兴奋中,也谈出了一个计划,“我们啊,可以在乡下另外组织成立一个锄奸队,让他们在村里杀他几个汉奸,对外就说是武曲星干的,让日本人、伪军们和汉奸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城外,然后呢,咱们在城里突然动手,杀他几个大汉奸,顺势消灭几个鬼子,搞得他天翻地覆。如此一来,肯定能让鬼子和汉奸们晕头转向,不知道到哪儿才能抓住这个武曲星,以后吃饭睡觉都不敢消停。”沈玉翎对自己计划的期望值很高。

  “咱们在下面,已经建立起了七个村党支部,要找一二十个思想坚定,身体壮实,敢作敢为的精干人员组成锄奸队,去杀他几个汉奸,这不是问题,关键的问题是武器。”关向前提出了一个忧虑,“咱们手里有几把枪,可村里的那些党员们可没有枪。乡下那些伪军、汉奸们,不少人都带着枪,咱们要冒然行动,怕会吃亏。”

  “这武器的确是个问题,让下面的人拿上刀,去跟汉奸、特务们的子弹拼,这的确不是个办法!”说着,沈玉翎也皱起了眉头,在根据地,枪弹也是非常缺乏,一些部队里的人,只能扛上大刀、红樱枪,腰里插上两颗手榴弹上战场。她来漳河县时,上级也只给配了三把枪,需要留在身边随时用。她雄心勃勃的锄奸计划刚出来,就碰上了大问题,就像一盆火突然浇上了水,热情劲儿不由低了下来。

  却听关向前又道:“要说这武器,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国民党队伍溃退时,丢下了很多枪,都被老百姓捡了起来,藏在了家里。日本人占领漳河城后,收缴上来一些,但还有一些留在老百姓的家里。只是,咱们要想得到这些枪和子弹,可能需要花钱购买。”

  “你那里不是保管着一些经费么,咱们杂货店也挣了一些,都拿出来,交给你买枪。”沈玉翎听到有办法解决枪,这热情马上又恢复了原样,“老关,买枪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只要是办正事,我是不会心疼钱的。我想,以后枪多了,咱们在下面就能成立自己的武装游击队了。”

  “是啊,有了枪,干起事儿来,胆子才大。以后敌人下去抢粮,咱们也能跟他们来几枪,吓唬一下他们,不然,我们就是俎上的肉,随时任人宰割啊。”关向前说道,“以前卢书记在世时,也想过,想法子搜集一些枪,成立个游击队,关键时候,能拉出去跟鬼子干几仗。可是,这个地盘上鬼子多、伪军多、土匪多,太复杂,加上叛徒的出卖,组织上也遭受了重大损失,这事就办不起来了。我想,沈书记你来了,你带着我们好好干,情况肯定会好转的。”

  “对,只要咱们努力,没有办不成的事。”沈玉翎也知道困难不小,但言语中还是充满鼓励,“这样,这次咱们就分工干。这城外买枪和组织成立乡村锄奸队的事,老关你就辛苦些,去联系解决,这城里寻找大汉奸下手的事,由何兵和赵龙你们两个负责。当然,哪边人手不足,我就帮哪边。这个锄奸告示也要提前贴出去,告诉鬼子和汉奸们,武曲星要锄奸了,让他们都掂量着点儿。”

  “行,这没问题。”关向前道。

  未出几天,在沈玉翎他们的组织下,漳河县城、乡下同时出现了上百份“锄奸告示”,内容是:“甘当汉奸,人人可恶。卖国求荣,甘为日本人狗腿子,鱼肉百姓的汉奸,必杀。”署名人均是“武曲星”。

  这些告示贴出去后,很快被那些汉奸、特务们全部撕了下来,但是,还是被很多老百姓看到。

  一时间,“武曲星并没有死”、“武曲星要大开杀戒铲除汉奸”的消息传得满城风雨,人人皆知。

  在关向前的奔波下,还真搞到了四条枪,组织起了一个十二人参加的乡村锄奸队。一周之内,有七个替日本人维持和卖命的汉奸,就被这个新成立的乡村锄奸队给杀了,而且,每个死的汉奸尸体旁还故意放上一张纸条,写着:“甘当汉奸者,同此下场。武曲星。”在锄奸中,缴了一长一短两条枪,关向前把短枪悄悄带回了城里,他想,毕竟在敌人眼皮子底下活动,多把枪更好防身。

  乡下一些维持会会长、地主、财主怕得要命,纷纷跑到县城,找到县长苏山魁,请求他想想办法,对付这个跑到城外作案的“武曲星”。

  苏山魁哪有办法,碍于情面,只得去向守城的日军大队长宫本一雄和特高课课长渡边春子求助。

  日本人不可能派兵给每个汉奸站岗,提供保护,将乡下剿匪的事情推给了城内的警备队和城外伪军,让他们加强巡查,缉捕可疑分子,维护全县治安。

  眼见城内、城外的汉奸们又各自惶惶个不停,替皇军办起事来也是畏头畏尾的,在日本人的要求下,苏山魁又专门在城中的戏院广场,召开了一次“辟谣会”。

  苏山魁让人将一些老百姓召集到戏院,他在一队日伪军的严密保护下,神情故作镇定,走到台上,冲台下的老百姓说道:“全县的父老乡亲们,近来,又有不法之徒,四处打着武曲星的旗号,杀人放火,行凶作恶,扰乱治安,这是那些匪徒们使出的诡计。他们故意装神弄鬼,杀害良民,造谣滋事,目的就是破坏漳河县的治安,破坏大东亚共荣。是可忍,孰不可忍。现在,皇军已经派出精干力量,出城围剿匪徒,缉拿凶手,这些不法之徒的好日子绝不会长了。请大家放心,漳河城里驻有皇军一个大队,还有三百多人的特别警备队,城外,也有两个团随时可以调用,是绝对能保证城内的治安和老百姓安全的。请大家不要被吓倒了,不要跟着那些不法之徒,造谣生事,不要担心,相信有皇军的保护,一切都会太平无事。”

  接着,商会会长金宝全、警备队司令鲁能等几个汉奸头头,按照预先安排,也先后登上台来,向老百姓讲话,言语中都是一个意思,他们根本不会相信这世上有什么武曲星,在大日本皇军的庇护下,漳河县城就是王道乐土,绝对太平无事,那些破坏治安的匪徒,迟早会被抓获。

  可别看苏山魁和几个汉奸头子在台上说得信誓旦旦,其实,心里可是发虚得很,他们一边说话,一边睁大眼睛看着四周,生怕从哪儿突然飞来一颗冷弹,要了自己的命。

  自然,城里的老百姓,谁相信汉奸们说的那一套,不少人幸灾乐祸,倒想看看这些汉奸会怎么死在这个神秘的“武曲星”手里。

  按照沈玉翎的分工,何兵和赵龙两人乔装打扮,轮流上街,寻找目标,很快盯上了商会会长金宝全。这个大汉奸四十多岁,为人做事非常精明,一方面,他跟日本商人合伙开烟馆,贩卖鸦片,赚取黑心钱,另一方面,他组织抢粮队,跟着日伪军四处抢粮,还亲手杀害过两个带头抗税抗捐的革命群众。

  只是这个金宝全,别看其貌不扬,他自小起,便跟一个武师练过拳脚,身手十分了得,普通七八个人围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而自“武曲星”出现后,他走到哪里,身边都会带上十多个彪形大汉,个个腰里带刀、插枪,极难对付。

  可是,要是能干掉商会会长金宝全,那对汉奸们的威慑力可是“致命”的,连金宝全都被杀了,哪个汉奸还敢跟鬼子真心做事。

  “越难办,咱越要干成。”沈玉翎听到何兵、赵龙盯住了金宝全,决定在城内首先杀的,就是这个没有良心的商会会长。

  很快,锄奸的机会上门了。金宝全在城东头有一个姘妇,叫李曲花,这天傍晚,何兵远远跟着,清清楚楚听到,这个金宝全大声喝斥手下:“都滚回去,别在旁边碍手碍脚,让我的女人看着不舒服。凭我金宝全的威望和身手,谁敢吃了豹子胆,来找我麻烦。”接着,便见金宝全的十多个手下唯唯诺诺,全都离开了。

  何兵觉得机不可失,立即赶回来,报告沈玉翎。沈玉翎当即决定,事不宜迟,今晚就动手,否则,以后可就碰不到这么好的机会了。

  关向前担心沈玉翎的安危,说道:“沈书记,这种事,我们三个就行,你就在家等着好消息吧,我和何兵、赵龙三个人肯定能把这个狗汉奸杀了。别看金宝全是个能人,可咱们这回是出奇不意,再好的身手,也得被子弹打成满身窟窿。”

  沈玉翎哪能畏缩在后,笑着说道:“老关,你可别小瞧我啊,在根据地,我也是参加过游击训练的,这动起真刀真枪来,我可真不怕。我在葫芦县当妇救会主任时,还拿枪带人,抓过三个汉奸呢,就是没亲手杀过汉奸,今天晚上正好练练手。”

  关向前见劝不动沈玉翎,只好作罢。一行四个人,全部劲装短束,腰里别上枪和短刀。出门时,每个人伸手在伙房灶台下抓了一把黑灰,抹到脸上,以防别人认出。

第十七章 搅活死局的救命英雄(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