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搅活死局的救命英雄(下)

  深夜中,四个人就出发了,他们一路小心谨慎,躲过日伪军的巡逻兵,顺利到达那个李曲花的家。

  何兵、赵龙两人身手敏捷,翻墙入院,打开大门木拴,放关向前和沈玉翎两人进来。

  此时的院子里,只有南面一间屋子的油灯亮着。何兵闪身上前,用一根手指醮上唾沫,在窗户麻纸上捅开一个洞,偷偷往里看。一张床,被一块床帷遮掩着,看不到床上的情形,但是,这床跟儿可放着一对鞋,男女穿的。

  何兵回头冲身后的三人点了点头,意指人就在里面。

  而金宝全和姘妇的胆儿也真大,两扇屋门竟虚掩着,没有插门拴。何兵、赵龙二人抢上一步,一脚踹开屋门,就先冲了进去。他们扯掉床帷,掀开被子,却见床上空无一人,一条被子下面盖的竟是一套卷成筒的花被子。此时,二人已觉上当。沈玉翎和关向前也闪进屋来,看到床上的情形,都大感不妙。

  此时要撤,已经晚了,只听砰的一声,院门大开,外面冲进院子里二十多个人,几个人手上还举着火把,将院子照得通明。对面的房顶、墙头上也有人端着枪,瞄向了这里。沈玉翎他们已经陷入包围。

  金宝全躲在院子一口破缸后,朝屋子里的沈玉翎他们大声喊道:“武曲星,你想不到吧,哈哈,今天中了老子的圈套,今天你们终于现形了。告诉你们,如果想活命的话,就赶快放下手里的家伙,跟我们走,老子在皇军面前替你们美言几句,兴许皇军还能饶你们一命。你们要是不投降的话,哼哼,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现在就把你们撂倒在这儿,让你们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沈玉翎他们这才明白,金宝全傍晚到姘妇这儿鬼混,故意喝斥手下离开,都是事先设好的圈套,就是想引诱“武曲星”上钩。因为这个金宝全已经发觉有人跟踪他了,便想了这么一出诡计。

  沈玉翎他们哪肯就此投降。沈玉翎说了声“打—”,一行四个人,身子贴在墙壁上,隔着屋门和窗户,便朝院里的敌人开枪射击。

  顷刻间,院里枪声大作。金宝全一干人也是做了周密准备,当下,各自占据有利地形,向屋内开枪。

  何兵、赵龙的枪法可是在战场上练出来的,不过一会儿,院中便有五六个敌人倒下,其中两个受了伤,躺在地上大声喊疼。一时间,敌人虽然人多,可也不敢冒然冲上前来,主动送命,只能朝屋里开枪,压制沈玉翎他们。

  沈玉翎他们被敌人火力压制,冲不出去,最要命的是,四人所带的子弹有限,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打光子弹。而且,这边枪声一响,会很快引来城中巡逻的日伪军,等敌人的援军一到,这四人就是插翅也难逃了。

  沈玉翎自知难以脱身,心里已经打了牺牲的念头,一只手摸了下腰间的短刀,心想,如果敌人冲了进来,打不过他们,那我就用手中的刀自我了断,我就是死,也绝不受敌人侮辱。

  就在四人身陷死局,无法脱身之际,突然,东面房顶上突然响起了机关枪的声音,“嗒嗒嗒……”子弹密集,却并非向沈玉翎他们所在的屋子射来,而是射向墙头、院中的敌人。紧接着,院中又丢下几颗手雷,火光四射间,炸得院子里的敌人是鬼哭狼嚎,四处躲避。此时金宝全一行人突然遭袭,哪还顾得上屋子里的沈玉翎四人,纷纷另找地方躲避,烟火中,乱作一团。

  此时,只听机枪那边有人喊道:“往西走后门。”

  沈玉翎反应灵敏,心里在想,是不是老关留了一手,暗中安排了救兵。可此刻也顾不上追问,说道:“咱们赶紧撤。”

  来暗杀金宝全之前,对这个院子的地形,何兵已画了个草图,给沈玉翎他们看,四人都知道,这个院子西边有个小门,可以出去。因此,四人冲出屋子,向小门奔去,那扇小门,来时关着,此时已经开了。而沈玉翎四人跑出小门时,还差点儿被地下躺的两具尸体绊倒。

  借着火光一扫,沈玉翎就明白,这是金宝全安排的两个枪手在这儿守着,以防他们逃脱。不过,来救援的人先把这两个人干掉了,给沈玉翎他们清出了一条逃生之路。

  一行四人脱困后,就是一阵狂奔。奔跑间,沈玉翎回头看,借着手雷爆炸引起的火光,只见有几个蒙面人身子滚下了房顶,不知是中弹所致,还是故意为之,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

  关向前始终跑在沈玉翎后面,他觉得,再危险,他也有责任时刻保护沈玉翎的安全。见沈玉翎慢了下来,关向前赶紧上前拉了她一下,说道:“还不赶紧走。”沈玉翎这才又加快脚步。

  四人飞也似地逃回家中,回想刚才的险境,就像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个个庆幸捡了条命。

  四人坐在那里大声喘气,惊魂未定的沈玉翎觉得关向前做得不错,考虑如此周到,想也不想,说:“老关,真没想到,你事先给我们留了一手。这手留得好,多亏你安排别人接应,要不然,我们四个人,都要报销到那儿了。”

  “沈书记,暗杀金宝全这么大的事,我哪敢留一手,欺骗你们?救我们的那些人,我不认识,我哪有那个本事,去弄挺机枪,让人来救咱们。”关向前否认道。

  “原来不是你。”沈玉翎知道误会了。

  “真没想到,我们今天晚上会中了这个狗汉奸的圈套。”想到今天中计,何兵心中恼恨地说道,“我还以为今天晚上是个天赐良机,就赶紧回来给你们报告,没想到,差点儿害得大家都回不来。”

  “这个不怪你。”沈玉翎微笑着说道,“你看咱们不是回来了么,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何兵,你不用责怪你自己。”

  “今天这事,咱们大家都有责任。”关向前道,“谁能想到,这个金宝全如此狡猾。”

  “这回啊,我们能死里逃生,真得谢谢那些人了。”赵龙道,“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样了?”

  “是啊,要不是他们,咱们肯定全得躺在那儿,让人家收尸。”何兵同感道,“肯定是自己人,就是不知道是哪部分的。”

  “老关,会不会是武曲星?”沈玉翎猜测道,“咱们今晚的行动,除了咱们四人,还有谁知道?那个胡半仙不是说,武曲星认识你么,是不是这个武曲星盯上了你老关,咱们在前面跑,他们在后面盯着。他们发现咱们陷入危险后,就赶紧出来营救。除此之处,别无其他解释。”

  “极有可能。”何兵道,“我听那个人的机枪打法,肯定是正规部队训练出来的,没有经过专门训练,是不可能打得又准又很,又那么有章法的。老关,你再想想,你认识的人当中,谁会打机枪?”

  其他三个人都盯着关向前,想让他给个惊喜的答案。

  可关向前想了一会儿,还是想不出来,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人我早就想过了,可我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出身边有哪个认识的人,看上去像武曲星。我混的那些人,都是跟我一样,普普通通,最多长得身高马大,壮实点儿,哪有脑子又机灵聪明,手脚功夫又好的。别说我认识的人当中,谁会打机枪,很多人连摸都没摸过。”

  关向前的回答,明显让大家失望。

  “算了,以后碰上今晚救咱们的人,咱们可得好好谢一谢。”沈玉翎不再追问了,说,“能救咱们,肯定是自己人。既是自己人,那迟早会出来跟咱们见面,只是现在不是时候。今天晚上都累了,大家早点儿休息吧。”

  四个经此一战,的确是又累又乏,当下,各回屋中睡觉。

  尽管身体疲惫,这天晚上,沈玉翎还是失眠了,这个武曲星到底是谁呢?他认识老关,要不是他今天来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哪能知道我们陷入危险,及时出手相救?除了他,会是别人么?胡思乱想间,直到凌晨,沈玉翎才迷迷糊糊睡着。

  第二天,日伪军在全城展开了大搜捕。从关向前打探来的消息看,昨天晚上,金宝全手下死伤十几个人,等巡逻的日伪军赶到时,袭击金宝全的那些人已经不见踪迹,金宝全可谓是损兵折将,一无所获。沈玉翎放心了。

  金宝全遇刺后,城里的日伪军加强了巡逻,街头的便衣特务、汉奸们也多了起来,只要哪里一出现个异常动静,马上就会有特务、汉奸围过去看。

  在县城里头一回出手锄奸,就犯了致命性的错误,差点儿全军覆没,沈玉翎可不敢再冒失了,她嘱咐关向前、何兵、赵龙他们,都先歇着,等过了这阵风头,敌人松懈了,再寻机下手锄奸,也不算迟。

第十八章 搅活死局的救命英雄(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