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灵师录

  踏进门来的是一身着黑袍的中年男子,手里握着一柄折扇,腰间别着一块七彩玉石,一张俊逸的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

  男子望着倚在椅子上的面色凝重的宁王,微微一躬身行了一礼,说道:“玄策见过宁王!”

  老福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回过头来与宁王对视一眼,同样从对方眼中看到相同的疑惑,不是此人不能来拜见宁王,而是此人原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没想到七年不下通天阁的通天阁主,今日会出现在老福的酒楼里,难不成今日是想和本王喝上一杯吗?”率先打破尴尬气氛的便是宁王,此时的宁王已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对着门前的玄策说道。

  通天阁主玄策,在当年夜穹领罪之后,受灵帝之命,任通天阁新阁主,虽然玄策与玲珑公主已有婚约,身份尊贵,可他却是夜穹之徒,罪人之徒再掌通天阁,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但很快玄策便以高超的炼金术堵着了众人的嘴。

  玄策直起身来,望着面前两个人,笑道:“七年不下通天阁不假,但想和两位在此喝上一杯,同样不假,难道宁王不欢迎吗?”

  老福一听,对着玄策施了一礼,说道:“既然今日阁主大人是来和宁王叙旧,那老福便退下了…”

  话说完,便冲着门口走去,而走近玄策之时,忽然感觉身体犹如挡在墙上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老福,你在这帝城经营酒楼数十年,你是老阁主旧人这件事,本阁主早便知道了,你也不必躲着我,而且你与老阁主渊源颇深,所以今天的话你还是听听比较好。”

  玄策话音刚落,便径直向着宁王的酒桌走来,宁王低头望着一眼玄策脚下,原本铺满木板的地面,此时却犹如水面一般,一道道波痕自玄策的脚下徐徐荡漾开来。

  “看来不问世事的玄策阁主深居通天阁七年,修行倒是没有落下。”宁王淡淡开口道。

  玄策走到宁王酒桌对面坐了下来,自己斟满一杯抿了一口,称赞道:“帝城中人人都道老福酒楼的美酒举世无双,今日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宁王望着面前的玄策,此人心深似海,完全猜不出他的来意,问道:“是皇兄命你前来找我的?”

  玄策端详着手中酒杯,说道:“当年我败于夜无极之手,自此七年不下通天阁,而宁王您却因为家师的旧事十年不登灵帝殿,灵帝陛下虽然平日里因为您的事情很是恼怒,而我此次却不是来为灵帝来作说客的。”

  玄策回头望了一眼被自己禁锢在门前的老福,不紧不慢开口道:“正如我刚才所说,我是为老福解释当年那桩旧事,同时也想将一些宁王想知道而不知道的,告诉宁王。”

  宁王眼神微微一凝,并没有打断他,慢慢坐了下来。

  “通天阁一直是四方大陆玄妙无比的神物,当年就算经历了石魔之乱,帝城被毁也未曾将其损毁,而十年前通天阁前代阁主在通天阁中经过炼金演天之术,无意中从离天镜中探知一起天地异象将会在整个四方大陆显现,可到底异象何时而起,又代表了什么,就连手段通天的他老人家当时都无从得知。”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偶然得知自己的儿子,当时的护国大将军夜无极竟然拜当时魔教教主苍梧子为师,修魔教之法,甚为震怒,所以,他便命我去暗中调查苍梧子在帝城中的行踪。”

  “当时我很快找到了潜藏于帝城双北山的苍梧子,并回报给阁主,当时老阁主是抱着必杀的心思出了城去,要亲手杀死这个将自己儿子带入歧途的魔教头目。”

  宁王心中一惊,他当然明白,以当时夜穹的通天手段,想要斩杀苍梧子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不是苍梧子不够强,而是当年的夜穹太强,放眼整个四方大陆,能够与之匹敌的也是寥寥无几,但是后来苍梧子并没有死,甚至并没有听说苍梧子负伤的消息,难道当年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玄策似是看出了宁王心中所想,嘴角微微翘起一丝弧度,继续说道:“而苍梧子并没有死,甚至当年那场预料的厮杀根本就没有出现。”

  “那是因为当年的苍梧子就是在等老阁主来找他,有样东西是他必须要送给老阁主的,因为那件东西在他苍梧子手中毫无用处,只有在当时通天阁阁主手中才有机会明白那件东西的价值。”

  门前的老福一怔,回过头来目光狰狞的望着坐在宁王面前的玄策,用尽全力往前走去却发现半步也动弹不得。

  “住口!”老福喊了出来的说了出来,额头间青筋暴起,像是触碰到了他心里的一方禁忌,一脸愤恨的对着玄策骂道:“当年你玄策不过个是无家可归的孤儿,是老主人云游四方之时,把你开回通天阁收你为徒,并且授你炼金之术,如今你说老主人私通那魔教头子苍梧子,当年的你是老主人最看重的徒弟,就不怕让老主人寒心吗?”

  宁王望着老福两只握紧的拳头,因为过于用力,手心都在隐隐作痛,左手一挥解开了老福身上的空间禁锢。

  “老福,有些事我也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向来稳重超脱世俗的夜穹,到底为什么会做私放亲子的事情,他明白如果那么做,就算他位高权重,皇兄还是不会放过他的。”

  “我相信今天能听到一个完整的答案,当然,还有这位深居浅出的通天阁主到此的真正目的。”宁王又把目光放到了面前的玄策身上,虽然平日与他并没有什么交情,但总归是相识一场,可如今面前之人就如同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完全看不透他的心思。

  “呵呵,最看重的徒弟。”玄策久久凝望着手中酒杯,缓缓摇着头,有些自嘲般笑了起来,道:“老阁主最看重的徒弟永远只有一个人,那便是而今天下盟的盟主,他的亲子,夜无极,那个曾闪耀整个帝城的少年天才!”

  “自曾经的魔教教主苍梧子让位夜无极之后,夜无极短短几年合并了西域几大门派,成立了如今的天下盟,实力自不可同日而语。”

  “而关押夜穹的灵蛇山谷是凶险莫测,可那挡得了如今的夜无极吗?就算夜无极曾兵犯帝城,可就算这么些年过去,他却从没踏足灵蛇山谷一步,对于这一点,宁王大人就从来没有怀疑过吗?”

  砰!

  宁王手中的酒杯突然被宁王捏成碎片,这些年来,宁王虽时常宿醉,过着无人问津的生活,可宁王却是当年帝城十四皇子,当年是唯一有实力能和三皇子争夺灵帝之位的人,若说他糊涂,那真是大错特错,这个疑问,他无数次怀疑过,只是他从来都想不通,如今的夜无极到底为何不将夜穹从那暗无天日的灵蛇山谷中救出来。

  玄策盯着面前宁王的双眼,继续开口道:“因为这都是夜穹他自己一手安排的,他当初让夜无极远离帝城,甚至他想到了夜无极有朝一日有实力能将他救出来,当年他告诉夜无极的最后一句话,便是此生让他绝不踏足灵蛇山谷一步,若他离开了那里,他所做的努力和牺牲都会功亏一篑。”

  “而这整件事所有的前因后果,就是因为当年苍梧子送给他的那份大礼,那是份能解开即将发生天地异象唯一的钥匙,他需要足够的时间去解开它。”

  宁王和老福同时屏住了呼吸,情绪难以平复,期待已久秘密的面纱正缓缓解开,而面前的玄策一字一顿开口道。

  “那是一本完整纪录整个四方大陆历史的第一奇书,灵师录!”

第二章 灵师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