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无灵少年

  正在廊下慢慢踱步的少年,脑子里一直回想起刚刚三叔与林叔的对话,不由得紧紧咬了咬牙,一拳打在身旁的木桩上。

  虽然这些年来,在外人看来自己一直生活的无忧无虑,可只有自己明白这些年来的不甘心,十五年来,自己无时无刻没有放弃过对灵元的渴求,可命运就好像给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让自己活成了现在的样子。

  方长安悄悄转过身,用手背用力揉了揉发红的眼睛,不愿让府中之人看到如此消极的模样,脸上又挂起一丝笑意向着长廊的尽头走去。

  “小五子!”而此时庭院中央有人唤了一声。

  方长安回过头,看到不远处正站着一道黑衣身影,看模样和方长安有些相像,但年纪要比方长安年长几岁,剑眉星目,笔直站在庭院处,竟犹如从画里走出的男子一样,而此人正是方府大公子,方长宁。

  “大哥!”方长安望着院内男子,惊喜的叫了一声。

  说罢,方长安便跑了过去,而黑衣少年揉了揉方长安的肩膀,看来几个月来硬朗了些,满意的点了点头。

  “大哥,你有三四个月没回家了吧,大伯一直在家想你回来呢,结果大伯刚刚去蒙城,那古板的宁王却把你放回来了。”方长安不满的说了一句,语气间透露着对方长宁的想念。

  在方家的小辈中,大哥方长宁早年从军,一直跟着军队南征北战,而二姐则远嫁他乡,平日里也不能常回家来,至于三姐和四哥,虽然如今常在家中,可平日里为家族生意所操劳,只有家中年纪最小的方长安,在方府中无拘无束,却又深受府内众人疼爱…

  而此时院内的方长宁听到这句话却一脸严肃,对着面前的方长安训道:“五弟,切不可胡言,宁王大人整日为国征战,岂是你我之辈能够亵渎的。”

  “最近宁王大人刚刚平复了宛城的叛军,正是士气旺盛之时,南部的叛军想必不敢再有所造次,所以今日我才能在路过蒙城时,和三叔一道回府,明日一早我便要启程还要追上前方的军队。”

  方长安听完咂咂嘴,他素来不关心军旅之事,听完方长宁的慷慨激昂的话,他只能感觉特别厉害,至于其他的就实在感觉不到了…

  不过南部的叛军向来雷声大雨点大,每次浩浩荡荡的攻打炎江战线,可每次都会被宁王大人的新军挡在那炎江对岸,不敢再有所造次。

  方长安对着方长宁摇摇头,当然大哥在府中之时,性格就过于正直,做事一板一眼,自己一有点错误,方长宁首先教训自己。以为从军之后他能有所改变,可没想到十年的军旅生活,真是岁月不饶人,如今的方长宁还是一样的古板。

  方长安刚刚被训斥了一番,心里自然不高兴,忽然挠了挠头,好像想起来什么,一脸坏笑的对着方长宁说道:“大哥这次回来,还没有去城门口的战家看战家姐姐吧,我可听说大伯前几日专程登门求亲去了,我估计这门亲事八成是订了…”

  还不待方长安把话说完,方长宁随手一抬,只是一瞬,方长安就被一阵莫名其妙的软风扔到了阁楼顶上。

  而原本有心和方长安多说上一会儿的方长宁转身向着外院走去,没想象到原本多日不见的叙旧,就这样被方长安把天聊死了,而此时谁也没有察觉,方长宁原本俊逸的脸上此时竟稍稍显得有些发红…

  “大哥,大哥!方长宁,你别走啊,你倒是把我放下去啊,你不放我,你给我支个木梯也行啊!”方长安对着转身远去的背影喊道,可方长宁依旧不为所动,没一会儿便望不见身影了,只剩下院内的一众低头窃笑的仆人。

  “哎,银杏,快快快,去内院把咱们府內的木梯给我搬一把过来…”方长安对着廊下路过的偷笑的小丫鬟喊道。

  “你个混小子,你是真打算把你老子的脸丢光啊!”一道浑厚的声音,对着方长安笑骂道。

  方长安听到廊下的声音,惊得一阵哆嗦,怯怯地说道:“父亲,您怎么过来了,我还说去您那里给您请安呢,忘了告诉您了,想必您还不知道吧,我大哥回来了…”

  廊下之人望着坐在阁楼顶上颤颤巍巍的红衣少年,方长宁速来沉稳,对于家族礼数自然不会一个也不会忘了,刚刚回府便已经拜访过了府内长辈。

  旋即笑骂了一道:“滚滚滚,你先给老子滚下来,你大哥我早就见过了。”

  廊下之人大手一挥,方长安便稳稳地落在了地上,此时正站在庭院挠头不知如何是好的方长安,令人又生气又好笑。

  而年前的中年男子正是方长安的父亲,方府的二爷方玄明,身怀四十三层灵元,同时也是方府中实力最为强劲之人。

  灵师修有灵元,灵元共分百层,每十层为一阶,前十层为筑基之阶,而踏过筑基之后便是择灵之阶,修炼天赋优秀者在此时便会初现出五行之力,五行之力越明显实力便越为强劲,而方玄明身怀四十三层灵元,又五行主火,已经算是琅州城一等一的高手。

  方玄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望着院中的方长安,摇摇头笑骂道:“你如果能有你大哥一半的沉稳,你老子我就能增寿二十年。”

  方长安站在原地,知道父亲性格一向火爆,自然不敢在此时多插一句嘴,只能乖乖站在那里等着父亲训斥,等父亲训累了,父亲自然会走…

  方玄明对着院内的仆人看了看,便叹口气,想赶紧把方长安打发走,就别像根木桩子一样杵在这里丢人。

  “药经?”方长安挠了挠头,一脸迷茫的看着方玄明问道:“哪本药经?”

  方玄明强压着心中升腾的怒火,看少年这人畜无害的模样八成是把事情真忘了,便不耐烦的提醒道:“就是前些时日我给你的那本秦大师所创的药经,你可背下来了?”

  方长安想了想,抬起头来面色古怪得望着方玄明,说道:“那本药经,我早早便已经背给三爷爷听了啊,难道三爷爷没给你提过吗?”

  方玄明拳头微微握紧了一些,心里强压的怒火此时却变成了一种莫名的激动。

  素日里方长安虽顽劣了一些,可他过目不忘的本事,依然是寻常人难以想象的,那一本厚厚的药经,寻常人等用两个月都不一定能背下来,没想到方长安只用了十几天便通通背了下来,并且方长安平日里看过的药理药经,读过以后便可以学以致用,令人啧啧称奇。

  这般本事若是用于修炼灵元之中,势必会事半功倍,这是寻常人难以企及的修炼速度,可惜方长安一直便没有诞出灵根,只有这件事情一直是方玄明心中难以接受的事实…

  而于此同时,长廊的尽头风尘仆仆走来一位身着素衣的仆人,对着方玄明恭声说道:“二爷,三老太爷请您到大殿中去,说人已经来了。”

  “哦?今日他们倒是挺快啊。”方玄明微微惊疑了一声,才准备要走,却转头忘了一眼院落中悻悻站着的方长安,想了一下对着少年说道:“臭小子,跟我一起过来!”

第七章 无灵少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