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琅州长安

  啪!

  举棋落子,望着棋盘上黑子已然占尽优势,少年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略显清秀的稚嫩脸庞,漆黑的眸子里跳动着喜悦的神情。

  而少年的目光却时不时投向桌边白色锦盒,此物以锦盒包裹,显然不是一般的东西。

  “林叔,这株金枝草怕是要送给我了。”少年搓了搓手,望着面前的中年男子,略显得意道。

  少年对面盘坐的是一位身材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身着一身白色麻布长袍,胸前一个大大的“方”字格外惹眼,而此时苍劲的大手正握着一枚白棋四下踌躇。

  稍待一会儿,被唤作林叔的中年男子抬起头,望着面前正洋洋得意的少年,脸上堆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小五子,这是老夫输你的第二局了?”

  “林叔,你记性不好也不能耍赖啊,说好的五局三胜,你已然连输三局,这个赌约你可不能赖了,那株金枝草得归我了,要不然我可向我三叔告状去!”少年望着面前人老成精的林叔,搬出了自己家中大靠山,握握拳头威胁道。

  少年名为方长安,乃是琅州方府的五少爷,琅州城地处四方大陆的西南一侧,在当地也算得上富庶之地,只不过四方大陆连年的战火和城外盗贼强人,令这原本繁华的琅州城一直饱受忧患。

  而方长安面前的林叔,便是方府内大管家,当年方老太爷外出经商,在流寇的刀下救下了当时奄奄一息的林叔,无家可归的林叔便留在了方家,一直做到了方府大管家的位置,早已是方府的一份子,方家之人也从没有把他当外人来对待,对于方家可谓是忠心耿耿。

  “你小子堂堂方府五少爷,府內灵药堂,什么样的灵草没有存货,犯得着来抢老夫这株么?”林管家白了方长安一眼,扬了扬锦盒说道。

  “林叔,话不能这么说,凭您那老辣成精的眼力,后山上的宝贝药草不都是给您栽那的,这一株小小的金枝草当然不在话下了。”方长安依旧拿出平日里招牌厚脸皮,对着面前的林管家拍着马屁,身上一身红衣,在这林管家的屋中颇为醒目。

  “当然,我也不白拿您的,我来给您松松肩…”说完便起身一脸坏笑的搓搓手,对着林管家走了过去。

  “哦?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小子好!”说完林管家便把锦盒放在一旁,继续说道:“嗯,不错,用力些…”

  方长安为了那株金枝草,自然任劳任怨起来,林管家只是坐在太师椅上一脸享受的样子,那株金枝草他本来就是要准备送给面前的方长安,要不然也不会让这小子轻而易举的找出来。

  方长安虽然已经十五岁,可一直没有修出灵元来,但身上的灵气却不比常人低上半筹,学习起新东西来总是得心应手,而方长安平日里对于药理甚是喜欢,看到这新奇的药草不免心动起来…

  “我说老林,你这么使唤咱们家五少爷,我这做三叔的可不高兴了!”

  门口处一道幽幽的声音传来,此时正坐在太师椅上正一脸享受的林管家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慢慢睁开了眼望了过去。

  “三叔,林叔耍赖,你要给我做主!”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正在给林管家捏肩的方长安,平日里数三叔最疼爱他,不用回头便知道那人是谁。

  立马将正享受的林管家晾在一边,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门口那人身边。

  而此时那中年男子正慵懒的倚在门口,身着一身流袖锦袍,身材修长,剑眉星目,模样甚是俊朗,随手摆弄着佩戴的香囊,而此人正是方府三爷方玄布,在方府中一直掌管着府内的灵技堂。

  “你这臭小子!”林管家看着正在门口嬉皮笑脸的方长安笑了骂一声。

  方玄布望着面前告状的方长安,指了指太师椅上的林管家笑道:“既然他赖了我们小五子东西,那你还不去抢过来,三叔给你做主。”

  方长安搓搓手,转过身去一脸坏笑的望着林管家,说道:“林叔,那这株金枝草我就拿走了,三叔都那么说了,我也不好推辞…”

  话刚说完,方长安一手拿起静静躺在桌角的白色锦盒,对着林管家嘚瑟的扬了扬,转身就向着门外跑去,生怕这宝贝会再让林管家要了去。

  方玄步望着夺门而出的少年,笑着摇摇头,忽然想起了什么,提醒道:“小五子跑慢些,你大哥从宁王军营回来了,现在正在偏堂和你父亲谈话,快去看看他给你带了些什么好东西。”

  话还没有说完,少年已经跑的不见踪影,也不知道方长安有没有听清楚。

  林管家望着渐渐消失的红衣少年微微怔了怔,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起身走到桌前收起棋盘,拿起茶壶添上两盏新茶。

  方家之中无论何人,对于这个年纪最小的孩子都没办法,而方长安性格开朗,与人和善,深受方府上下之人喜爱。

  “你不是随大爷去蒙州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林管家望着落座的林玄布问道。

  林玄布抿了一口茶,说道:“原本是要在蒙州住上几日,没想到在半路上遇见了长宁,长宁跟随宁王大军来到了凤鸣山,便顺路来家中看看。”

  “大少爷也回来了?”林管家问道,听到长宁的名字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称赞道:“大少爷如今越来越有出息,不光年纪轻轻灵元便已经突破了三十层,更在宁王军营中也同样已经做到三品灵将的位置,在这琅州城是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如此优秀的少年,真是我方家的骄傲!”

  方玄布笑着点点头,似是想到了什么,问道:“老林,刚刚我听小五子在你这拿走的是一株金枝草,以前在药书上看到过,金枝草乃是上等二品灵药,用于凡人可修出灵根,更有机会能真正成为一名灵师,看来你为那小子也是废了不少心思啊。”

  所谓灵师,便是对所有修行者的敬称,能够成为一名灵师,是所有凡人的梦想。这是一个灵元的世界,普通人在十二三岁便能修出第一层灵元,天赋优异的甚至八九岁就能做到,灵元的层数越高,实力便越发强劲,而方长安身在修行世家,已经十五的年纪,却仍然没有修出半点灵元,一直被家族中人认为此生只能做一名凡人,不会再有成为一名灵师的可能。

  林管家苦笑一声,说道:“区区一株二品药草,哪里有生根诞灵的神奇功效,它不过是一种可能性,那日我在后山上看到了这株灵药,便给这小子采了回来,不管有没有用处,小五子都还没有放弃,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怎么能先放弃呢。”

  “灵师…”方玄布喃喃的说了一声,回想起平日在家族中苦练的红衣少年,平日最数这个少年努力,起早贪黑的苦练,可从来没有半分用处,身体犹如一道黑洞,聚灵入体很快便会消散殆尽,令人看见就心疼。

  能成为一名灵师,是每个凡人的梦想,可却又是可望不可即的目标,无法诞出灵根,有些人便终其一生都没有办法成为一名灵师。

  “有的人高高在上,有的人卑微如泥,为什么人生下来就有三六九等。”方玄布叹了一声,他自然明白,现在长安只是个孩子,但他终究是要长大的,身在在修行世家,没有成为一名灵师,未来他的路自然比其他人要难走许多。

  “真是苦了那孩子…”林管家惋惜地摇摇头,他自然明白这些年来方长安为了成为一名灵师做了多少常人难以忍受的努力,自幼聪颖过人的少年,可无奈身体之中从来没有一丝灵元诞出来过…

  两个人坐着望着茶杯中升腾的雾气叹了口气,可谁都没有察觉到,此时的窗户外面,正静静站着一个锦衣少年,手中紧紧握着一枚白色锦盒,因为过于用力,略显稚嫩的手心印上一道道红色的血印…

第六章 琅州长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