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琅西围猎

  “臭小子,你跟我过来…”

  听到父亲的话,原本脚底抹油准备开溜的方长安只能悻悻地耸耸肩,一脸不情愿的向着方玄明走了过去。

  “银杏,府內的木梯今天就不用帮我搬了,你就把这个锦盒放到我屋里就行了。”路过廊下时,方长安随手把自己手中的白色锦盒丢给了一直站在一旁的银杏。

  “是,五少爷。”银杏恭敬回道。

  “切记此物此物一定要放在我的书桌上,放到别的地方…”

  “你小子给老子走快点,还管什么白锦盒黑锦盒…”远处望着磨磨蹭蹭的方长安,还不待方长安说完,方玄明张口骂了一声。

  “诶!”

  方长安小声回了一声,三步并两步便跟了过去。

  随着方玄明在府中几条长廊,最后二人在一座肃穆的迎客大厅外停了下来,方长安与方玄明对视了一眼。

  “父亲,今日来的客人是战家的人吗?”方长安抬头问道。

  “哦?你怎么会知道。”方玄明微微惊疑了一下,原本想提前告诉他让他在大厅安分一点,想不到方长安自己却提前猜了出来。

  方长安忽然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回道:“想必一定是战家已经听到了大哥从军中回来的消息,今日一定是来催聘礼的…”

  “你个臭小子整天脑子里想些什么呢!”方玄明笑骂了一声,顺手打了方长安一巴掌,不过被方长安躲了过去,对这个孩子没有一点办法。

  噗!

  方长安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少女银铃般的笑声。

  “小五子,幸亏大哥早早就在大厅内招呼战家长辈,要不然听到你这般打趣他,你小子今日是讨不了好了…”

  接着一道略显英气的声音传了过来,方长安扭过头去,只见一个二十左右的妙龄少女迎面走了过来,一张略显稚气的小脸上蕴含着淡淡的妩媚之色,此时少女的脸颊上正扬着一抹得意的笑容…

  “三姐!”方长安激动地喊了出来,而后又四下望了望,似乎在找其他人。

  “别找了,你四哥今天不回来,钱庄的生意现在全靠你四哥打理,早就把他忙得焦头烂额了…”少女看出了方长安的心思,对着方长安说了一声,又对着台阶上的方玄明行礼道:“二叔好!”。

  少女名为方娇,正是方府的三小姐,平日里和四少爷方长平一起打理方府的钱庄生意,方府小辈中共有五个人,方长宁,方娇和方长平同出于大爷方玄亭门下,而远嫁出门的二小姐方婷和年纪最小的方长安则是二爷方玄明的孩子。

  方玄明望着阶下年纪轻轻便早已在琅州城内独当一面的方娇,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既然人都齐了,那我们便进去吧。”

  方玄明站在门前轻轻敲了门,方才推门踏了进去,而身后的方娇和方长安赶忙跟了上去。

  大厅内很是宽敞,而其中的人数却只有寥寥数人,坐在最上方的一位略显精瘦的老者,可短短的花白胡子却特别精神,老者满脸笑容,神采奕奕,一对深陷的眼睛闪烁着精光,而此人正是方家最年长的三老太爷,方胜!

  在老者左手下方,依次坐着刚刚落座的方玄布和方长宁,以及不远处站着的方府大管家林管家。

  而另外一边,坐着两位中年男子,一位是方长安认识的战家的战渊阁,此人早已是战家多年的掌舵人,而另一人方长安却是从没有见过,想必这两位正是父亲口中要来的客人。

  “战兄,元兄,久等了久等了……”方玄明对着右边的两位中年男子抱拳道。

  而两名男子同样起身笑着回礼:“方兄说的哪里话,如今大爷不在府中,方兄自然要在府中上下照应,我们二人不过也是刚刚到而已。”

  方玄明回头对着厅内的其他人微微点头示意,方才走到方胜左手第一个位子坐了下来。

  “娇儿,长安快见过两位伯伯,战伯伯想必你们都认识了,而另外这位则是元家二爷,是元二爷多年来一直经营着蒙城中钱庄分号,平日里你们也没有见到过。”方玄布起身对着刚刚进门的方娇和方长安说道。

  方长安和方娇连忙行礼道:“见过两位伯父。”

  而两人则是起身笑了笑,满意的点点头,而一旁的战渊阁最后却把目光放在了方长安身上,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不知道两位今日登门,可是为了三个月后的琅西围猎?”坐在最上方的方胜望着人已经到齐,率先开口说道。

  “两位放心,虽然长宁已在军中任职,在琅西围猎中不能出战,但娇儿和长平如今同样突破了灵元二十层,我相信他们就算是面对那秦家的秦川也同样有着一战之力。”坐下下首的林玄明朗声道,语气间显然对于小辈的实力是非常满意。

  琅西围猎,在琅州城一直是一场不小的盛世,每三年举行一次,主要由琅州的九大家族发起,每个家族由两名年轻小辈参加,而且以三个家族为一个团队,在离琅州不远处的凤鸣山上开始角逐狩猎,胜利的一方不但能为家族争光,同样能在琅西围猎中获得非常丰厚的奖励,所以每个家族对此都颇为重视。

  当年方长宁尚未从军时,同样参加了当时的琅西围猎,而且当年方长宁却以一己之力将其余两队的高手摧枯拉朽般淘汰出局,在琅州城盛名一时。

  而坐下的战渊阁和元二爷对视了一眼,对着台上的方胜疑问道:“难道几位没有听说,这次的琅西围猎已经改变了规则了吗?”

  方胜望了望台下的方玄明,而此时方玄明同样一头雾水,显然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

  战渊阁继续说道:“前几日城主府已经颁下了诏令,今年的琅西围猎已经从家族中两个人增加到三个人,但至于其他的条件却依然没有变化。”

  “三个人?”方玄布说道,他明白若依然二人狩猎,那么如今方府之中自然没有任何问题,可如今突然改变了规则,方长宁从军之后便已经失去了参加琅西围猎的资格,而方长安却毫无灵力,围猎之时甚为凶险自然参加不得。

  虽然方家依然可以派出两个人出战,可比其他家族少一人作战,自然便处于下风,这道城主诏令显然是在难为他们方家。

  “魏城主…”方长宁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当年琅西围猎之时,方长宁将魏家的魏山打的毫无招架之力,最终强势夺魁,魏城主虽明面不说,可终归是心中不悦。

  “看来魏城主还是想让我来参加这琅西围猎,只是不知道那魏山还来不来参赛!”方长宁冷笑一声,说道。

  如今方长宁在军中官职已然是三品灵将,官阶只比魏城主低了一级,既然魏城主如此为难方家,他话语间自然不会那么客气。

  “长宁休得胡言…”台上的方胜开口训道。

  而台下的战渊阁,元二爷相视苦笑,琅州城人人皆知,方长宁从军之后作战勇敢,杀敌无数,早已是宁王身边的红人,只能悻悻地笑了笑,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还请三老太爷早些定夺。”台下的元二爷拱手回了一声。

  局面忽然变得尴尬起来,显然没有人能想出什么好主意,而这时坐在一旁的方娇起身说道:“还请二位伯父放心,娇儿和四弟共同出战,自然不会拖我们三家的后腿!”

  “这……”战渊阁和元二爷表情为难的对视一眼,想必这不是两个人想听到令人满意的答案。

  “三个月后,娇儿一定会突破灵元二十五层,我方家子弟绝不会输人一筹!”方娇语气忽然变得自信起来,几年的外出历练,任谁都不能轻视这位年轻的方家后辈。

  而一旁的战渊阁和元二爷只能暗暗点头,想必这也是最好的答案了,毕竟方家人才辈出,只是一场小辈的狩猎赛,如果因此得罪了方家对他们并不是什么好事。

  “三姐怎么把我忘了。”而这时一直安静坐在一旁的方长安忽然开口说道,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怪笑。

  “三爷爷,长安愿意参加狩猎!”

第八章 琅西围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