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后山

  正值傍晚,黄昏的日光将后山上树木的影子拉的格外长,清冷的山谷中此时已然薄雾弥漫,山间吹起阵阵轻风,卷起几片云彩向着青葱的山顶飘去,一条山路曲曲折折自山顶向山脚处蔓延而去,远方薄雾渐深处,朦胧间响起忽近忽远些许笛音,和着清风在这片山林中扩散开来。

  婉转的山路上此时正漫步着两道身影,居前的是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一身红色锦衣衬托着少年修长身材,随着轻风微微浮动,手中攥着几株不知名的药草,在这青葱的山林里甚是惹眼,少年身后则是位须发微白的老者,虽已年迈,可身形步伐却不似已近迟暮之人,粗糙的右手中拄着一支枯木手杖,脸上时常挂着些许笑意,不远不近地跟在少年身后。

  而这二人正是刚刚在方府之中的方胜与方长安。

  “三爷爷,您还是跟过来了。”少年驻足望着谷底薄雾,轻声说道。

  不待身后的方胜开口,少年继续开口说道:“三爷爷,是不是我做了有违天意的事情,上天为了惩罚我,让如今的我半分灵元都修不出来。”

  而身后的方胜只是笑笑,也不去斥责少年,缓缓走到方长安一旁,拿起他手中的药草,轻轻掂了掂,几株药草都是上山时候,方长安随手在路边采摘到的,都是稀松平常之物,算不上什么特别。

  “你可曾听你父亲给你讲过当年你出生时候的事情。”方胜轻声道。

  “哦?”不知道老者为何突然这般发问,方长安挠挠头,说道:“倒是听说过一些,听闻我出生那夜,正赶上一桩天地异象,当年正是四方大陆的元年灯节,原本一轮月亮只是安静的挂在深空中,可是到了后夜之时,却隐隐中一轮血月从原本深蓝色的月亮中剥离出来,所以当时人们都称当年异象为双月悬空。”

  方胜点了点头,似是想到了当年的景象,声音略显嘶哑,接着说道:“当年你是伴着异象而生的孩子,当时琅州城中人人认为异象为一桩凶兆,对于当年孩子出生更是不祥。”

  “可你母亲仍然坚持把你生了下来,可你的母亲后来却因为一桩意外,丢了性命,所以这么多年,你的父亲都觉得亏欠了你很多…”

  少年呆呆得望着身前的山谷,说出话来,只是低声呢喃道:“母亲…”

  “当年那一桩天地异象,好像成了这个四方大陆的转折点,异象过后原本安宁祥和的神龙帝国,忽然之间就换了一个模样。”

  “北方的兽人族忽然兵临我神龙帝国边疆一带,而南部的叛军同样一夜之间活跃起来,但最主要的还是这茫茫江湖,那些武林门派一直是几分势力拉拢的对象,所以那远在帝城的灵帝,命宁王镇守南镜,淮王守备北地,天下诸王一时之间都动了起来…”

  方长安望着了提及往事的方胜,似是眼中浮现出当年的场面,现在听起来都会让人热血沸腾。

  “所以当年正是天下英雄辈出之时,当时人人都是期待着你会一鸣惊人,而你也确实做到了。”

  “你自幼聪慧,仅凭府中几本药经,便能自通药理之术,这番本事就算是当年那药鬼秦爷也是无法做到的事情,如今你方满十五岁,虽然早已过了常人诞出灵元的黄金阶段,可毕竟仍有着一线机会能踏出一步成为灵师,就算为了你的母亲,你也应该为了最后的希望再拼搏一次。”

  方长安听着方安的告诫,紧握着拳头说不出话来,稚嫩的脸上挂着疑难的神色,方长安明白灵师一途,便是修行灵元的整个过程,这百层灵元之中第一层则尤为重要,且只有在十六岁成年之前身体中诞出第一层灵元,那便能够成为一名灵师,十六岁之后便没有半分可能性可言。

  而修灵元之时,在身体会诞下一丝灵根,灵根一般会分金木水火土五行,一些实力高强的灵师,有的身体内甚至兼具两三种五行之力,比如府中方长宁,他的体内便同时拥有着金和水两道五行之力,修炼起来势必会事半功倍。

  山间又吹起一阵清风,少年锦衣浮动,眉梢之间稍稍皱了一下,藏在袖内的手不由得更紧了一些。

  “三爷爷您也相信我还能修出灵元,成为真正的灵师吗?”方长安扬起倔强的小脸,平日里藏在眉间的不甘心,此时都一一展现了出来。

  望着山间的云卷云舒,方胜一时之间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只能站在原地微微沉吟一会儿。

  少年一笑,扬了扬手中一株药草,说道:“三爷爷可知我手中这株药草为何物?”

  方胜不知方长安为何突然这么问,一时楞了片刻,答道:“这不就是一株灵须花吗?”

  方长安微笑摇了摇头,道:“没错,这株药草就是株普普通通的灵须花,在这后山上很容易就能采摘到,在配置药剂时添上可有可无,而去掉又无伤大雅,所以此物在一般药库之中十分稀少,平日里想找它倒是要多少花上些工夫。”

  “与我相比,单单这方府之中,人人武学就皆远胜于我,更别提琅州城内各个家族中的天才相比,就如那秦家秦川,卓家卓修元,柳家柳百灵,他们每个人都是这琅州城天骄之子,受着所有人的景仰。”

  “而我便如同这株灵须花一般,虽粗懂些许药理之术,但生于方府之中却一直没修有灵元,背地里早已受尽所有人嘲讽,如今我早已淡出外人视线,这两年来外人也越来越少提起我的名字,既然如此那为何不让我从他们的生活里淡忘了呢,人人都想成为一名灵师,那便须有人做药师来治疗受伤的病患,至于修不修出灵元,对于我又有何干。”

  山间清风掠起少年红衣锦袍,发丝浮动间稚嫩的脸庞上添了些许坚毅的神色,方胜望着眼前的少年说不出话来,一直以为时常在身旁嬉闹的孩子,好像突然之间就长大了一般,虽说还有一年时间,若不执拗于此,那是否修出灵元又有什么遗憾呢,这孩子自有孩子的福气,哪怕将来成为不了灵师,但常怀这颗赤子之心,将来在这琅州城中怎会没有一番作为?

  想到此处,方胜抬头环顾邙山四周,低眸望着自己的双手,此时实力比起当年强劲了不知多少,可当年一起角逐后山追逐的老友多数已经逝去,而自己也早没有了当年那般年少气盛,没有踏过生死关,现在看来又有什么用处。

  方胜一愣,想起刚刚提到的生死关三个字,当下陷入沉思起来。

  “三爷爷?”方长安望着面前突然缄默的方胜,一时间不知道怎样是好。

  “或许…”方胜迟疑一声,多年前的旧事,此时早已有些模糊,愣了愣继续说道:“当年偶得的一本技法,倒是能令你修出灵元,真正成为灵师。”

  方长安听到这句话的一刻,眼神忽然明亮起来,静静等待着方胜开口说出来。

  “那是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路,同样也是从来没有人走成功的路,它只是提供了一个想法,可那条路从来没有听说有人走出来过……”方胜一字一顿对着面前的少年继续说道。

  “五灵齐修!”

第十一章 后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