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0.箱庭(十)

  “妖风?!”

  听到女子口中的这个名字后,红发身上的气势猛然爆发了出来,庞大的气浪直接把桌子给掀飞了起来,房间里犹如被台风吹过一样,本来十分精美的摆饰现在就如同破破烂烂的烂尾楼。

  “呼,我激动了。”

  叹了口气,手一挥这一切又重归了原样。

  很可笑对吧?为了复活友人而去掌握时间法则的大妖怪,站在了这个世界顶端的大妖怪,听到了某个人的名字居然会暴怒成这个样子,如果不是还有些许理智的话估计那一瞬间【Thousandeyes】的总部便会化作历史的尘埃。

  “没事……”女子抓住了红发的手,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我刚开始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比你还不如……”

  是的,当她知道妖风被佛门某个大能庇护着的时候,可是提着幻给她的投影长枪打上了第一层,去果不不是道家的那几个出手了估计那个秃子胸口上就会多出来几个洞。

  诚然,就算女子否认自己是岚,但是也不会不去杀某人,因为他是幻想杀的人,只有这一点就够了。

  “呼,这么说你有妖风的消息了?”红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杀意。

  无数年里,她已经记不清楚杀了妖风多少次了,或觉醒记忆了的,或没有觉醒记忆的,数不胜数。

  但是这根本没有任何办法,红发要复活的是岚,而不是一个否认自己存在的岚。

  “嗯,当年他被我斩去了一半身子,就镇压在这里。”女子点了点地面,“我打算把他的一半灵魂和妖位给炼化掉。”

  “幻你应该知道的,一味地杀戮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我知道的,只是……”红发笑了笑,捻起一枚棋子放进了棋盘里,围杀了一颗白子。

  “只是如果彻底杀了妖风的话,这么长的时间我一个人可坚持不下来啊。”

  妖怪,是孤独的。

  当丧失了生命的意义后,留下来的也就只有死亡这个选择了。就如同那许多无数年前同红发谈笑风生的强者们一样,孤独的自杀在一个角落里,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也被遗忘在了历史的尘埃里。

  如果……没有岚的那句话的话,自己早就一口气解决了妖风后又自杀了吧?

  红发继续笑着,只是眼中流露出了些许的悲伤。

  【如果说,一个人,或者说妖怪,没有能记住她曾经活过的生命的话,那她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红发不能死,作为唯一一个还记得到岚的妖怪的她,还不能死。至于夜初?她只是借助了红发的力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罢了。

  “不,幻……你可以尝试逆转时空修改历史啊?”女子站了起来,抓住红发的手死死不放,声音有些激动,“你知道的,我是丝毫不介意的,毕竟我本来就不是应该存在这个世界的人。”

  “别闹。”红发依旧笑着,伸手揉了揉女子的头,“玩弄历史的人,终究是会被历史所玩弄。”

  “所谓的跳出时间长河的不过是骗人的罢了,真正的跳出时间长河的,他对于时间来说是相对静止的,同样来说,时间对于他也是相对静止的。”

  “所以做到这一切的,无一不是意识消散,融入时间的长河,化为时间法则的一部分罢了。”

  “而没有跳出时间长河的?玩弄历史?呵。”

  红发冷笑了一声。

  “历史会逐渐把你所修改的又改回去,区别只是在于那个事情是怎么发生的罢了。”

  “那……幻你曾经提到过的逆因果呢?”

  女子松开了手,整了整铠甲,坐了下来,拿起一枚棋子也是往棋盘里一放。

  “逆因果?不过是笑话罢了。”红发摇了摇头,“我那只不过是被人类的说法给干扰了罢了。”

  “他们所谓的逆因果不过是把某个未来提前罢了。说白了就是放大某个事件的概率。”

  说着,又是一子落下,从女子的白龙身上撕下来一枚白子。

  “Soga……”

  女子摸了摸下巴,突然冲着红发笑出了声,“嘿嘿嘿,幻……你输了哦~”

  随着她的那一子落下,棋盘里的白子化作一条白龙腾空而起,而棋盘里的黑龙也跟着飞了出来。

  两条龙相互厮杀着,不断有棋子迸射而出,砸在房间的墙壁上啪啪作响。

  “啊……看来你赢了啊……”

  红发笑了笑,虽然一黑一白暂时僵持不下。但是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黑龙只不过是困兽犹斗罢了。

  “咔—”

  黑龙终究是不敌白龙,被一口咬碎了脑袋,化作漫天黑子朝着四周射了出去。

  “刚刚走神了来着。”

  虽然是抱怨的语气,但是红发眼中却是没有看出来一丝抱怨。她一挥衣袖,那些棋子又重新落进了棋盘里。

  “说吧,你要提什么要求呢?”

  红发说着还露出了一副我很穷你轻点宰的样子,看的女子也是忍俊不禁。

  “要求啊……”

  女子摸了摸下巴,然后打了个响指,那个桌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口黑色的棺材。

  “喏,这就是妖风的那半截身子和一半灵魂。”

  说完,女子又是打了个响指,那个棺材又变成了桌子。

  “所以呢?”红发眯着眼睛,一脸溺爱的揉着女子的脑袋,“你是想让我出手?”

  “不,听说幻你加入了某个【NoName】是吧?”

  “嗯……他们拿着我的信物把我给弄了过来,不过说起来这个我还要去找帝释天问问关于妖风的事情。”红发被女子拍开了手,却也不在意,又重新做了回去,拿起酒葫芦想喝口酒的却被女子看的不好意思。

  “行行行,我不喝酒了好了吧……”

  “那是自然。”女子得意的轻哼了一声,然后脸色一正,“帝释天他早就失去了对箱庭的管理能力,也就只能每隔一段时间用神识探查一下。”

  “好了不说这个了,我的要求就是你把这玩意儿封印一下,然后带着我一起去【NoName】玩怎么样?”

  “?????”红发一脸懵逼,不让自己出手解决而让自己封印,这个可以理解,但是跟着一起去【NoName】是什么意思啊?

  “你不是【Thousandeyes】的首领么?”

  “又没有规定首领不能去别的公会里玩来着~”

  就这样,又一个问题儿童即将来到【NoName】公会,十六夜的外号马上就又要再多加一个了。

  当然,现在【NoName】的众人还不知道,十六夜依旧还是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谁叫红发给她灌的酒太多了呢?

木叶无声说
然后又赶了回来hhhh

20.箱庭(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