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1.箱庭(十一)

  箱庭的早晨总是会让人感到心神愉悦。

  这是被写进规则了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无聊的家伙干的。

  红发站在【NoName】的公会住址前面,伸了个懒腰,边上的银甲女子小口小口的吃着包子。

  “啊……幻大人你来了啊。”居住区的大门被推开,露出了里面那犹如荒废了百年的大地,“十六夜大人还没起来来着。”

  黑兔抖了抖兔耳,目光不经意间看到了红发身边的女子,吓得朝后退了几步,双手在胸口交叉,努力做出一副凶恶的样子。

  “魔王……你过来是要……宣战的么?!”

  虽然是一副恶狠狠的表情,但是声音却是干巴巴的,可以轻易的感受到那只兔子内心的紧张。

  就算黑兔算是月兔那一族的小辈,但是女子大闹箱庭的那件事情也没过去多久啊,至今第二外层那里还留着女子全力一击打碎的境界壁。

  而这么一位狠人,如今就站在自己面前笑眯眯的说出了那些话,黑兔自然是被吓到了,就连着边上的红发也给无视了。毕竟女子可是一己之力直接打穿箱庭的人啊……

  “想不到【NoName】里的那只兔子是你啊,黑兔……酱?”女子几口吃完了包子,一把揽住了红发的肩膀,蹭了蹭红发的脸,“我只是陪我家的幻过来做客的罢了,顺带看看扬言要打败所有『魔王』的【NoName】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公会……啧。”

  嗯,昨天晚上便收到了某个【NoName】的首领扬言要打败所有的『魔王』的消息,虽然据说这话是由该公会的某个抱着猫的少女所说,但是当时首领就在其身边却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自然是坐实了这种说法。

  “所以说为什么消息会传的那么快啊!”黑兔明显的是被吓到了,朝后又是退了几步,结果被石头绊了一下“啪叽”一声摔在了地上。

  “好了夜初,别吓到兔子了。”

  幻拍了拍女子的头,换来的是她不满的嘟囔,不过也没什么,又继续专心去对付另一只手提着的包子了。

  “黑兔啊,不要动不动就大惊小怪来着。”红发从女子手里抢来了一个包子塞进嘴里,露出一副陶醉的模样,但是却被女子一把抓住鬓发就是一扯。

  “叫你抢我的包子!”

  “……”好吧看样子还真是想多了,黑兔苦笑着爬了起来,兔耳朵抖了抖,看着抓住红发的头发用力扯着的女子,从她身上完全看不出来她曾经打断佛门脊梁骨的那位『魔王』的,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罢了。

  所以幻大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黑兔摇了摇脑袋,不去想这些,反正只要知道红发是自己公会的成员就好了,仅此而已。

  “好了好了,幻大人你也是的,不要去抢人家的东西吃啊!”

  摆好心态,黑兔打趣着红发,见两人丝毫没有因此而感到不快后又壮着胆子朝前走了两步,“那个……说起来幻大人你是不是把该把水神给放出来了?”

  “水神?”

  女子松开了手,想了想,“是世界尽头的那条水蛇?”

  “是的,我的共同体需要它的恩赐之一的水树……”黑兔点了点头,侧过身子露出了后面的那一片荒芜的景象。

  “唔……好吧好吧。”红发趁着女子不注意,又从她提着的袋子里摸了两个肉包子出来,挥了挥手,一条巨大的白蛇就被甩了出来,落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

  “快给我道歉啊你这个家伙!”

  女子被腾起的烟尘呛了一下,一把抓住红发就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

  “这么说白姬你同意加入【NoName】了?”

  房间里,黑兔严肃的看着眼前那个由白蛇变成的银发女子,声音有些惊喜,毕竟不管怎么说白蛇作为拥有『主办者权限』的神灵,它的加入会对公会的综合实力有着很大的提升,尤其是现在公会实力参差不齐,对外也没什么名气。

  白蛇的加入意味着【NoName】拥有了一个可以放在台面上的【神格】拥有者,况且还能够对缓解公会的经济压力。

  “我并非加入你们【NoName】。”银发女子的语气有些高傲,竖瞳盯着黑兔,“而是我的主人现在在你们【NoName】,我是随着我的主人,如果她离开了我自然也会离开。”

  按照箱庭的规定,打败了拥有『主办者权限』的人可以在对方不拒绝的情况下将其收为【仆从】,而打败了【魔王】,则魔王会被强制成为打败者的【仆从】。

  而白姬,被放了出来后看到了红发身边的女子,那位自己融合【神格】的时候在影像中看到的白夜叉所隶属的公会的首领,真正把【水神】这个神格赐给她的人。

  那个人对着自己打眼色,让自己成为那个红发的仆从。

  “无所谓,既然白姬你暂时是隶属于我们公会的话……可否先把水树拿出来呢?”

  黑兔把暂时两个字读的很重,之前只是看看对方是否愿意成为正式的成员,可是看她那一副高傲的模样,自然是不可能同意的了,那又何必热脸去凑冷屁股呢?

  “……”

  白姬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看向了边上喝着茶的红发。

  “啊……既然黑兔要的话那就给她呗。”红发苦着脸喝着茶水,边上的女子则是把她的那个酒葫芦给拿了去,在手中不知道在弄些什么。

  还有什么比让一个酒鬼酒瘾上来了却强制对方喝茶更悲惨的么?有酒不让喝……而且是不敢喝。

  红发想着想着悲从中来,趴在桌子上开始装作一条生无可恋的咸鱼。

  “好了好了,又没说不让你喝酒,只是要少喝啊。”夜初哭笑不得的把酒葫芦放在了红发的面前,手指缠着红发的鬓发编了个麻花辫。

  然后看了看觉得不好看又解了开来。

  “哦……”红发依旧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偏过头不去看那个散发着诱人的酒香的葫芦。

  “生气了?”

  女子用手戳了戳红发的脸颊,发现手感还不错便继续戳了起来。

  “没有……只是感觉很无聊啊……”

  红发拍开女子的手,白了她一眼后又重归了咸鱼状。

  “十六夜(笑)怎么还没起来啊……我好像现在就去看那个恩赐游戏啊!”

  “所以说括弧笑完完全全的就是多余的好不好?!为什么我一下楼就能看到大姐你在哪里喊我外号啊喂!在外人面前乱叫名字可是会被误解的啊!”

21.箱庭(十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