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2.箱庭(十二)

  “括弧笑就是括弧笑啊。”红发抬头看了眼一脸便秘样子走进房间的耳机少女,随口回了句后又趴了回去。

  “……好了幻,既然十六夜(笑)下来了我们也就出发吧。”春日部耀摸了摸三毛猫的脑袋,冲着边上的银甲女子笑了笑。

  “嗯,不错的,既然十六夜(笑)也起来了那我们就先去吃早餐准备一下吧!”飞鸟久远拍了拍巴掌,提出来从外面买来的盒饭以及猫粮。

  “啊说起来这是公会的第一次『恩赐游戏』哎,要不夜初你给我讲解一下?譬如怎么用【魔王权限】之类的?”红发却突然之间来了精神,把酒葫芦拿起就是灌了一大口,由于灌的太猛导致有些许金黄色的酒液从嘴角溢出,可是她却丝毫没有在意,只是用着衣袖拭去了那几道酒痕。

  “怎么用【魔王权限】?”女子摸着下巴想了想,看到边上的那些人也是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笑了笑,“也就是那样用啊,你看到了那个自然而然就会了啊……”

  “哦……原来如此。”红发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是很明显是没有听进去,边上的耳机少女则是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真的想出来这个问题了。

  所谓的【魔王权限】是代指可以改动『恩赐游戏』规则的权限,它所能改动的范围视举办者和【魔王】的实力差距,或者说是【魔王】和【区域守护者】之间的实际差距。

  强大的魔王可以借此直接改动规则形成对他有利的,当然,这要求【魔王】必须接触到【契约文书】,不过这项要求对于红发和银甲女子这种等级的存在形如摆设,只要女子想,她甚至可以在别人的『恩赐游戏』中发动自己的举办者权限,强迫其加入她的『恩赐游戏』。

  当然……一般女子是不会这么做的,不过红发嘛,以她的恶趣味程度来看这个还真不好说,诚然这需要她提起兴致,虽然她兴致大起一般都是直接一枪捅过去把主办者连带那所谓的【契约文书】一起打成渣渣。

  一一箱庭二一零五三八零外门。佩里贝德大道,喷泉广场前。

  飞鸟、耀、金恩,以及黑兔、十六夜及三毛猫,正经此前往“弗雷斯.加洛”公会的居住区,至于红发?她被女子拉到到别处不知道要干些什么。

  几人走到昨天悬挂“六道伤”旗帜的露天咖啡座时,一个猫耳女仆少女兴奋的晃了晃尾巴。

  “啊!是昨天的客人!莫非现在是去决斗吗!?”

  【勾尾巴的小姐啊!没错,小姐们现在就去扫荡他们!】

  耀怀里的三毛猫一脸娇羞的看着那个女仆小姐,就差在脸上写满“我喜欢你”了。

  猫娘招待无视了疑似到了发情期的三毛猫,走到几人近前,朝她们鞠了一躬。

  “老板让我来为大家加油!我们的公会也已经受够他们了!请一定教训到他们再也不能出来作恶!”

  猫娘说着双手呼呼来回挥这为一行人加油。飞鸟苦笑着对她用力点了下头,“好的,我们也是这么打算的。”

  “这感觉就像是三流小说里的故事情节啊……”耳机少女打了个哈欠,小口小口的喝着饮料。

  “十六夜(笑)你闭嘴吧,好好的喝你饮料去。”飞鸟久远一巴掌拍在了她的脑袋上。

  “啊喂!所以说为什么你也跟着一起叫上了括弧笑这个称号啊喂!我叫十六夜!逆回十六夜!才不是十六夜括弧笑啊!”

  “噢噢!这回答真是太棒了!”

  猫娘仿佛是没有听到耳机少女的吐槽,听到耀的回答后露出了一副笑脸。

  “不过……”,她突然压低声音,朝四周看了看,“其实我有话要对大家转告,今天有消息说,“弗雷斯.加洛”的人不是准备在领地内的舞台地区,而是准备在居住区进行比赛……”

  “在居住区?”黑兔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语气中有些困惑。

  “黑兔。舞台区是什么地方?”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飞鸟停止了和耳机少女的拌嘴,探过头询问着黑兔。

  “是为举行恩赐比赛专门划出的区域。”

  “舞台区域,就是公会拥有的,恩赐比赛专用土地。能像白夜叉那样在另一次元准备比赛场的人少之又少。而下层更是如此。除此之外,也有设置商业和娱乐设施的自由区域。居住、耕作饲养的居住区域等,每一个外门都有着庞大数量的区域。”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过来的女子和黑兔同时开口向着飞鸟解释道,不过很显然还是女子的解释通俗易懂一些。

  “而且!旗下公会的所有人都离开了!”

  猫娘看了看来人,发现黑兔她们没有阻止的意思也就继续说了下去。

  “所有人都离开了?这很奇怪啊……”飞鸟等人互相看着,有些纳闷。而红发则是不知道从哪里找了副眼镜带着,静静地看着一本厚厚的书,这一切仿佛都和她无关。

  “是吧是吧!?虽然还不知道会比什么,但请一定要多加小心!”

  “嗯!”

  接受了店员热情的加油,一行人向“弗雷斯.加洛”居住区走去。

  …………

  “啊,各位!前面就能看见...”

  那一瞬间,黑兔不禁怀疑起自己的眼睛。其他人也是一样,当然,某只红发除外。而银甲女子则是双手抱胸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前面的居住区居然是一片丛林。

  耀望着高耸的树木与缠满藤蔓的门,语气有些惊讶,“这……这是丛林?”

  “毕竟是老虎住的公会。一点也不奇怪吧??”

  “不,这很异常。“弗雷斯:加洛”公会的总部应该是普通的居住区...况且且这些树木也有些不对劲的样子,莫非……”

  金恩说着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向树木,抓住了一根树枝拿在手里朝众人示意——那树枝简直就像生物一样搏动,而且通过树皮还能感觉到胎动一样的感觉。

  “果然一一是“鬼化”了。不过,这怎么可能啊,那个家伙完全不可能拥有这么高等级的『恩赐』啊!”

  “金恩君。这里贴着“契约文书”。应该记载的有相关资料吧?”飞鸟指了指一张贴于门柱的羊皮纸,上面记载着本次比赛的内容。

  『恩赐比赛名:“入侵’

  参加者一览:

  久远飞鸟

  春日部耀

  金恩拉塞尔

  获胜条件:消灭潜伏在举办方总部内的加尔德加斯帕。

  获胜方法:使用举办方指定的特殊武器予以消灭。除指定武器,根据“契约”其他方法无法伤到加尔德加斯帕。

  失败条件:投降,或参赛者无法满足上述胜利条件。

  注:指定武器设置于比赛区域内。

  宣誓遵守上述规则,在荣耀与旗帜之下,“无名”参加恩赐比赛。

  “弗雷斯.加洛”印』

  “解决加尔德的条件是....指定武器!?”

  “这、这下可不好办了!”

  金恩和黑兔都惨叫般的叫道。

  不由得担心起来的飞鸟问有些紧张的拉了拉黑兔的衣服,“这游戏很危险吗?”

  “不,游戏本身很单纯。但问题是规则。按照这规则,不管是飞鸟的恩赐,还是耀的恩赐都无法伤到他…”

  “这是什么意思?”飞鸟依旧有些困惑不解。

  “加尔德不是利用“恩赐”,而是借助“契约”保护了自己。这下就算拥有神格也无法对他出手!他通过将自己的性命加入胜利条件,克服了你们两个的力量!”

  “对不起,是我大意了。一开始就该在定立“契约文书”时制定规则...”

  既然决定规则的是“主办者”,参赛方承认一张白纸的便进行比赛简直等于自杀行为。从未参加过恩赐比赛的金恩,当时并不清楚不制定规则参加恩赐比赛是何等的愚蠢行为。

  “敌人拼上性命争取到对等战斗了吗。客观来说变得有意思了啊你说是不是啊大姐?”耳机少女看了红发一眼,只是很可惜对方并没有搭理她。

  “少轻松的这么说……按这条件可是相当困难的。上面没写出指定武器是什么,这样参战或许会很被动的哎!”飞鸟严肃仔细阅读着“契约文书“,她这是对自己挑起的比赛感到责任了吧。

  而察觉到这点的黑兔和耀,都紧握住飞鸟的手对她鼓励道,“不、不用担心的!“契约文书”上有写「指定」武器啊!也就是说,必须给出某种最低限度的提示。如果没有给任何提示,“弗雷斯加洛”肯定就是犯规判输的!只要有我黑兔在,绝不会让他们犯规!”

  “呼,所以说对方算是钻了空子?”红发把书合了上来,从耀手里拿过“契约文书”仔细的看了看。

  “差不多算是吧……”尽管不想承认是自己的不成熟所导致的结果,但是金恩还是点头同意了红发的说法。

  “唔……”红发挠了挠头,突然笑了起来,“既然这样我就好好的和他玩玩咯,想必你们也不在意的吧?”

  随着声音的落下,淡淡的血光从红发手中一闪而逝,“契约文书”上的字逐渐扭曲起来,变成了骇人的血色文字。

  『恩赐比赛名:“逃杀”

  参加者:加尔德加斯帕

  获胜条件:在幻的手中活过三小时。

  获胜方法:无

  主办方:【魔王】幻』

  “这样不就有意思多了?你们说是不是啊?”红发舔了舔嘴唇,浓郁的杀气开始蔓延。

  “我……可是不喜欢被算计呢!不论是被算计的是我本人,还是我认识的……”

  “所以乖乖去死吧?!加尔德加斯帕?”

木叶无声说
无所谓收藏不收藏的,反正就这么慢慢的苟

22.箱庭(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