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6.十六夜(笑)的新称号get!

  起初,“珀尔修斯”不属于【Thousandeyes】旗下,而是发源于一个存在于希腊神话中的骑士的公会。

  上古时期,一个天命已终的骑士——珀尔修斯——作为星座被召唤到了箱庭世界。“珀尔修斯”这公会名,也是表示他们是那位伟大的骑士的子孙,在这修罗神魔汇聚的箱庭里,像他们一样拥有固有传说的公会不在少数。

  经过漫长的时间,原来的组织渐渐分崩离析,结果现在落得不得不寻求其他公会的保护。

  两人出了房间,路易奥斯又恢复到了本来的那幅模样,“白夜叉啊,你不给我透露一下里面的那位红头发的大人的来历么?——看在同属于一个公会的前提下。”

  “这应该和你的目的无关吧?继承“帕尔修斯”的路易奥斯少爷?”

  白夜叉深吸了一口气,想起了自己和这位家伙的不对头……不,或者说这种不对头关系从他的那个死老爹还活着的时候就有了。

  “啊……我还以为无所不能的白夜叉大人知道小的过来有什么事呢!”路易奥斯故意的在“大人”那两个字那里重读了一下,很显然,他对白夜叉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态度很不满。

  白夜叉哼的一声,展开了自己经常拿在手里的扇子。

  “我可无意隐瞒蕾蒂西亚的事啊。况且让双女神之旗蒙羞的是你们,竟然取消了一度接受举行的恩赐比赛,这本来就是该降格的!”

  “啊,这我明白。所以我不是才对这姑息、阴险又小肚鸡肠,随时随地惹怒别人的行为含泪隐忍了吗?”

  路易奥斯高举起双手,对上司极尽讽刺的笑着。

  白夜叉额上爆出了青筋,但她不会愚蠢到被这种不入流的挑衅激怒。虽然她很想一拳轰在那张欠揍的脸上,但是就算屋子里的那两位大人不在自己也不可能动手的。只得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不满。

  “那可是预定参加者也接受的终止啊。我可认为自己是遵守了最低限度的礼节哦~”

  “呵,是么?”

  白夜叉根本用不着问他用的是什么方法,她很清楚问了只会让自己更为不快。

  “不过关键的蕾蒂西亚已经不在这里了……呵呵,你晚了两步啊。”

  “这点事情我还是知道的,毕竟我的部下们也不是吃干饭的,她会去的地方我也清楚,就算被誉为【最无能的首领】的我,对所有物的过去怎样,还是能掌握的啊,我可没无能到那种地步啊!”

  见路易奥斯不慌不忙的样子,白夜叉感到有些吃惊,当然也只是有些罢了。

  “那么。”和服萝莉手一抖收了扇子,“你为什么要来我这里?立刻前去将她带走显然更好吧?”

  “部下已经去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把我的所有物给弄回去吧?”

  口中含了口茶点的路易奥斯,显露出了异样的从容,这可怖的样子让白夜叉心中不由不安起来。

  她无言的起身,将刚盛放茶点的盘子甩到门上,脚碾着地上的碎片,带着明显敌意的问道

  “小子。你想干什么?!”

  “我是想啊,这种事情最好不要再发生第二次了啊。这次她的逃走,主要是对旧巢的执着。如果不斩断这执着,说不定会给买家造成麻烦的不是吗?”

  白夜叉明白自己的不安不是错觉。“你莫....想要袭击【NoName】?”

  白夜叉毫不掩饰自己的诧异,如果说不知道红发是谁的话,她会为此感到担心……但是知道了,也就只有惊讶了。

  要知道红发的降临可是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稍微有些能力的人都能够知道箱庭又来了一个惹不起的大佬……而且只要打听一下就能知道最近进行伙伴召唤的公会只有【NoName】一个吧?这得多大的心脏啊?!

  “说袭击真是难听啊。这是对偷取我们物品的【NoName】施加的天诛!一一嘛,名义也就这样吧?再说,消灭一个无名公会也不会有人生气的不是?”

  他不在乎白夜叉怒声的耸了耸肩,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白夜叉顿时感到怒火攻心,想要一巴掌拍死这个家伙,但现在不能这么做。虽然一直想引他出手,但他丝毫没有接受的意思。

  “啊,还有,出口我已经做了埋伏,我想你应该也不想让首领大人难做吧?”

  亚麻色头发的男子喝了口茶,弹了弹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尘,用着毫不在意的语气说着这惊世骇俗的话。

  “喂!小……看来你是不想要命了啊?”虽然知道自己首领或许不会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只是些许的矛盾,又不是闹出人命的暴力冲突,但还是有些不爽啊!

  任是谁被要挟了都会很不爽。

  “哦呀,您难道准备杀同伴吗?杀死同伴可是重罪啊?”

  “呵,杀一个贱种没人会在意的!我想到时候首领大人顶多也只是会口头批评罢了……”

  “呜哇。的确,与歌颂为“白夜魔王”的白夜叉大人为敌我是死定了呐。不过....在被杀前,还是能让一个这样的店消失的喔?看到可爱的部下粉身碎骨,我想一定会不好受的吧?到时候那两位大人被冲撞了后得知是你的过错的话……”

  路易奥斯晃了晃戴在颈上的黄金饰品,那头颅状的饰品,正是可以匹敌魔王的“珀尔修斯”公会最强的恩赐。

  “你就不怕她们一怒之下把你的“帕尔修斯”杀的干干净净的么?”

  白夜叉咬牙怒视向他,而路易奥斯直面接受了。

  “啊,我想她们应该是不可能违背箱庭的规则的啦~”

  白夜叉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同样又有些可悲。

  “算了,你随意吧。”

  摆了摆手,白夜叉无奈的叹了口气,路易奥斯啊路易奥斯,你根本不知道你为自己的公会惹下了多大的麻烦!说不定事后会有人看在你死去的父亲的面子上保留你们“帕尔修斯”,只是很可能会直接滚到第七外层去吧?

  “没错没错,这样大家就都不用觉得痛苦。我们不是都在双女神旗帜之下的公会吗?”

  “没关系,不会杀死的。只会折磨到他们不会再反抗而已”路易奥斯整整蛇皮上衣,看着白夜叉一副努力憋着什么的模样,端正的脸邪恶的笑了笑,然后缓缓离开了。

  “所以有时候无知是一种福啊……”白夜叉看着男子离去的背影,扭头又望了眼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

  房间里,红发正无奈的揉着脑袋,大厅里的冲突两人在里面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这样你还想继续指点他么?”女子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望着红发,怀里的名为“晚十七”的小萝莉抓了一把干果静静地吃着,时不时的抬头看看红发,冲着她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又低头继续吃着干果。

  “……既然知道是不友好的了那我为什么还会做资敌的行为啊?!”

  红发不满的拍了拍桌子,“在你看来我就是那么傻的么?!”

  “你想想啊……他如果知道你是【NoName】的一员的话,肯定不会和她们起冲突的啦~说不定还会处处帮衬呢!”

  “这种鬼话也就你会说罢了……而且我之前那个是很明显的岔开话题的好不好?!就算他过来了我也只是会把他给打出去好不好?!”

  是的,所谓的好资质不过是红发转移话题的罢了,要知道活了那么久……见识过的天才多到海里去了,再者那个路易奥斯的资质其实也就只能算个三等罢了。

  “你啊你啊……”女子好笑的摇了摇头,“那么现在回【NoName】了?继续看看那个叫什么……emmmmmm……十五夜(笑)的耳机少女?”

  女子一时拿捏不准那个带着耳机的少女的具体名字,只记得貌似是个数字再加上一个括弧笑……很独特的名字。

  “嗯嗯嗯,十五夜(笑)十五夜(笑)”红发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努力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不让自己笑场,“那我们就走吧……”

  于是,逆回十六夜继十六夜(笑)后又多了一个新的称号——十五夜(笑)。

  所以对于逆回十六夜来说那个括弧笑才是本体么?

木叶无声说
最后一周了,还是没进新书榜前百……莫说这个,就连二次元分类的前二十都没进过,哇的一声哭出来

26.十六夜(笑)的新称号get!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