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8.家里停电了,手机没什么电,就先写这么多吧

  “够了!你还不嫌丢人么?!”

  门被突然推开,一个穿着汉服的金发女子怒气冲冲的瞪着路易奥斯,“对付一个【NoName】而已,堂堂正正的打过去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这么百般刁难?!”

  女子吼了路易奥斯一声,然后冲着黑兔鞠了一躬,“万分抱歉,我代家兄在此向大家赔个不是了。”

  “小妹!”路易奥斯显然是被这一下给吓到了,声音有些颤抖,嗯……那个女子是路易奥斯的亲妹妹,拥有被称为可以看破一切虚幻的【破法之眼】。不过她很早以前就被路易奥斯的父亲送到了【Thousandeyes】总部修行,每次也只有重大的节日才回来一趟。

  但这不会导致路易奥斯和他妹妹的亲情生疏,反而因此变得更加浓郁起来。

  “抱歉……”亚麻色头发的男子嗫嚅了两声,起身也朝着黑兔鞠了一躬,“我的任性给你添麻烦了。”

  不管怎么样,自己妹妹的话是绝对要听的。不然……路易奥斯打了个寒颤,又想起来自己小时候被她支配下的恐惧。

  “让两位大人见笑了,真的很是对不起。”

  女子又冲着红发和夜初鞠了一躬,这让红发有些小惊讶,“她居然能看到我们啊……虽然只是随手布置下的,但是……”

  “大人无需惊讶,这是我的【恩赐】的能力罢了。”女子似乎是听到了红发的话,笑了笑后又是鞠了一躬。

  “……”红发的脸色一下子窘迫了起来,不仅因为是偷窥小辈们谈话被发现了,更重要的是背后议论小辈也被发现了,要不要这么尴尬啊?!看破不说破不知道么?!说好的尊老爱幼的呢?!

  “好了好了,幻你就别闹了,既然被发现了就出去呗。”夜初早在察觉到那个女子进来的时候就在自己身边下了几重禁制,将附近的空间给扭曲起来……这样虽然不能挡住女子的恩赐,但是可以做到让她看不清楚自己是谁,仅此而已。

  至于为什么不提醒红发?

  看见自己友人窘迫的样子不是很好么?这种机会可遇不可得啊!虽然以前自己友人是一副高冷又咸鱼的样子……但是现在变得想个欢脱的二哈……

  “总觉得你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啊夜初。”红发又是瞪了夜初一眼,在房间里显出身形,而夜初也是渐渐的露了出来,当然,还是用空间扭曲了自己的脸,不过很显然她忽视了自家徒弟会通过红发而推知自己的身份……

  毕竟前天接待红发的时候自己那个徒弟就在边上看着的呢!虽然后面私密的谈话的时候把她给轰了出去……可是她确确实实的是看清楚了红发的样子啊!

  “……老师,您要伪装到什么时候?”女子不满的看着夜初,目光逐渐移动到自家老师的怀里,嗯,那里有一个一头红发的小萝莉吃着干果好奇的看着自己。

  那个小萝莉和边上的红发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女子其实不是真正的路易奥斯的妹妹……不,按理说路易奥斯是不可能有妹妹的,可是奈何女子是个穿越者,还好死不死的成了路易奥斯的妹妹。

  其实当得知自己来到箱庭后的女子是激动的,毕竟她穿越前还是他,一个天天宅在家里看着动漫舔着纸片人的死肥宅,堂堂的【箱庭】他还是知道的。

  但是等他变成了她之后,这一切都索然无味起来,更何况等她前世记忆觉醒的时候,已经是在夜初手下当徒弟了。

  于是她慢慢的发现这个【箱庭】和她记忆里的那个【箱庭】有着本质上的差异,而最大的就是【Thousandeyes】的首领居然是个女的?!还是多年前肆虐箱庭的最大天灾?!以一己之力打穿了箱庭,还差点把佛门的那些老秃子打的生活不能自理,如果不是最后道家和法家共同介入的话,估计佛门就直接凉了!直接凉了!

  这还是原著中的那个强大到被称为箱庭三大势力之首的佛门么?!

  还有一个重点,帝释天居然是女的啊!女的!

  ……然后她就开始放弃反抗,毕竟所谓生活就像强奸,不能反抗就只能享受了。然后她就动了点小心思,譬如攻略掉自家师傅?然后自己背后就有了一尊大能啊!自己也可以介入那件关于黑兔公会的重大事件……

  然而事实证明她想多了,不说是她攻略掉自家师傅,而是自家师傅动不动就变成男的来调戏自己啊!而且各个都是小鲜肉……等把自己撩的火气上来了又面无表情的离开……

  所以说师傅这是要立志把我掰弯么?!不……应该是掰直?也不对……总之就是自己师傅居然想让自己喜欢上男孩子?这怎么可能?!完完全全的不可能啊!

  没攻略就没攻略吧,在黑兔她们公会发生那件事情之前她直接就被禁足了,原因很简单很粗暴,偷窥自己老师洗澡。

  “文明人的事情能叫做偷窥的么?我那是光明正大的看着师傅你布置的阵法!只是一不小心看到的啦?!”

  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她在自己师傅出去和朋友浪去了悄悄地溜了出来……刚回到自己公会的时候就听到了自己那个便宜大哥的踪迹,吓得急忙又跑了过来。

  一进房间后就看到那个光明正大的看着好戏的红头发,可惜看不见脸,阻止了路易奥斯和黑兔她们起冲突后不知道怎么搞的脑子一抽就把那个在边上看好戏的红发给逼了出来……

  然后就后悔了好不好?!然后看到自己老师在边上的时候又是脑子一抽怼了自己师傅一句……

  不过自己师傅怀里的那个小萝莉好可爱啊!好想舔……

  “……好了我和幻出去了,你们继续谈。对了,忘,你跟着出来一下,有事和你说。”

  夜初的脸色也有些尴尬,抱着晚十七拉着红发的手就朝着门外走去,顺便还招呼着女子也一起出去,不过她最后的笑容让女子背后一凉,也只好快步追了上去。

  只留下了一地尴尬的相互对望的人。

  “那个……幻大人和夜初大人刚刚一直在边上看着?”咽了口口水,黑兔有些呆滞的问着边上的白夜叉。

  “……大概……吧?”白夜叉有些不确定,不过以自己首领的恶趣味来看……她还真有可能一直在边上看着。不过这个可不能直接肯定的给出答案啊,没看到黑兔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么?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关于那个公会对战的事情双方都没有意见吧?”

  似乎是觉察到今天耽误的时间够长了,这么半天一直在说无意义的东西,不是路易奥斯单方面调戏黑兔,还是两者的冲突,完完全全的和要谈论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不,还是有点的。

  “不不不,我认为还是黑兔来交换很好些。”路易奥斯等到自己妹妹被拉出去训话后又恢复了之前的那副样子,倒不如说因此变得更加轻佻起来。

  “你!”

  “怎么……想打架么?女—人?”

  路易奥斯看着飞鸟瞪着自己的眼睛,笑了,“你真认为我会因为我妹妹的一句话就那么放过么?不要忘记了啊,我才是“帕尔修斯”的首领啊。”

  从怀里摸出来一张恩赐卡,路易奥斯轻蔑的笑了笑,手一挥,一把巨大的镰刀就在手里浮现,“怎么?有什么不满?那就动手呗?!”

  声音落下,路易奥斯猛然挥舞起来镰刀朝着飞鸟砍了过去,那气势大有不把飞鸟砍成两节誓不罢休的样子。

  叮!

  边上的耳机少女终于坐不住了,朝前踏了两步,挥拳挡住了这次攻击。

  “你、你是什么人?!”

  “我可是你十六夜大人啊!不管是打架还是收利息,我可是全部都接受啊!你这个肮脏的杂碎!”

  耳机少女手臂猛然发力,把路易奥斯直接推的坐了回去。

  “够了!”

  白夜叉怒吼了一声,用力拍了拍桌子,“这里是会议室,不是让你们打架的地方!在动手就给我通通滚出去!”

  显然,和服萝莉已经对双方的态度有些不满起来。

  “嗯,我明白了,那今天的事情就相互不追究了,至于你说的那件事情……请让我考虑一下。”

  对于黑兔的突然插话,飞鸟感到有些不可置信,怎么可能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等等,黑兔,你……你难道就不介意成为这个男人的玩物么?!”

  “为了和伙伴商量,请给我点时间。”黑兔站了起来,冲着路易奥斯鞠了一躬。

  “OKOK。我这边也按照交易的最后月日期……等你一周吧那就……”路易奥斯狞笑着点了点头。

  黑兔听他答应,站起来鞠了一躬后快步跑出了。

  飞鸟愣了愣也是快步追了上去,独自留下的耳机少女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白夜叉也不错嘛,夹在变扭的朋友与垃圾部下之间,可不是随便能有的经验啊!”

  “完全没错,你要是羡慕的话那就和我换好了。”

  “现在先不了……话说,“珀尔修斯”的首领就是你?”耳机少女看着那个一脸淫荡的笑容的穿着蛇皮制的衣服的男人,不满的皱了皱眉头。

  “啊?是啊,事到如今还问这干什么?”因为刚刚的事,路易奥斯的语气有些不满。

  耳机少女又重新打量了下路易奥斯,然后颇为失望似的叹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站住!你这叹气是什么意思?”

  “你太配不上自己的名号了,对你还有所期待的我就是个傻瓜。就是这意思。”

  “呵!现在就是想打架我也接受啊?”

  路易奥斯说着举起了镰刀。他是统帅“珀尔修斯”的人物,力压众多修罗神魔将总部设在四位外门的公会首领,拥有远超人类的实力。刚才比力量或许是输了,但他坚信如果正式战斗,毫无疑问获胜的会是自己。

  十六夜一侧眉挑起再度重新打量了下他,但还是了无兴趣的转身离开了。

木叶无声说
顺带是也没心情了,认识的朋友大部分都联系不上了,有些小崩溃

28.家里停电了,手机没什么电,就先写这么多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